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楚辰的話,陳鋒頓時雙目一冷,同時在儲物袋上一拍,一柄三尺玉尺出現在手中,盯着楚辰冷聲道:「小子,只要你贏了我,這件法寶便是你的!」

    見陳鋒拿出法寶,台下的人頓時都震驚不已,同時,在心裡感嘆,第一修真家族就是第一修真家族,竟然給陳鋒一件法寶,這,真是,太,讓人羨慕嫉妒恨了。

    「哦,不錯,倒是可以,不過,只是一件低品法寶。」楚辰點頭,又點評,頗為不滿意。

    聽到楚辰的話,台下的人一陣無語,他還嫌棄人家的法寶是低品的,你只怕連件低品的法寶都沒有吧?

    「小子,過下把你打殘了,可別怨本少下手太重了!」陳風冷聲道。

    「既然這樣,要不我們簽下生死狀吧,免得過下本尊不小打死你了,你家人過來找本尊尋仇。」楚辰淡然說道,看向陳鋒的眼神是毫不掩飾的蔑視,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了。

    對於陳鋒這人,楚辰相當了解,剛愎自用,自認為在同年中老子天下第一,從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不過,他確實也有這樣的資本,畢竟小小年紀就已經築基後期了,按照他的修煉速度,說不定能在百年內成為元嬰期大能。

    前世,陳鋒雖然沒有百年內成為元嬰期大能,但是卻在一百五十年內晉升元嬰,而楚辰和洛生,卻是用了整整三百年才晉升元嬰期,可見,三人之間在資質上的差距,是多麼的大了。

    前世,陳鋒是被楚辰和洛生合力擊殺的,也是因為如此,他們遭受了很多元嬰期大能的追殺,最後,洛生為了救他而死。

    陳鋒一聽楚辰這話,以他老子天下第一的性格,以他從小被人捧在手心的經歷,怎麼受得了楚辰這話,當即就同意了簽下生死狀,生死無悔,他的手下怎麼勸他都沒有用,他有十二分的信心擊敗楚辰,何況,他還有法寶在手,而眼前之人,他料定他沒有法寶,這一場比試,只有他贏的份,他要他跪在他的面前求饒!

    楚辰右手一翻,一塊玉簡出現在手中,楚辰在其上用神識寫下生死狀,右手大拇指在食指指肚上一划,一滴鮮血落在玉簡上,轉眼,被玉簡吸收,做完這一切之後,楚辰把玉簡扔給了陳鋒,陳鋒接過玉簡,神識往內一掃,而後同樣一點鮮血滴在了玉簡上。

    「把此玉簡複製一下,來此的人一人一份,免得到時候本尊失手殺了陳少,陳家人來找大家麻煩就不好了。」楚辰嘴角微微一翹,向眾人說道。

    眾人自然知道楚辰說這話的意思,畢竟二人簽下了生死狀,萬一楚辰真的錯手殺了陳鋒,以陳家的勢力,一怒之下,牽連了他們,他們這裡的人家家族全部加起來,怕也不是陳家的對手啊,所以,眾人在接到玉簡之後,紛紛拿出玉簡來複製,如此,就算是楚辰和陳鋒二人誰死了,都不會把賬賴在他們頭上。

    楚辰激怒陳鋒簽下這生死狀,自然是為了洛生,前世他為他而死,今生,就讓他為他把所有的障礙鋪平,護他一世平安!

    「小子,生死狀也簽了,現在後悔都來不及了。」陳鋒冷笑道。

    「確實是後悔也來不及了,今天,便是你的死期!」楚辰同樣露出一絲冷笑,道:「本尊讓你先出手,免得過下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找死!」陳鋒最受不得人激他,因為他從小到大聽到的都是奉承之語,那些敢在面前指手畫腳的,都被他不是趕走了就是給殺了。

    陳鋒低喝一聲,手中玉尺光芒大放之下,一條十丈大小的玉龍幻化而出,這玉龍一出來,就帶着一種睥睨天下的目光,不過,這玉龍只盯着楚辰,朝他咆哮一聲後,便張開血盆大口朝他咬來;見此,楚辰右手一翻,一條漆黑大棍出現在手中,他抬手就朝這巨龍一棍抽去,一抽之下,漆黑大棍瞬間變大,徑直抽在龍頭上,巨龍瞬間抽飛,沒入天際,不知所蹤。

    「什麼?!」見此一幕,不管是陳鋒還是台下之人,無不內心震驚,一個個露出不敢置信之色,有的人嘴巴震驚得老大,能塞進一個鴨蛋了。

    「中品法寶!」陳鋒離楚辰最近,最容易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傍晚一場夢 永夜大陸之天尊重生 穿越大宋重拾舊山河 暖婚重生:盛少獨家寵溺 天賜良緣之追夫記 
大家在看

萬古第一殺神

執筆天涯

諸天世界大引流

古今兮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

武當山簽到六十年

鬼吹磚家

開局簽到就是首富之子

魚刺太多

大佬橫行娛樂圈

姬朔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5s 1.991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