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棍之威,讓落英宗眾人的攻擊全部崩潰,見此,陳鋒想都沒有想的轉身就逃,這個人太恐怖了,一個人面對這麼多人的攻擊,竟然不能讓他有絲毫的停頓,留在這裡,絕對只有死路一條,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擋我者死!」楚辰大喝一聲,再次揮舞漆黑大棍往前掃去,這一次,楚辰沒有絲毫的保留,雖然這漆黑大棍他沒有祭煉過,但是,在他不惜靈力的情況下,也能發揮出漆黑大棍至少六成的威力,中品法寶,發揮出六成的威力,已經是極為恐怖的了,對付區區幾個金丹期修士那絕地是綽綽有餘。

    「中品法寶,快撤!」沈開見此威勢,終於是認出了楚辰手中的那漆黑大棍是什麼東西,頓時大吼聲中,就往旁邊橫移而去,其他人也連忙橫移而出,但是,終究是有三四個人沒有第一時間躲過楚辰這一擊,被幽芒擊在了身體上,肉身瞬間爆碎,化成了血霧。

    楚辰此時懶得跟這些人多糾纏,他的目標是陳鋒,這小子不死,他心裡有些難安。

    楚辰又追了一炷香的時間,終於是攔住了陳鋒的去路。

    「看來該修煉空間神通了,今日殺了陳鋒,那方明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滿世界找我。」楚辰攔住在了陳鋒前方,根本看都沒有正眼看他一眼,反而心裡如此想着,他修煉幾個月的肉身,其實就是為了修煉空間神通做準備的,沒有足夠強硬的肉身,空間神通就無法施展自如,不然,肉身根本不能承受虛空中的虛空之力,虛空之力會直接撕碎他的肉身。

    「你是自裁,還是讓本尊動手?」楚辰掃了陳鋒一眼,淡然問道。

    「前輩,求您放過我,您想要什麼,我陳家一定能滿足你的!」陳鋒急切的回道。

    「本尊只想要你的命!」楚辰抬手,一棍朝陳鋒砸了下去,築基期修士,在金丹期修士面前,就如螞蟻面對大象一樣,一腳就能把螞蟻踩入十八層地獄!

    「你不得好死!」看着遮蔽了陽光的漆黑大棍從頭頂落下,陳鋒自知難逃一死,頓時,極為怨毒的盯着楚辰,怒吼道。

    「你說反了,本尊不會死,反而是你不得好死。」看着陳鋒在漆黑大棍下化成血霧,楚辰淡淡的一笑,開口道,前世他和洛生可是付出了極為大的代價才殺了陳鋒的,但是,今生,他抬手就滅殺了這個前世大敵。

    殺了陳鋒之後,楚辰抬手,取過了漂浮在虛空中的儲物袋,神識往內一掃,還真楚辰頗為意外,裡面竟然有數百萬的靈石,其中,還有百來塊中品靈石。

    「不錯,本尊就笑納了。」楚辰把儲物袋收入儲物戒指中,目光看向來的方向,而後又看向自己左邊,喃喃道:「這裡好像離幻雲門沒有多遠了,嘿嘿,幻雲門,今天就滅了你!」

    前世,楚辰與幻雲門的過節不小,當他成為元嬰期大能後,他就把幻雲門給滅了,今生,他要以金丹之期,滅了幻雲門。

    心裡有了打算,楚辰便往幻雲門的方向疾馳而去,大概一個時辰之後,楚辰來到了幻雲門山門前,從天空落下,他從山門處開始殺起,一直殺到幻雲山主峰之上的幻雲大殿前。

    此時,在楚辰面前,是幻雲門掌門、長老以及數百弟子。

    「這位道友,我幻雲門與你無冤無仇,你何苦滅我幻雲門?」掌門劉之軒一臉悲痛的開口對楚辰道,好像根本不知道和楚辰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哦?難道是本尊記錯了,你幻雲門與我沒有什麼仇麼?難道你兒子之死,與我也無關麼?」楚辰冷笑,他還真是佩服這劉之軒,當着殺子的仇人也能說出這等違心之語來。

    「肯定是下面那些有眼無珠的人搞錯了,以道友之能,根本不削殺犬子的!」劉之軒道。

    「劉凱是我殺的,今天本尊來,就是來滅你幻雲門的,如果沒有什麼要交代的,就去死吧!」楚辰冷笑道,懶得跟着劉之軒在這裡浪費時間,這廝,心思歹毒着呢,上世他就領教過,所以,不管這廝如何花言巧語,絲毫不把他兒子死之仇放在心上,但是,只要等他緩過勁來,必定是瘋狂的報復。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雲里無塵 永夜大陸之天尊重生 傍晚一場夢 物詠集 
大家在看

洪荒:求求你讓我證道吧

大道無名

萬古第一殺神

執筆天涯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

葉新林清雪

八月初八

封神之福運大王

愛美的臭魚

團寵妹妹六歲半

寄於墨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3s 1.998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