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楚辰他們走了之後,楚飛等人連忙去看魯之敬,只見躺在地上的魯之敬臉腫得跟個豬頭一樣,連眼睛都只留了一條線在外面。樂筆趣 m.lebiqu.com

    「楚辰真是太可恨了,竟然縱奴行兇,我們一定不能放過他!」胡玄奕大吼道,其他人也紛紛怒吼,絕不能放過楚辰。

    「大…表哥,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魯之敬被眾人拉起,說起話來斷斷續續的,而且,聲音聽起來好像哪裡不對勁。

    「你放心,我們這就去祠堂,讓族長替我們做主,這次,看他楚辰怎麼逃過我楚族的族規!」楚飛目光陰沉,而後又對眾人低語一陣。

    楚家在武陵城中雖然不是一流家族,但是要說整個楚族,那在武陵城,絕對是算是大族了。

    大族,自然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族規。

    楚族的族規,凡是族內之人相互打鬥者,都會受到嚴厲的懲罰,輕則鞭刑、仗刑,重則趕出楚族,不再受楚族的庇護。

    楚辰進了城,徑直來到了楚族的祠堂前,在門前的大鼓前,拿起鼓槌就錘起大鼓來,鼓一響,祠堂內就有人出來。

    「誰家的孩子,在這裡亂敲鼓!」出來的是個六十多歲的老者,粗衣粗褲,身子頗瘦,但是喝起來卻是中氣十足。

    「吳大爹,這是我弟弟楚辰,三少爺。」蘇瑤從車上下來,開口解釋道。

    吳大爹一聽是三少爺,頓時連忙向楚辰行禮,道:「不知道是三少爺,請三少恕罪!」

    「無妨,派人去通知族長和各家家主。燃字閣http://m.wenzigu.com」楚辰又敲了兩下,放下鼓槌,走進了祠堂中。

    祠堂很大,裡面供奉着楚家先祖的牌位,一般楚族有什麼重大的決定,都是各家在祠堂一起解決,當然,也包括懲罰犯了大錯的族人。

    很快,吳大爹把負責看守祠堂的幾個下人都派了出去,分別去請族長與各脈的家主。

    「三少爺,今天發生什麼事情了,要您親自擊鼓召集全族人來此?」吳大爺派人去了之後,過來試着詢問楚辰,這召集全族可是大事,這七八年來,除了年會什麼和先祖們的祭日,幾乎就沒有人擊鼓了,今天三少爺突然擊鼓,一定是發生了大事。

    「一些小事而已,吳大爹過下你就知道了。」楚辰微笑着道。

    楚辰話一說完,門口的鼓又被人敲響了,吳大爹連忙跑了出去,看到的竟然是楚飛一群人,而且,見到魯之敬的那個豬頭臉後,他似乎明白了些什麼,所以沒有再進入祠堂,而是候在了外面。

    沒有多久,楚族族長和各脈家主陸陸續續的到了祠堂,楚辰他們家離祠堂比較遠,所以楚不凡與楚雄算是最後到的。

    楚不凡與楚雄見楚辰的大伯、二伯正怒氣沖沖的盯着楚辰,又見到魯之敬臉腫成那個樣子,頓時臉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同時,腦袋也有些轉不過彎來,尤其是楚不凡,這不是他這一脈的孩子鬧事嘛,怎麼把全族人都給召集起來了,這鬧哪樣?

    「好了,人到齊了,楚辰,楚飛,說說你們把家族長輩召過來所謂何事吧?」族長楚易先見眾人全部到齊,終於開口,看向楚辰和楚飛道。其他人紛紛把目光落在楚飛和楚辰身上。

    「族長,爺爺、父親、諸位叔伯,今天我們約好去玉林場打,沒有想到楚辰和蘇瑤他們來了,楚辰來了之後,說要跟我們比試看誰的物多,賭注是每人十萬兩銀子,而且沒有到一隻物的要加倍處罰,之敬表弟因為沒有到物,不滿要罰二十萬兩銀子,故此和楚辰發生了口角,沒有想到,楚辰竟然縱奴行兇,把之敬表弟打成這樣,還請族長和諸位叔伯替我們做主啊!」楚飛搶先開口,顛倒黑白,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楚辰一個人身上。

    「不是…」聽到楚飛如此顛倒黑白,冤枉楚辰,蘇瑤當即就要發作,但是被楚辰攔了下來,示意他稍安勿躁。

    「好你個楚辰,從小看你就不是個好人,沒有想到你用心如此險惡,竟然跟自己的兄弟賭這麼多銀子,還縱奴行兇,按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真假世子妃 惡漢進化 原來是一物降一物 下雪了,王爺 一世獨寵:清清子衿,念念芳澤 
大家在看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

斗米仙緣

能優斯特

最強穿梭萬界系統

純金子彈頭

武當山簽到六十年

鬼吹磚家

仙門種田手冊

放歌中子星

仙道空間

劉周平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44s 1.989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