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第一道陽光透過窗戶射進屋內的時候,楚辰緩緩的睜開雙目,隨之而來的是肚子「咕嚕」的抗議聲。

    楚辰在心裡安慰了一下肚子,起身去到浴室,把身上多的那層黑色雜質洗淨,換上乾淨的衣衫後出門了。

    來到小酒館,吃了一碗牛肉麵,便往洛城學院走去。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所有的學生今天都開始上課。

    「常峰、程金彪、白若雲。」走在去往洛城學院的路上,楚辰雙目之中閃過一絲殺機,這三人,是他前世在洛城學院最大的敵人,對他不知道有多少次的羞辱,甚至害他差點被發配充軍,如果不是他爹及時從邊境趕來,找了不少關係,他可能那一世,再也見不到娘親和嫣然了。

    「你們想不到吧,當年被你們踩在腳下,想怎麼羞辱就怎麼羞辱的人回來了吧?」楚辰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回想着前世在洛城學院所受的屈辱,雙目之中的殺機越來越濃。

    穿過幾條街道,楚辰站在了洛城學院的大門前,雙目之中的殺機一閃而沒。

    給門口的看守看了身份牌之後,楚辰走進了大門,沿着熟悉的路,他順利的到了課室內,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此時,課堂上已經坐滿了人,同時,他也看到了坐在前排的常峰,此時,正有幾個人圍着他跟他說笑。這幾個人是認識的,常峰是他們的老大。

    「兄弟,我叫李傲,你叫什麼名字?」在楚辰看着前排的常峰等人的時候,肩膀被人輕輕的拍了一下,而後就聽到旁邊傳來的聲音。

    楚辰側頭一看,不由得笑了笑,李傲,曾經洛城學院中的難兄難弟,雖然前世受了常峰等人很多的羞辱,但是其中大部分是和眼前的此人一同受的,這是他在洛城學院最好的朋友,不過可惜,後來秦軍鐵騎破城,他死在了秦軍的鐵騎之下。

    「楚辰。」楚辰微微一笑道,同時,在心裡道:「兄弟,前世你為我受了那麼多委屈和屈辱,這一世,我會好好報答你,我記得你想當大官,今世我讓你當皇帝!」

    「楚兄弟,你是不是也是被你爹逼着來的?」李傲突然問道。

    楚辰一愣,苦笑問道:「你難道也是被你爹逼着來的?」

    李傲的父親也是鎮守邊界的一個偏將,職位跟他父親差不多,手下也有數千人。說來也奇怪,這李傲跟他真的有些相似,二人都不適合練武,不過,楚辰是真的不適合,而這小子,是偷懶,一練武就喊肚子痛,如果當年他能一心習武,想必也不會落得慘死秦軍鐵騎之下的下場。

    二人聊了一會之後,老夫子來了,這是一個五十多歲的清瘦男子,留着山羊鬍子,聽說是二十年前楚國殿試的第六名,才高八斗,學富五車,是洛城學院最有學問的老師,向來以教學嚴謹著稱,數年中,在他的教導下,洛城學院已經出了數十名有名的學生,如今都是楚國朝中頗為有名的人物;楚辰記得前世,就是因為遲到了他的課,被他罰站了兩個時辰,腿都站腫了。

    課桌上早已經放好了課本,老夫子周永道在給學生做了簡單的介紹和講了學院的規矩之後,便開始上課。

    「這周老師的課講得還真是不錯,為什麼當年我就沒有發現呢?」周老師講課很有條理,由淺入深,對文章是抽絲剝繭,可以說講解得面面俱到,只為讓學生聽懂。

    楚辰認真的聽了一會,側頭瞥了一眼李傲,發現這廝一臉的懵逼,一副完全聽不懂的樣子,見此,楚辰只是無奈的笑了笑,也不去打擾他懵逼;從前,他和他可是班上的萬年倒數老一老二,周夫子都不知道被他們氣得吐過多少次血。

    「周老夫子的課,在不想讀書的人聽來,枯燥乏味,在想讀書的人聽來,卻猶如甘霖雨露。」楚辰在心裡道,一節課下來,時間不知不覺過去。

    「終於下課了。」下課的鐘聲一響,李傲猶如大赦。

    「楚兄,聽說洛郡城中繁華無比,根本不是我們邊界小城可比,放學後,我們出去轉轉如何?」當周夫子走了之後,李傲對楚辰說道。

    當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顧少的腹黑妻 君策長安之醫手遮天 斗羅大陸之情深似海恩重如山 盛世紅妝:嫡女毒妃傾天下 科學與不科學的火影忍者 
大家在看

萬界之鎮壓諸天

白衫負劍

洪荒之永恆天帝

彌羅龍少

西遊之大道寶瓶

宛川山人

開局簽到就是首富之子

魚刺太多

女朋友太強怎麼辦

40警告

妖魔哪裡走

全金屬彈殼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46s 1.993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