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考完,那人才回到站台上,對着東方長戈和俞鴻雲說道「回掌律、東方副院長,那人名叫李浮塵」

    東方長戈思考了一下才說道「李浮塵,名字也一般般吧」

    而後又對着俞鴻雲說道「我不管李浮塵成績怎樣,這次文試他必須要是第一」

    俞鴻雲還是冷着那張臉,不冷不熱的說道「考核的事不歸你管」

    剛下下去查看的那人也接着說道「東方院長,這不妥吧那人除了名字一個字都沒寫啊」

    看着被拒絕,東方長戈也沒有生氣,而是直接拿出了一塊令牌對着俞鴻雲說道「這有什麼關係嗎我已徵得大院長、分院長的同意,這下可以了吧」

    俞鴻雲「好不過這麼大代價值得嗎」

    「沒什麼值不值得的,就看願不願,你怎麼不祝我運勢長虹啊」

    東方長戈見俞鴻雲沒說話就笑呵呵的走了,只留下冷着臉的俞鴻雲和臉色十分難看的兩個人人。一筆閣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另一人看着東方長戈走後,才細聲的對着俞鴻雲說道「掌律,這不合適吧,看那人寫的名字,估計也就會寫名字而已」

    俞鴻雲「按大院長意思行事,無需多言,你們負責好這件事」

    說完俞鴻雲就不再搭理兩人,直接轉身回去了。

    浮塵和陳老頭走到山下的廣場時,廣場上已經沒有人了,自然兩人的馬也就不在了,只好兩人走着回去。

    陳老頭「以後什麼打算啊」

    浮塵「在東海城休息一年,明年繼續」

    陳老頭看着浮塵的樣子有些不忍,於是岔開話題說道「想不想知道帝落二十載,帝落二十載,兩甲子內迎新主什麼意思嗎」

    浮塵思考了一會,想起了老乞丐囑咐自己的話,再聯想到周圍人之前的眼光,便有些了小心思,心裡一合計便回答道「無非就是現在是個大時代,天下修士與這個世界互補,帝君隕落後當然可以最大程度的反哺這個世界,現在已是巔峰,所以每個人都有希望成為帝君」

    陳老頭聽到浮塵的話就呆住了,無法想象這是一個一直呆在自己鏢局裡的人說的話。

    浮塵稍作思考,接着說道「出來時我師父說的,所以才讓我出來闖蕩一翻」

    嗯,這個補充的十分完美,浮塵心裡想着,一掃之前的落寞。

    陳老頭沉思了良久,到了鏢局門口才有些失落的說道「你師父是個高人啊」

    兩人進了鏢局,陳老頭聽着浮塵的話也沒有再跟着浮塵走的意思,於是各自回了各自住的地方,路過的人看到浮塵臉色都不佳,更有人站在遠處指指點點。

    回到客房後,關上房門,浮塵疲軟的身子直接坐到了門後面的地上,眼睛通紅,但是卻沒有眼淚流出來,浮塵強撐着眼皮,不讓它閉上,怕自己流淚,就像長安被打傷那晚一樣。

    坐到下午,還好沒人送午飯過來,該面對的遲早要面對,強撐着身子站了起來,把房間收拾好,又從胸前的衣服里拿出小綠的錢袋,找出三張當初陳老頭送過來的銀票,放到了桌子上,然後背起自己的包袱,至於裝乾糧的袋子,在路上早就扔了。

    打開門正準備出去時,又回到放錢的桌子前,再從小綠的錢袋裡多拿出一張一百兩黃金的銀票放到了桌子上,四張銀票疊放整齊,並且用茶碗蓋住,這才除了門,也沒管旁人怎麼說徑直出了院子。

    陳老頭和總鏢頭站在大廳里,陳老頭臉色有些沉重。

    陳老頭用低沉的聲音說道「這件事你做錯了」

    總鏢頭面無表情的回道「咱們做生意的對任何人都客客氣氣的,所以你帶他過來,我才以禮相待,至於如今一個註定考不上東州學院的人,得罪了就得罪了吧,畢竟你我都出自東州學院呢,就算他考上了,也不一定比你我好」

    陳老頭「唉你又不是沒看過他練拳、練刀,這其中哪一門大道皇皇,這其中能簡單的了」

類似:仙紀遙 三界生死錄 庶女逃妃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珠玉同歸 
大家在看

丹皇武帝

實驗小白鼠

斗羅之動漫簽到

時不時會想起

打卡從魔宗開始

沉睡的抹香鯨

神話之龍族崛起

雁門

奧特世界傳

夢碎心已涼

諸天技能交換聊天群

杜鋒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51s 1.992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