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嬰期修士一怒,血流漂櫓一萬里!目瞪口呆的小修士們回過神來之後,立馬飛離開去,虛渺山這麼大,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人踏足過,其內必定存在着不少靈藥,既然大殿都毀在了元嬰期大能的手中,想必是沒有什麼東西可撈了,心思靈活的築基、金丹修士們,紛紛沖入山中,尋找起靈藥來,還別說,這一找,還真的被他們發現了不少靈藥。

    楚辰從石廳中出來的時候,只見虛渺大殿已經成為廢墟,頓時,他一陣慶幸,辛虧進入大殿的時候就把虛渺道人留下來的東西都收了起來。

    頂峰之上已經沒有多少修士,只有三三兩兩的修士在小廣場上瞻仰着虛渺大殿的廢墟。

    「糟糕,忘記了一件事。」神識放出,瞬間籠罩整座虛渺山,見漫山遍野的修士,楚辰才想起來,自己進來的時候,沒有把整座虛渺山給搜刮一番,白白便宜了這些人。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楚辰在心裡安慰自己一番,等去到別洲虛渺道場的時候,他一定先把整座虛渺山給搜刮一番,不給其他人留下半點東西。

    「咦!」楚辰剛要收回神識的時候,突然一頓,因為,他看到了離宗三兄弟,此時正在為一株靈藥跟其他五個金丹期修士對峙,眼看就要打起來了,周圍還聚集了不少修士。

    「嘿嘿,這不是幻雲門的少門主劉凱麼?」楚辰仔細一看,發現和離宗三兄弟對峙的竟然是自己前世的仇人。「還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冤家路窄啊。」

    前世,幻雲門少主曾經和楚辰打過一架,這廝仗着人多勢眾,把他追了整整一萬里,差點沒有要了他的小命,讓他數年都不敢踏入幻雲門的勢力範圍,現在見到,楚辰自然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的了。前世因為一些事情他抽不開身,在成為一方霸主之後,沒有再找過這廝報仇。

    楚辰身子一動,便往離宗三兄弟所在的地方走去,沒有多久,楚辰來到了離宗三人附近,與其他的修士混在了一起,在石廳內的時候,楚辰變換成了見離宗三人時候的容貌,所以,這裡的人除了離宗三人,是沒有人認識楚辰的。

    「你們不要太欺人太甚,這株靈藥明明是我們先發現的!」離綱朝對面的幻雲門少主大喝道。

    在離綱三兄弟與劉凱他們中間,長着一株一尺來高,葉如荷葉的靈藥,其上還長着一個紫色的花苞,這靈藥名為紫荷草,是一種價值不菲的靈藥,此時,這紫荷草就要成熟了,圍觀的修士也是越來越多。這紫荷草,只能在花開後才能摘取,不然藥效會大打折扣,就不值錢了。

    「放屁,這株靈藥明明是我的人先發現的,識相的就趕快滾開,不然休怪本少不客氣了!」劉凱大喝,同時,向身邊的五六名金丹期修士使了個眼色,這些人會意,身子一動,就把離綱三人圍了起來,一副隨時準備干架的架勢。

    「劉凱,你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搶靈藥,你就不怕丟了你們幻雲門的臉麼?!」離宗等人面色一變,露出了掩藏不住的害怕之色,但是,離宗還是壯着膽子向劉凱喝道。

    「笑話,這紫荷草原本就是我人先發現的,哪裡來的光天化日之下搶?」見離宗三人露出了害怕之色,劉凱得意一笑,一把打開手中的摺扇,輕輕搖晃道:「本少勸你們識相的就快點離開,不然本少就要動手了。」

    「算你狠!」離宗三兄弟見幻雲門這麼多人在這裡,雖然氣得臉都紫了,但是雙拳難敵四手,好漢不吃眼前虧,只得咬牙,準備離去。

    「這樣就對了嘛,如果讓本少動手,你們可是會被人抬着走的。」劉凱得意道。

    「離宗,你們就這麼熊麼?不就是區區一個幻雲門麼,就把你們三人嚇成這樣,你們還有沒有一點出息,自己的東西,就這麼讓給別人了?」楚辰走出,看着離宗三兄弟道。

    「是你?」離宗三人朝楚辰的方向看去,只見是前段時間讓他們跟着他的人,頓時一個個眉頭微蹙,離綱沒好氣的道:「你一個個小小的築基期修士在這裡說風涼話不怕閃了舌頭?」

    「再大的風也閃不到本尊的舌頭,本尊還是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腹黑天子女帝師 科學與不科學的火影忍者 腹黑學神寵養萌妻 嫡女難求:殿下你有毒 原來是一物降一物 
大家在看

最強穿梭萬界系統

純金子彈頭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

廣白道公子

洪荒之獸皇神逆

悟岳舊庭山

斗米仙緣

能優斯特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

仙道空間

劉周平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678s 3.342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