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方明上次與楚辰他們打鬥差點死去留下的傷勢沒有痊癒,如今方明的戰力真正算起來比元嬰初期還要差一些,如何能抵擋住楚辰如此凌厲的攻擊呢?

    見楚辰再次一劍斬來,方明雙目猛然一縮,想都沒有想的轉身就走,逃進了陣法之中,另外兩名元嬰期太上長老見方明逃走,他們也立刻從不同的地方逃了陣法,只有那些跟出來的玄天門弟子沒有來得及逃進陣法中,都死在了楚辰這一劍下。

    「老狗,你逃什麼?有種出來跟本尊大戰三百回合!」楚辰朝陣法內大喝,同時大手一招,噬血劍回到了他的手中。

    陣法中,方明等人的面色極為難看,方明沒有想到,這才短短多少時間,楚辰的修為竟然到了這個地步,簡直匪夷所思,今天這一戰,只怕他們玄天門凶多吉少了。

    「師兄,這人誰,為什麼戰力如此強大,我北洲修真界,可沒有這號人物啊,而且,跟隨他的四名元嬰期修士,也不是我們北洲的修士,不然我們絕對認識。」羅進眉頭緊蹙的看着陣法外面說道,北洲修真界的元嬰期修士也就那麼多,他都認識,而且看他們的年紀,都應該是老牌元嬰期修士了,這樣的人,如果是北洲的修士,絕對不可能默默無聞的。

    「吩咐下去,讓弟子們突圍吧,今天只怕玄天門凶多吉少了。」過了好一會,方明說道。

    「師兄,我們有老祖留下的陣法保護,量他們也攻不破,何況,我們還有那麼多的附屬勢力,只要我們派弟子出去傳令,他們一定會來增援我們的!」司山河道。

    「我們被圍得水泄不通,弟子能出去就是怪事了,另外,就算是派出去的弟子衝出了包圍,你們以為那些勢力會派人過來支援嗎?」方明苦笑道,如今玄天門危在旦夕,那些附屬勢力只不過從前畏懼玄天門而歸順罷了,如今玄天門到了危機時刻,他們肯派人過來就是見鬼了。

    「難道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羅進問道。

    「你們帶着弟子逃吧,玄天門有今天的地步都是我一手造成的,讓我去下面給列祖列宗賠罪吧。」方明道,剛才雖然他們只跟楚辰交手了數招,但是他心裡已經很明白,楚辰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他,如果自己沒有受傷,或許還能與之一戰,但是,上次的傷勢一時間根本好不了。

    「不!師兄,要走我們一起走,我們怎麼可能把你一個人留下來!」羅進又道。

    「是啊,師兄,如果沒有了你,我玄天門還算玄天門嗎?」司山河跟着道。

    「如果我跟着你們一起逃走,只怕他們會趕盡殺絕,到時候我們一個也逃不掉。」方明搖頭道:「你們帶着弟子們逃吧,希望有朝一日你們能重建我玄天門。」

    「轟!」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轟鳴之聲傳來,緊接着四面八方都有轟鳴之聲傳來,楚辰下令開始強攻玄天門的護山大陣了!

    楚辰雖然下令攻擊玄天門的護山大陣,但是,他並不是胡亂的讓人攻擊,而是,所有的攻擊都落在陣法上最薄弱的地方,雖然看上去有些雜亂無章,但是玄天門護山大陣的陣基卻是承受着幾乎所有的攻擊力,只要一旦有一個陣基被擊毀,那麼玄天門的護山大陣很快就會崩潰。

    前世,楚辰曾經好好的研究過玄天門的護山大陣,所以很容易的就能找到這陣法的薄弱之處。

    大約只過了半盞茶的時間,「嘭!」的一聲傳來,只見玄天山某處突然爆開,一個差不多十丈大小的巨坑出現,接着,不到十個呼吸的時間,玄天山又一處地方爆開,又過了五個呼吸的時間,玄天山第三處地方爆開,緊接着是第四聲爆炸聲傳來,第五聲、第六聲……當第九聲爆炸聲傳來的一瞬,籠罩玄天山的光幕漸漸的淡了下去,之後,徹底消失!

    「怎麼會這樣?!」方明他們才接到弟子的稟告才知道他們的護山大陣竟然在短短的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裡就給攻破了,這,讓方明不知如何是好,在他看來,他們的護山大陣至少能抵擋敵人兩個月的攻擊,遙想萬年前,玄天門也被敵人攻擊過,敵人硬是兩個月沒有攻破的。

    可是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盛寵無邊:太子殿下太撩人 下雪了,王爺 都市之無雙戰神 我可能回到假1994了 腹黑學神寵養萌妻 
大家在看

開局簽到就是首富之子

魚刺太多

封神之福運大王

愛美的臭魚

香祖

不問蒼生問鬼神

爛柯棋緣

真費事

仙門種田手冊

放歌中子星

封神開局火燒女媧宮

三七籽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s 1.993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