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爺爺,你們怎麼知道辰兒回來了?」見這麼多人一起等在這裡,楚辰就奇怪了,他回來的消息其實沒有通知任何一個人的。

    「我一直派人在城門口等你,所以知道你回來了。」楚不凡開口道。

    「太爺爺,爺爺,族長,你們特意在此等辰兒,肯定有什麼事情吧?」楚辰問道。

    「先進屋說吧。」楚不凡道。

    楚辰點點頭,跟着眾人進屋,在主屋大廳中,眾人落坐,太爺爺讓楚辰坐主位上,楚辰謝絕了,這是在家裡,又不是在皇宮,可沒有那麼多規矩要講,何況,這些都是他的親人,就算是他如今是天帝,在他們面前,也只是他們的孩子。

    「辰兒,今天太爺爺過來找你,是想請你放了楚飛的,你看你大伯這些日子已經憔悴很多了,如果楚飛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你,還請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都是一家人,他已經被關了幾個月,應該是知道錯了的。」眾人坐下來之後,太爺爺向楚辰說道。

    「楚飛有被關起來嗎?」楚辰皺眉,一副渾然不知的樣子。

    「當日大軍攻入武陵城,楚飛就被關了起來。」楚不凡說道。

    「太爺爺,爺爺,大伯,這個事情辰兒還真是不知道。」楚辰道:「估計是劉闖那貨關的,我這就命人把唐兄放出來。」

    楚辰說完,便叫來了侍衛,讓他去把楚飛從牢裡放出來。

    「楚辰哥哥。」在那侍衛走了之後,秦嫣然突然喊他道。

    「嫣然,怎麼了?」楚辰問道,這丫頭今天看上去有些不對勁啊,該不是怪他幾個月不見人影了吧?

    「我爹來了,想見見你。」秦煙然低着頭說道。

    「好吧。」楚辰想了一下,點頭道。

    秦嫣然對丫鬟小雨說了一句,小雨便出門去了,不多時,秦厚生來到了大廳中,向楚辰磕頭行禮,楚辰乜了他一眼,淡淡開口道:「起來吧,不知道秦員外來找本帝何事?」

    「辰兒,你怎麼說話的呢?」見楚辰態度冷淡,羽霓裳不由得瞪眼道:「雖然你秦伯伯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但是事情已經過去,嫣然也沒有什麼事情,以前的事情你就別放在心上了。」

    「說得倒是輕巧,如果不是有我在,嫣然早就被他們逼死了,試問天下哪裡有這樣對待自己兒女的父母?」楚辰回道,對於這件事情,他絕不會讓步的,什麼過去了?在他心裡永遠不會過去,如果不是他重生回來,嫣然自刎,豈能活命?這樣逼死自己女兒的父母不認也罷!

    「草民知罪,當初是草民有眼無珠,被利益沖昏了頭腦,才做出那些事情來,還請天帝寬恕。」秦厚生磕頭道:「一切都是草民的錯,還請天帝看在嫣然的份上,饒了輕煙吧,她現在重病,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羅輕煙自從上次攻破武都城之後,就被楚辰命人鎖進了天牢中,她那般嬌貴的身子,怎麼可能受得了天牢那樣的地方,進去沒有多久就病了,因為沒有誰給她請大夫看病,現在的病情越加嚴重了,秦厚生在武都城找了很久才找到羅輕煙的下落,見到羅輕煙的那個樣子之後,他只得厚着臉皮來楚家求情,只是沒有想到,他連楚家的門都進不去,最後還是秦嫣然從外面歸來,父女相認才被侍衛允許進門。

    秦厚生雖然不恥羅輕煙逼迫女兒的做法,但是終究是夫妻一場,他無法做到眼睜睜的看着羅輕煙死在天牢中,只得上楚家來求情,可是沒有想到,竟然看到了以為死去的女兒。

    「嫣然,羅輕煙當初那麼對你,你還要跟她有任何牽扯麼?你的命已經還給她了,你和秦家已然沒有半點關係了的。」楚辰看向秦嫣然道。

    「楚辰哥哥,雖然我娘那樣對我,但我畢竟是她所生,還請楚辰哥哥放了我娘吧。」秦煙然雙目之中淚光是閃閃道。

    「秦厚生,今天我看在嫣然的面子上饒了羅輕煙這一次,從今以後,嫣然和你秦家再沒有半點關係,你可知道?」楚辰目光落在秦厚生身,冷冷的說道。

    「多謝天帝,多謝天帝,草民知道,是草民沒有好好的珍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魔法師維恩 我的傲嬌未婚妻 日暮鄉關歸何處 我不能吃硬食 他與愛同歌 
大家在看

嚮往的宅村系統

有魚的天空

妖魔哪裡走

全金屬彈殼

萬界之鎮壓諸天

白衫負劍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

封神之福運大王

愛美的臭魚

西遊之開局拒絕大鬧天宮

我氣化三清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46s 1.998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