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楚辰一直不用,他是有自己的打算的,獨孤淵畢竟受御劍門的養育之恩,以他的性格,如果沒有幾個同門死在他手中,只怕很難一心一意的跟着他回天國去,所以,楚辰才沒有一上來就給陸乘風二人使用,如今,獨孤淵手中沾染了這麼多同門的血,就算是最後真相大白,他也沒有臉再留在御劍門,只能跟着楚辰,替他開疆拓土。

    陸乘風中了楚辰的,在楚辰一句話下,立馬衝到老者前,跪地,一把鼻涕一把淚,一副懺悔的樣子道:「祖師,諸位師伯師叔,師弟是被我和向天行陷害的,軟筋散是我給師父下的,師父是向天行殺的,師妹也是向天行玷污的,我有把柄在向天行手中,他就威脅我在師父的茶水中下毒,我原本沒有想讓師父死的,向天行說只是讓師父傳給他御劍神功最後一式,將來繼承掌門之位……」

    「陸乘風,你瘋了!」聽到陸乘風把事情真相說出,向天行面色大變,大喝道:「不要胡說!」

    「我沒有胡說!」陸乘風大吼。「你妒忌獨孤師弟,師父最喜歡他,你垂涎師妹已久,見不得跟獨孤師弟好,你恨師父想要把師妹嫁給獨孤師弟,所以你就要挾師父把御劍神功最後一式傳給你,你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祖師,現在向天行房間裡還藏着軟筋散的毒,不信你們可以去查,就在他床頭的暗格里!」陸乘風又向老者稟告道。

    「陸乘風,不要再胡言亂語,小心師兄不念同門之情!」向天行怒喝道。

    「你早就想殺了我,我又不是不知道,只等你取得掌門之位,你就會殺了我!」陸乘風一副看穿了向天行的表情,自嘲道:「從前我也認為你是我們的大師兄,會照顧我們,我們真是太天真了。」

    「祖師,陸乘風一定是中了邪術,所以才突然胡言亂語的,您千萬不要相信啊!」向天行連忙上前,跪在老者面前道。

    此時周圍的人,除了楚辰,其他人都一副愣愣的樣子,這怎麼畫風突然變了啊,這是鬧哪樣啊?剛才不是口口聲聲說是獨孤淵殺了掌門,玷污了師妹,現在怎麼變成向天行了?

    眾人一時間都沒有適應過來,這轉變得也太快了吧?

    「來人,去向天行房間裡搜!」老者眉頭緊蹙,沉聲開口道。

    立馬有管事應聲,以最快的速度往山上疾馳而去,不過一炷香的時間,這個管事帶着弟子便從向天行房間裡的暗格中找到了軟禁散的毒。

    「現在事情已經清楚了,你們還要對孤獨淵趕盡殺絕麼?」楚辰見到前去搜查的管事回來,手中拿着東西,便嘴角微微一翹,淡淡的開口道。

    「祖師,弟子們在向天行房間裡搜到了軟筋散!」那管事弟子急匆匆來到老者面前,把搜到的軟筋散呈現在老者面前。

    「孽障,只因為嫉恨之心,便毒殺養育教導你數十年的恩師,玷污同門師妹,你還有何話好說!」老者猛然看着向天行,怒喝道。

    向天行不做聲,但是突然暴起,一掌拍在旁邊跪着的陸乘風后背之上,而後,腳下一點,整個人向後激射而退,轉眼就衝下了解劍崖。

    「孽障,找死!」老者怒喝,抬手就要一劍向向天行斬去,但是,在這個時候,獨孤淵突然開口道:「祖師,此人殺我恩師,奸我師妹,淵要親手刃之,把其千刀萬剮,才解我心頭之恨,請師讓我清理門戶!」

    「你去吧。」老者手一頓,而後點頭道。

    在老祖首肯之後,獨孤淵轉身疾馳追去,轉眼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

    陸乘風被向天行一掌拍重,身子就向老者飛去,最後被老祖的護體罡氣震開,如今躺在地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一口鮮血一口鮮血的往外不停的吐,也沒有人去看他的傷勢,不少人眼裡對他則是透着無盡的鄙視和憤怒,沒把他一劍給殺了,就算是對他最大的恩賜了,還想人去救他,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來人,把這兩個孽障的弟子拿下!」在獨孤淵追殺出去之後,他的一位師伯立馬開口道。

    頓時,一干弟子衝上來,把向天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快穿之女配生存日常 暖婚重生:盛少獨家寵溺 九境化神 物詠集 無愛妍婚:溫少纏上癮 
大家在看

封神之福運大王

愛美的臭魚

洪荒之青蛇成道

飢魚

御九天

骷髏精靈

穿越林正英世界

騎着蝸牛旅遊

太上鏡之映照諸天

廣白道公子

諸天世界大引流

古今兮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5s 1.987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