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第五道雷霆落下之後,天空的烏雲漸漸散去,狂風漸止,天空慢慢的恢復了清明。

    大坑中的楚辰,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才從坑內伸出一隻被燒焦且帶着鮮血的手來。

    過了一會之後,手抓在地上,楚辰從坑內慢慢的爬了出來,此時,他的樣子簡直慘不忍睹,渾身黑紅相間,如果他不動,這個樣子站在那裡,肯定要嚇壞不少人。

    「真痛啊!」楚辰從深坑內爬出來,一陣呲牙咧嘴,雪白的牙齒與他黑紅相間的身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雪白的牙齒太醒目了。

    楚辰忍着劇痛把昊天塔收了回來,而後一瘸一拐的往大殿內走去,好不容易來到了靈池邊,楚辰不由得身子一軟,差點摔倒在地。

    「嘶!」楚辰穩住身形,卻是牽動渾身的傷口,痛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天劫下,他的身體被雷霆擊得皮開肉綻,有的地方的傷口都可以看到骨頭了。

    慢慢的盤膝坐下,忍着劇痛捻訣,吞噬靈氣。

    「這次的傷勢比上次的還要嚴重很多,估計沒有個把月是別想恢復了。」楚辰看了一眼身上的傷勢,不由得在心裡苦笑。

    雙目漸漸閉起,沒有多久,楚辰便沉浸在恢復中,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他身上的傷口正在慢慢的癒合,一個月後,楚辰身上的傷基本恢復,所有的傷口都結痂。

    雖然傷勢基本恢復,但是,楚辰並沒有要醒來的意思,依然在吞噬着靈氣,而且,吞噬靈氣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最後,他被濃郁的靈霧包裹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聲聲轟鳴之聲傳來,楚辰猛然睜開雙目,神識放出,飛出石廳,再飛出大殿,往山下蔓延而去,沒有多久,楚辰便看到了讓他頗為吃驚的一幕,因為,他看到那條蜿蜒崎嶇的山路上,不知何時竟然多了很多修士。

    「這些人是哪裡來的?」楚辰皺眉,他沒有想到,那蜿蜒崎嶇的小路上的禁制已經被那些修士破解得差不多了,離大殿只有兩百多丈的距離了。

    「不可能啊,難道是我眼花了?」為了確認蜿蜒崎嶇小路上的那些修士是真實的,楚辰再次把神識蔓延了過去,這次,他確定,那些真是修士,不是他的眼花,也不是幻覺。

    「按理來說,這些人不可能闖過外面的那陣法的,怎麼可能進得來。」楚辰想着神識再次往山下蔓延而去,這一看,楚辰只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山下的那陣法竟然消失了!

    「難道是天劫的作用?」楚辰第一時間想到了天劫,也只有天劫才有這樣的能力,讓山下的陣法不攻自破。「是了,天劫一來,靈力混亂,加之這裡的陣法過去這麼多年,突然被天劫影響,是極有可能自己停止了運轉的。」

    楚辰猜測的沒有錯,在他天劫歷完之後,山下的霧氣就漸漸散去了,有路過修士走進來一看,發現沒有絲毫危險,頓時,馬上回去告知派中的長輩,一時間,消息傳開,連不少元嬰期的老怪物都給驚動了,幾乎不到十天的時間,方圓數十萬里的勢力都派出了強大的陣容到了虛渺山,希望能得到虛渺道人的傳承。

    楚辰收回神識,雙目睜開,起身之中,身上的那些黑紅相間的老皮紛紛脫落,露出了一副雪白的軀體來,如果此時有女子在楚辰身邊,見到他的肌膚,一定會羨慕嫉妒恨。

    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套新衣衫穿上後,楚辰轉身走入靈池中,雙手掐訣之下,一手抓向靈池,頓時,靈池內的靈氣好像是受到了召喚一樣,徑直只往楚辰手掌中匯聚而去,靈池內的靈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着。

    「果然晉升金丹期後,所需要的靈氣更加恐怖,估計我把這條靈脈給吞噬了,也讓我的修為增長不了多少。」楚辰吞噬着靈氣,但是他的身體就好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根本填不滿。

    「轟!」轟鳴之聲漸漸臨近,楚辰神識放出,只見那些修士離大殿只有百丈遠了,虛渺道人布置的禁制,只剩下八道就給這些人全部破完了。

    「時間應該夠了。」楚辰看着靈池內的靈液已經快到了底部,估計了一下時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科學與不科學的火影忍者 寵你入懷:被降為妻 斗羅大陸之情深似海恩重如山 重生之異能憨妻 腹黑天子女帝師 
大家在看

妖魔哪裡走

全金屬彈殼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

橫掃妖魔世界

眼裡的星河

御九天

骷髏精靈

香祖

不問蒼生問鬼神

真千金她又美又颯

甜七柒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8s 1.9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