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柯家村人帶上收拾好的東西,乘坐着柯永昌放出的飛劍,一起離開了柯家村。

    楚辰沒有御空飛行,就坐在飛劍上,同村民們一起,聽着村民們的談話。

    村中的小孩子們最為歡快,他們有的才剛剛凝氣成功,從來沒有飛上天空過,因此極為興奮的向身邊的大人詢問着各種問題。

    楚辰坐在劍尾,看着遠處的群山,不知道什麼時候,柯研走了過來,坐在了他的身旁。

    「楚辰哥哥,你是不是老怪物奪舍的?」柯研看着楚辰,眨了眨眼問道,她就是這個性子,昨天晚上偶爾聽到老祖跟村長交談聽到了他們的猜測,今天實在忍不住了,就走過來問楚辰,對此,楚辰只是莞爾一笑,道:「是啊,你怎麼知道?」

    「騙子。」柯研聽到楚辰一口承認,頓時就給了他一個白眼。

    「丫頭,我是老怪物奪舍又有什麼關係,只要我對你們好不就可以了麼?」楚辰道。

    「只是我們實在搞不懂,哥哥你為什麼對我們這麼好,太奇怪了。」柯研道。

    「這就是緣分啊。」楚辰笑了笑道,他自然是不會告訴柯研前世發生的事情。

    「楚辰哥哥你就好像一個迷,誰也看不懂你。」柯研盯着楚辰道。

    「嗯,我也覺得我是個迷。」楚辰點頭道。

    「丫頭,等到了新家,我傳你一套功法,學不學?」楚辰又問道,前世如果柯研學的功法不是柯家祖傳的功法,而是換了另一種比較高階一些的功法,或許,她就不會死。

    「真的嗎?」柯研眨了眨大眼睛,有些驚喜,有些意外。

    「當然,保證比你現在學的功法要強上百倍。」楚辰點頭道。

    在來到柯家村的時候,楚辰心裡就一直在想給柯家村的人換功法的事情,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功法,經過幾天思考,終於是讓他找到了三套功法,其中一套最為適合柯研修煉,另外兩種功法也適合柯家眾人修煉,每一種功法,可都比柯家祖傳的功法不知道強上了多少倍。

    「楚辰哥哥,那我們村子其他人也可以學我這套功法嗎?」柯研試着的問道。

    「不行,我會另外給他們兩套功法,這兩套功法自然也是很強大的,都可以修煉到了渡劫後期。」楚辰搖頭道。

    「楚辰哥哥,你到底是誰啊,為什麼對我們柯家這麼好,送靈地,又送功法的,我實在弄不明白,你讓我們柯家怎麼感謝你才好?」柯研道。

    「我不圖你們的柯家的感謝,也不圖你們的什麼報答,我就覺得我們有緣而已。」楚辰道。

    這樣的話,柯研自然是不會相信的,但是她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楚辰這麼做到底是為什麼。

    大概飛了兩千里左右,突然,楚辰他們前方出現了一群修士,這群修士,一共八人,一個個的御空飛行,一看都是築基期的修士,他們徑直把飛劍攔下,手中拿着一張畫像,畫像上的人,赫然就是楚辰的樣子。

    「果然是他!」八大築基期修士中,那個拿着畫像的人神識一掃,便認出了楚辰,頓時臉色綻放出興奮想笑容,好像是看到了絕世寶物一樣。

    「小子,趕快把紫雲令交出來,否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那領頭的築基期修士朝楚辰喝道,同時,大手一揮,身後的其他築基期修士紛紛散開,把飛劍包圍。

    「楚辰哥哥。」突然見到這麼多人出現,就一下子把她們為住,柯研頓時嚇了一跳。

    「別怕,有我在呢。」楚辰笑了笑,給了柯研一個安慰的眼神。

    「諸位道友,怕是有什麼誤會吧,我們不知道什麼紫雲令啊?」柯永昌向眼前的人抱拳,賠笑着道。

    「天泉宗發出的懸賞令,畫像也有,難道本座會冤枉他不成?」那人冷笑道。

    原來,前幾日楚辰殺了天泉宗的築基期弟子,那些逃回去的凝氣期弟子就向掌門稟報事情的詳細經過,最後,天泉宗掌門為了給弟子報仇,想着紫雲令不是他們天泉宗能占有的,於是,就想出了這一條計策,

依舊的迷茫其他小說:我的體內住着個女神  弒天封神  
類似:真假世子妃 寵你入懷:被降為妻 惡漢進化 一世獨寵:清清子衿,念念芳澤 
大家在看

植修

檸檬cell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小學嗣業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木下雉水

封神第一帝

了了而立

武當山簽到六十年

鬼吹磚家

斗米仙緣

能優斯特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334s 1.991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