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從天而降的紫袍男子,是白千斬的大弟子和二弟子,白千斬一生只收過三個關門弟子,向天行、陸乘風和獨孤淵,獨孤淵是白千斬最小的弟子。

    向天行與陸乘風比獨孤淵都大十多歲,如今都有三十多歲了,武功更是深不可測,是御劍門年輕一代中的最強弟子。

    看到向天行與陸乘風,獨孤淵面色很不好看,或者說,是一臉的憤怒。

    「你們二人狼狽為奸,一個暗害師父,一個姦污若芸,簡直是不是人!」獨孤淵怒吼道。

    「小師弟,御劍門上下,可是有很多師弟師妹看到你從師妹房間裡衝出來的,你不要亂說。」向天行冷笑道。

    「小師弟,跟我們回去吧,念在我們同門一場,師兄我會向長老們求情,只要你誠心懺悔,長老們一定會對你從輕處罰的。」陸乘風一副好心的勸道。

    「你們少在這裡假仁假義,當日我就看到是你們從師父和師妹房間裡走出來的,妄師父養育你們,傳你們武功,你們竟然做出這種卑鄙無恥的禽獸之事來,你們一定會遭到報應的!」獨孤淵怒聲道。

    「看來小師弟你是不願意跟我們回去在師父靈前懺悔了,那就別怪師兄手下無情了!」陸乘風冷聲道。

    說話中,陸乘風手中的長劍飛掠而出,同時,向天行手中的長劍也是一飛而出,化成兩道白光斬向獨孤淵。

    「今日,我就算是死,也要讓你們為師父陪葬!」獨孤淵大吼聲中,面色一肅,整個人身上的氣勢頓時為之一變,手中的長劍更是微光閃閃,發出嗡鳴之音,手中長劍一震之下,頓時,虛空中竟然出現了數柄虛幻的長劍。「殺!!」

    獨孤淵大吼聲中,他身子微微往前一傾,而後手中長劍一揮,頓時,身前幻化出來的七柄長劍飛掠而出,其中兩柄擋住了陸乘風二人的飛劍,其他五柄長劍斬向向天行與陸乘風。

    「分光無影劍,師父竟然真的把這招都傳給了你!」見到獨孤淵施展出這等神功,向天行與陸乘風臉上大變,不過,他們他們臉上不是懼怕之色,而是嫉恨之色!

    「你們不就是以為師父把御劍神功這最後一式傳給了我,你們才起了歹毒之心的嗎?今天,我就讓你們死在無影劍之下,告慰師父的在天之靈!」獨孤淵大吼道。

    「唉。」見到獨孤淵施展出這一招來,谷口的楚辰不由得嘆了口氣,則獨孤淵雖然天資絕世,但是,以他現在的境界想要催動分光無影劍這一招還是太過勉強了,或者說,自不量力。

    果然,無影劍剛飛到陸乘風二人面前,獨孤淵突然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七柄無影劍瞬間消失在了空氣中。

    「哈哈!小師弟,你以為以你如今的境界真的能施展出分光無影劍這一招嗎?!」見獨孤淵吐血,向天行立馬大笑道。

    一口鮮血噴出,獨孤淵頓時面色蒼白起來,整個人身上的氣勢瞬間萎靡了很多。

    「師父,淵兒對不起你,不能給您報仇,手刃這兩個欺師滅祖之徒!」獨孤淵一臉的悲哀,仰天大吼道。

    「既然小師弟你寧死不願跟我們回去,那麼,我們就只能替師父清理門戶了!」陸乘風開口,手中劍訣一催,頓時,那漂浮在空中的長劍朝獨孤淵一斬而下。

    對此,獨孤淵不再反抗,反而雙目一閉,等待死神的來臨。

    眼看長劍就要落在獨孤淵頭上,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鏘!」的一聲傳來,那斬向獨孤淵的長劍被什麼東西擊開,化成一道殘影射進了旁邊的大石中。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獨孤淵身邊,一手抓住獨孤淵的肩膀飛天而去,轉眼就飛上了懸崖,消失不見,沒有人看清楚這道身影的樣子,也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獨孤淵就這麼被人救走了,這讓陸乘風與向天行面色陰沉得滴出水來,二人相互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雙目之中深深的驚恐之色,剛才那個救獨孤淵的人,根本不是一般的武林高手,以剛才的身法來看,能憑虛御風,輕易飛上數十丈的懸崖,其境界,已然超過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不過爾爾 全能千金帥炸了 情深義重重幾兩 劍銘虛空 大商時代之第一女秘 
大家在看

誅仙之師姐砍人從不手軟

清風灼葉

仙宮

打眼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

開局簽到九個姐姐

你的萌萌女王

洪荒之時間逆天

天涯海躍

大佬橫行娛樂圈

姬朔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7s 1.994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