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是一個老者,白髮百胡白衣,穿着很樸素,但是從身上卻是散發出一種讓人望而敬畏的威嚴。

    「拜見祖師!」老者一落地,頓時周圍的御劍門弟子紛紛來到老者面前,恭敬的跪拜磕頭。

    「祖師,獨孤淵殺恩師,奸師妹,如今又大開殺戒,殺我御劍門這麼多弟子,簡直是罪大惡極,還請祖師出手,殺了此賊,替師父和這麼多慘死的弟子報仇啊!」向天行哭喊着道。

    「祖師,我沒有殺師父,是向天行與陸乘風想要得到御劍神功最後一式在師父的茶水中下了軟筋散,想逼迫師父交出御劍神功最後一式,師父不肯,二人又用師妹要挾師父,師父不得已,只得自斷經脈而死,可是這二人卻夥同他們的弟子冤枉我!」獨孤淵解釋道。

    「祖師,我們親眼看到是獨孤淵從小師妹的房間慌亂的跑出來,那個時候他衣衫不整,我們看得清楚,如果祖師不相信,不能給小師妹和掌門,還有這麼多慘死在獨孤淵劍下的師弟報仇,我等就只能死在祖師面前了!」有遇見門的弟子泣不成聲的央求道;而後,又有七八名弟子一口同聲的開口。

    「孽障,你口口聲聲說你師父不是你殺的,難道這麼多人同時冤枉你嗎?!」老者怒喝獨孤淵道:「這地上這麼多死去的同門不是你殺的嗎?!」

    「祖師,獨孤淵不知道在哪裡學了一套魔功,武功增長得極為厲害,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還請祖師親自出手,清理門戶,為我師父、師妹,還有這麼多同門師弟報仇雪恨,以慰他們在天之靈!」向天行悲痛道。

    「獨孤淵,念你是我御劍門百年來難得的天才弟子,今日你就自刎謝罪吧。」老者道。

    「我沒有殺師父,更沒有姦污師妹,這些死的弟子是圍殺我,我才還擊的,憑什麼讓我自刎謝罪,罪魁禍首卻逍遙至今,我不服!」獨孤淵大吼道。

    「孽障,死不悔改,那就別怪老祖劍下無情了!」老者怒喝聲中,手中的長劍已然飛出,在空中一個旋轉,就朝獨孤淵一斬而下,劍一斬落,頓時就有一股強烈的,吹得人面生疼的勁風襲來。

    「師父待我恩重如山,師妹待我情深義重,淵絕不會讓真正的兇手逍遙下去,今日,誰阻我報仇者,淵只能以死相拼!」獨孤淵怒吼,渾身的氣勢驀然攀升,在這一刻,他的境界竟然在不知不覺中突破了!手中的長劍朝劈下來的長劍一劍劈去,頓時,一道長達近一丈的劍氣從其長劍中飛掠而出,一劍斬在了斬下的飛劍上。

    轟鳴之聲傳來,老者的飛劍竟然被獨孤淵這一劍劈飛了!

    「嗯?!」老者眉頭微微一皺眉,沒有想到獨孤淵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也是一個神境強者了,這讓他頗為意外。

    一劍把老祖的飛劍劈飛,獨孤淵一個縱身,就準備躍過老者,去誅殺其身後的向天行與陸乘風二人,但是,向天行與陸乘風最上露出一絲譏笑之色,身子一退,轉眼就退到了那些師伯師叔之後。

    「攔住他!」見獨孤淵飛過老祖,頓時,那些師叔師伯們紛紛出手,雖然他們不是神境,但是一個個的都已經是宗師高手,有的甚至是宗師後期高手,只差一絲機遇就能突破神境的存在,十多個宗師級別高手一同出手,那威力就算是神境也要退避,不敢櫻鋒的,但是獨孤淵卻是不管不顧,一劍斬出,直接硬拼起來,只是,他剛剛突破神境,境界未穩,又加上是正面對抗這麼多宗師級別的高手,一時間後繼無力,被他們合力擊飛而出,幸好楚辰在後面接住了他,卸掉了他身上的重力,不然肯定重傷,不過,雖然被楚辰接住了,卸掉了不少力量,但終究還是受了些傷,一落在地上,便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噗!」獨孤淵被傷,他的那些師叔師伯自然也不好不到哪裡去,畢竟獨孤淵已經是神境高手,而他們只是宗師境界,所以,在獨孤淵被擊飛出去的時候,他們也被獨孤淵的劍氣所傷,其中一半人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面色瞬間蒼白起來。

    「孽障,受死!」老者見獨孤淵對他的長輩都下這麼狠的手,頓時怒吼一聲,飛劍再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大商時代之第一女秘 我的徒弟你惹不起 都市之最強戰神 物詠集 腹黑小庶女 
大家在看

夫人每天都在轟動全城

蘇溫玉

洪荒關係戶

清風小道童

封神之福運大王

愛美的臭魚

西遊之開局拒絕大鬧天宮

我氣化三清

武當山簽到六十年

鬼吹磚家

仙宮

打眼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47s 1.993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