楚辰暫時在這裡住了下來,夢瑤把原本自己住的房間收拾了出來給楚辰住,她則和他母親住一個房間,說是方便照顧,其實就是每天晚上盤膝坐在床邊。

    對此,楚辰當着沒有看見,修士吃這點苦並不算什麼。

    隨着日子一天天過去,夢瑤母親的傷勢漸漸的好轉,果然如楚辰所說的那樣,不出十日,在第九日的時候,夢瑤母親的傷勢徹底痊癒了。

    「小婦人張敏拜謝前輩出手相救之恩!」當檢查身子已經徹底好轉之後,夢瑤母親特意梳洗打扮了一番,換了套新衣,出門向楚辰道謝。

    「大姐不用如此客氣,我與夢瑤有緣,一切都只是舉手之勞。」楚辰抬手,一股無形之力把張敏要跪下的身子拖住,讓她跪不下去。

    「夢瑤一生下來就跟着我這個沒有用娘親過着苦日子,吃了太多的苦,如今能遇見前輩收她為記名弟子,小婦人真是感激不盡,來世做牛做馬也要報答前輩的大恩大德!」張敏道。

    「大姐言重了,夢瑤既孝順,又懂事,是個很好的孩子,我很喜歡,可能這就是緣分吧。」楚辰道。

    這個時候,天空一人御器而來,很快落在了坪內,這是一個中年男子,一臉的絡腮鬍子,渾身橫肉,長相兇惡,夢瑤與張敏看到此人,頓時就嚇得不輕,直往楚辰身後躲去。

    「臭婊子!到處勾引野男人,咦,這次竟然勾搭了一個小鮮肉,不錯啊!他給了你多少靈石,快給老子拿來,否則小心老子揍死你!」中年男子一上來就朝張明大喝。

    「吳興,你少血口噴人,這是夢瑤師尊,乃是一名金丹期大修士,你要是敢亂來,小心前輩殺了你!」張敏撞着膽子回道。

    「師尊,他就是我的那個爹,他又來搶母親的靈石了。」夢瑤帶着哭腔的聲音傳來,顯然極為害怕她的這個爹。

    「金丹期又怎麼樣,難道連我的家事也要管?這裡是中洲,是講規則的地方!」吳興聽到楚辰是金丹期修士,頓時面色微微一變,但是很快又強行鎮定了起來,開口道。

    中洲不比其他洲,這裡又三大宗門掌控,三大宗門曾經聯合下發了一道命令,所有在中洲結成道侶的人,一生都不允許分離,否則會有三大宗門的執法使過來懲罰。

    前世楚辰聽到這個三大宗門制定出來的規則就感覺極為可笑,兩個人在一起,不合適就分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怎麼還特娘的制定出這個規則來,簡直可笑至極。

    這個規則在中洲已經實行了數十萬年,楚辰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弄出來的,不過,楚辰知道,這些規則只是在散修這邊有作用,在其他稍微有點勢力的家族中根本就不算什麼。

    「滾,或者死。」楚辰乜了一眼吳興,冰冷的開口道,同時身上的威壓向吳興籠罩而去。

    「你!你等着!金丹期了不起!你給我等着!」吳興被楚辰的威壓一籠罩,頓時就面色大變,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連連後退,而後連滾帶爬的跑了。

    見此,張敏臉上露出一絲淒涼,又自嘲的笑容,這就是她看上的男人,那個曾經和她海誓山盟,要海枯石爛的男人,她那個時候怎麼就瞎了眼,跟着這個男人了,當年修什麼仙,做什麼白日夢,好好的當一個凡人不是更好麼?

    「大姐,要我殺了他麼?」對於這樣的渣男,楚辰抬手可滅,只是,這畢竟是夢瑤的親生父親,他當着她們的面就把吳興給殺了不大好。

    「前輩,算了,您帶着夢瑤離開這裡吧,以後就讓夢瑤替您洗衣做飯,鋪床疊被,當茶倒水,她跟着您,我很放心。」張敏搖頭道,心裡已然傷心欲絕。

    「娘親,您跟我們一起走吧,您一個人在這裡,一定會被他打死的。」夢瑤搖頭,而後來到楚辰面前,跪地哀求道:「師尊,求您帶我娘親一起走吧,娘親一個人留在這裡一定會被他打死的!師尊,徒兒求您了!」

    「傻丫頭,我有說不帶你娘親一起走嗎?」楚辰笑了笑,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不可能讓她們母女二人繼續留在這裡的,反正虛渺秘境多她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全球中武 蘇小白的救世日常 科學與不科學的火影忍者 原來是一物降一物 腹黑天子女帝師 
大家在看

葉新林清雪

八月初八

劍宗旁門

愁啊愁

我的空間能種武功秘籍

青卅

真千金她又美又颯

甜七柒

洪荒之神話紀元

儒布衣

洪荒之石磯

一葉金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8s 1.991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