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辰突然踏入虛渺山中,不但讓離宗他們震驚,同時,也讓看見楚辰進入濃霧中的其他人震驚,誰也沒有想到,楚辰就這麼進入濃郁的霧氣中去了。

    虛渺山的霧氣要散去,只要等一個時辰的時間了,所以,這個時候已經有不少修士來到了這裡,楚辰的突然衝進去,着實讓很多人吃了一驚,一時間議論四起,沒有人看好楚辰還有命活着出來。

    「真是自己作死啊,虛渺山是這麼好進的麼?」有一個年老的修士,對旁邊的後輩諄諄教誨道:「你們可千萬不要學那個人,告訴你們,在這麼濃郁的霧氣下進入虛渺山,只有死路一條,你們千萬記住啊!」

    「那個人是想虛渺道人的傳承想瘋了吧?這麼進去,絕地是死路一條!」

    「對,肯定是活不成了,過下等霧氣散去,肯定能看到他的屍體!」

    ……

    外界議論紛紛,楚辰早已經進入虛渺山中,在霧氣中行走如風,好像濃郁的霧氣在他的眼裡根本就是空氣一樣,根本阻擋不了他的腳步。

    楚辰沒有放出神識,也沒有施展法術,就憑藉着腳力一路疾馳,根本不在乎前方是不是有什麼危險。隨着楚辰不斷的往前走,終於,他前方的霧氣開始翻滾起來,一隻高達一丈的雪白猛虎出現在了他的前方,這老虎張開血盆大口,先是向楚辰虎嘯了一聲,而後就朝他撲來,一口就把他吞進了肚子中,在肚子,前方漆黑一片,同時,楚辰身體中傳來劇痛,好像真的是被什麼巨虎給咬死了一樣,其實他知道,這一切都只是幻覺而已,這整座虛渺山,外圍都被幻陣和殺陣的籠罩,如果今進入的人在幻覺中迷失了自己,那麼殺陣就會緊隨而至,把進入虛渺山的人殺了,這也就是因為為什麼有修士進入虛渺山而不能活着出去的原因了。

    楚辰任由身上劇痛,任由前方一片黑暗,他都只是一心的往前走去,心裡沒有絲毫慌亂,也沒有半點害怕,從始至終都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

    大約如此在黑暗中走了一炷香的時間,突然,黑暗消失,眼前楚辰了明亮的陽光,讓楚辰不由得用手擋在了眼前,這個時候,他知道,他已經闖過了幻、殺之陣,進入到了虛渺山中。

    在楚辰的前方,豎立這一塊巨碑,上書「虛渺道場」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鐵畫銀鈎,一筆一划都透着一股說不出來的靈韻;在石碑之後,是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直通山頂。

    楚辰走到石碑前,用手觸摸石碑,口裡念道:「此山是我開,此碑是我栽,要想從這過,留下買路財。」

    楚辰剛一念完,石碑下面便響起了一陣沉悶的聲音,轉眼,一個臉盆大小的圓盤出現在了楚辰的視線里,楚辰從儲物戒子中取出九百九十塊靈石放入其中,剎那間,靈石在圓盤中化成灰燼,而這個時候,石碑山突然泛起一陣漣漪,楚辰想都沒有想的一步踏入其中,霎時間,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石碑中,而石碑泛起的漣漪也剎那消失。

    楚辰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到達了山頂之上的一個小廣場上,在他的前方,則是一座大殿,大殿大門上的牌匾上寫着「虛渺殿」三個字。

    「虛渺道人還真是個妙人,誰會想到那山下的石碑是個傳送陣,還有那句開啟法陣的口訣,簡直奇葩得不能再奇葩了。」楚辰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來,前世他不知道,沿着那蜿蜒曲折的小路上山,差點沒有把他給弄死,路上禁制重重,處處陷阱,他用了整整三年的時間才從那條蜿蜒小路上爬上來,其中艱辛,只有他一個人懂得。

    楚辰往大殿走去,其內留下了不少虛渺道人的靈器、法寶、功法、法術、手札等,不過,這些東西如今的楚辰根本看不上,但是,他看不上,卻是可以給柯家人用,柯家人現在什麼都沒有,想要崛起,靈器、法寶是不可或缺的,所以楚辰一股腦的全給打包放進了儲物戒子中。

    在大殿內搜刮一番後,楚辰來到殿內的一面牆前,雙手掐訣之下,向牆壁一臉打出數個印訣,印訣落下,這牆壁就緩緩轉動開來,其後露出一條通道來,楚辰想都沒有想就走了進去,走過漆黑的通道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盛世紅妝:嫡女毒妃傾天下 君策長安之醫手遮天 都市之無雙戰神 風也暖 重生之異能憨妻 
大家在看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

香祖

不問蒼生問鬼神

洪荒關係戶

清風小道童

原來我是道祖

赤焰龍神

洪荒之石磯

一葉金

開局獲得不滅劍體

騎着蝸牛肆虐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3s 1.991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