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一道身影落在楚辰身前三丈處。

    「老夫余長明,不知少俠如何稱呼?」老者向楚辰微微拱手,帶着一絲威嚴問道。

    「想知道本尊的名字,如果你能接下本尊一劍,本尊便告訴你。」楚辰淡笑道。

    「放肆!」余長明冷哼一聲,手中長劍瞬間出鞘,一劍朝楚辰斬了過來,他這一劍劈出,頓時,一道一丈大小的劍氣從其手中長劍飛掠而出,在地面的青石板上留下一條深數寸的劍痕。

    劍氣轉眼就到了楚辰的面前,但是,楚辰依然淡笑的看着余長明,臉上沒有絲毫的害怕之色。

    「呲呲」之聲傳來,轉眼,劍氣斬在了楚辰身前三寸之後,不但劍氣的光芒迅速的暗淡的下去,而且劍氣再無法寸進絲毫。

    「你果然是神境!不對,你比神境還要強!」余長明畢竟活了一百多年,見過的武林高手數不勝數,此時,見到自己全力的一劍竟然傷不到楚辰絲毫,心裡已經知道,楚辰剛才的話,並沒有絲毫的誇大。

    「少俠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武功,老朽剛才自不量力,還請少俠恕罪!」這次,余長明身上再沒有了絲毫的威嚴,而是放低了姿態,臉上只有敬意。

    「恕罪?接我一劍再說。」楚辰露出一絲冷笑,右手一抬,雙指成劍,在身前一划,頓時,一道三尺不到的劍氣憑空而現,朝余長明急速的斬去。

    余長明見此一幕,雙目瞳孔猛然一縮,立馬全身真氣急速運轉,而後狠狠的朝斬來的三尺劍氣斬了下去。「轟!」的一聲傳來,光華猛然一亮中,余長明的身子猶如流星一樣被彈了出去,直到十丈之後,才摔在地上,根本站不穩。

    一摔到地上,余長明面色大變中,只感覺體內一陣氣血翻騰,只感覺渾身沒有半點力氣,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這讓他內心掀起滔天巨浪,看向楚辰的目光充滿了驚恐。

    剛才那一劍,余長明只感覺渾身的力氣突然消失無影無蹤,準確的說是自己的力氣好像被什麼東西突然吞噬得一點不剩。

    「多謝少俠手下留情!」余長明掙扎的爬起來,這次,向楚辰抱拳躬身一拜,腦袋都快貼到地面去了。

    「以後不要輕易招惹我,不然就不會像今天這樣只讓你受點小傷了。」楚辰乜了一眼余長明,而後從他身邊走了過去,再沒有看他一眼。

    「武林之中多少年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年輕俊傑了,如果他是我御劍門的弟子該多好啊。」余長明揉了揉胸口,發現那裡隱隱作痛,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他是真的受了傷,而且還不輕,至少得調息兩個月才能痊癒。

    「為什麼會這樣?他的真氣為何如此精純?」揉這胸口,余長明又想到了剛才一戰的經過,他明明看到楚辰的劍氣不過三尺而已,而他的劍氣卻有一丈大小,看上去他的劍氣完全能斬滅楚辰的劍氣,但是,他的劍氣在楚辰的劍氣面前,卻是不堪一擊,這讓余長明百思不得其解,最後,只能把問題歸納於真氣的精純度上。

    如果余長明知道楚辰是修真者,估計心裡就不會想這麼多了。

    楚辰來到雲霧山對面的一座小山之上,這裡,可以看到御劍門的山門所在。

    一個時辰之後,獨孤淵從御劍門山門中走出,在他的身後,跟着他的師叔師伯和眾多弟子,他們一路勸着獨孤淵,讓他留下來,繼任掌門之位,只是,獨孤淵沒有絲毫要留下來的意思,誰勸都沒有用,過了山門,御風而去。

    「真的想好了?」不過半盞茶的時間,獨孤淵來到了楚辰的身後,楚辰沒有回頭,目光依然看着山門處,看着御劍門的那些不肯離去的長老與弟子,開口說道。

    「以後淵就跟在老師身邊,只有跟在老師身邊,才能追尋更高的武道之境。」獨孤淵說道。

    「跟着本尊,你不會後悔,走吧。」楚辰笑了笑,轉身離去,在山下騎上馬,疾馳而去。

    從御劍門到萬獸關有千里之遠,一路上,楚辰與獨孤淵也沒有急着趕路,楚辰依然是遇山上山轉,希望能尋到靈藥,但是,他很失望,靈藥不見蹤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下雪了,王爺 蘇小白的救世日常 腹黑天子女帝師 我可能回到假1994了 盛世紅妝:嫡女毒妃傾天下 
大家在看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

九品仙路

晨滄

萬古第一殺神

執筆天涯

穿越林正英世界

騎着蝸牛旅遊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木下雉水

諸天世界大引流

古今兮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5s 1.9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