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來的人數太多,所以義賢莊之人把會場設在了莊外的大坪中。

    大坪中搭了一個大台子,上面鋪着紅色的地毯,擺着數張椅子,此時,椅子上已經差不多坐滿了人,而那五個宗師級別的高手就坐在台上。

    楚辰站在眾人之後,靜靜的聽着周圍的人議論着,這些人,嘴上說是為了剷除武林中的敗類,卻是一個個的打着自己的小算盤,這樣的事情,楚辰這數萬年來可是見得太多了。

    「莊主到!」沒有多久,義賢莊的人大聲喊道,頓時,議論的人停止了交談,望着大門口。

    不多時,從大門中走出兩個四五十歲的男子來,這兩個男子一人穿着白袍,一人穿着黑袍,均都氣勢不凡,威嚴深厚,一看就是久居上位者。

    「拜見二位莊主!」眾人見兩人上台,頓時抱拳齊聲行禮道。

    「竟然也是兩個宗師級別的高手,這大周宗師簡直是遍地走啊。」楚辰神識掃過,只見這二人竟然也是宗師級別的高手,而是,一個是中期頂峰,一個是後期初期,這讓楚辰又小小的意外了一把,沒有想到,一個二流勢力,也有宗師級別坐鎮,這要是換在以前的楚國、齊國、梁國,宗師級別的高手早就是一方霸主了,但是在這大周,卻是只能偏安一隅。

    「大家能賞臉來我義賢莊的殺賊大會,易某兄弟二人很是高興!」二人向眾人抱拳還了一禮,而後白袍男子朗聲開口道:「獨孤淵殺恩師,奸師妹,簡直是我武林中的敗類,也許是白盟主在天有靈保佑,讓我兄弟二人發現了此獠藏身所在,故此,我兄弟二人廣發英雄帖,邀請諸位英雄一同前去誅殺此獠,不知諸位英雄願意不願意隨我兄弟前去除此敗類,以揚我北疆武林雄威!」義賢莊這一帶屬於大周北部,故此武林中人把這邊稱之為北疆。

    「易莊主,既然我們來到義賢莊,就是為了誅殺獨孤淵這等敗類而來,只要能誅殺此獠,我們願意聽從易莊主的安排!」站在台下的一名五大三粗的大漢舉着一根狼牙棒,大聲開口道。

    這大漢話一出口,周圍的人立馬響應,都說願意追隨兩位莊主前去誅殺獨孤淵那個敗類。

    「好!那在下也就不多說什麼,大家的決心我們已經明白,來人,上酒,喝了這碗殺賊酒,我們便去誅殺獨孤淵那個敗類,揚我北疆武林雄威!」黑袍男子大聲道。

    頓時,義賢莊的下人端着一碗和酒來到台上台前,數人發碗數人倒酒。

    楚辰雖然站在最後,但是義賢莊的人也沒有忘記給他發一個碗,倒一碗酒。

    「干!」不多時,義賢莊兩位莊主見眾人酒以滿,頓時舉碗。

    「干!」台下台上眾人仰頭就喝,喝完之後,碗直接摔在地上,粉碎。

    「真難喝。」楚辰在眾人仰頭猛灌的時候,他只是淺淺的嘗了一點,便往身後一潑,把酒潑到了身後的地上,而後跟着眾人把碗扔到了地上。

    「出發!」摔完碗之後,兩位莊主下台,走向旁邊早已經被下人牽來的馬,翻身而上,「駕」一聲出口,催馬疾馳而去。

    眾人紛紛其上自己的馬,追隨而去,楚辰自然也是跟着去的,不過,他並沒有緊隨不舍,而是隔了一段距離,免得跟在他們屁股後面吃灰。

    數百人騎着馬疾馳,一口氣在大道上跑了大半天,又在一條小山路中跑了半個多時辰,才在一座山谷前停了下來,這個山谷極為隱秘,在崇山峻岭之中,如果不是有熟悉地形的人帶進來,還真的不容易找到。

    山谷不是很大,一里不到,谷內有一條三丈大河流出,谷之盡頭是一條高達十丈的瀑布垂落,在那裡形成了一個水潭,河水就是從那個水潭溢出來的。

    在水潭邊,有茅屋兩三間,從谷口這裡,正好可以看到瀑布下的茅屋。

    在進入山道的時候,楚辰便加快了速度,所以,眾人來到谷口的時候,他也只遲來了半盞茶的時間,這個時候,他看到茅屋前站着一個身穿白衣的年輕男子正看着谷口。

    「獨孤淵,你欺師滅祖,不但暗殺恩師,還姦淫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與有榮焉:將軍我帶你私奔 腹黑天子女帝師 盛寵無邊:太子殿下太撩人 原來是一物降一物 盛世紅妝:嫡女毒妃傾天下 
大家在看

開局簽到九個姐姐

你的萌萌女王

爛柯棋緣

真費事

封神開局火燒女媧宮

三七籽

從倚天開始劍壓諸天

愛做夢的泥鰍

洪荒之盤王證道

不願起床的魚

洪荒之神話紀元

儒布衣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5s 1.991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