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坐下後,總鏢頭沉默了一會說道「今天是咱們東海府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日子,這便是東州學府招收學員,大家都是鏢局鏢頭、鏢師的兒女,這對於在座的年輕人都是一個機會,所以今天大家都願意陪着你們一起去,希望大家考上後就能成為咱們鏢局的頂樑柱,當然,有更好發展的咱也不強求只要能考上,不光有獎勵,學院的一切費用咱們鏢局也都包了」

    停頓了一會後,總鏢頭接着說道「青州傳訊天下說帝落二十載,兩甲子內迎新主,那就說明現在天地靈氣已經達到頂峰,有人能能成就帝君之位,就算我們跟帝君無緣,但現就就是一個修行的黃金期間,這其中的好處就不用我多說了吧各位都努力吧,而成為東州學院就是你們的第一步」

    「出發」

    說完總鏢頭第一個起身大家一次跟着走出了鏢局,然後騎上門口早就準備好的馬匹,浩浩蕩蕩向東州學院出發了。筆硯閣  www.biyange.com

    浮塵跟在中間,一切都照着大家的做,只感覺這也太震撼了吧

    此時的東海城比進城的那天熱鬧了不少,街道上的人不光穿的很喜慶,更是有說有笑,很多人也都跟浮塵他們朝着一個方向出發,就像遊行一樣。

    陳老頭勒了一下馬繩,和浮塵並排走在一起,看着浮塵說道「陳小子,知道咱們要去哪」

    浮塵「知道啊,東州學院唄」

    陳老頭皺了一下眉,似乎覺得自己說錯了,於是接着說道「那你知道去東州學院哪嗎」

    浮塵「學院裡面唄」

    陳老頭直接白了浮塵一眼「不懂就別裝了好吧東州學院就是兩座山,這兩座山上就是東州學院,李小子,想知道更多的嗎」

    浮塵「不想知道」

    陳老頭看着浮塵一直一個表情,自己絲毫影響不到他,於是笑着問道「你好像很緊張啊不是很有把握把學費都給備好了」

    浮塵「嗯」

    陳老頭揮了揮手輕鬆的說道「不用緊張,就你的身手,完全沒問題,而且今天只是文試而已,很簡單的,以前都是在紙上答幾道題就行,咱們修仙問道主要還是看的手上的刀厲不厲害」

    浮塵難得的轉頭看了陳老頭一眼,淡淡的說道「我要是字都不認識,那還能過嗎」

    陳老頭明顯愣了一下,差點就摔下馬了,張着嘴半天沒說話。

    騎了三刻鐘,一行人才在山腳下停了下來,看和兩個巨大的塔樓立在道路的兩邊,塔樓中間接在一起,上面寫着四個字,塔樓後面則是一層層的台階向山上蔓延上去。

    這應該就是東州學院了吧,和這座城一樣,學院也沒有圍牆。

    總鏢頭下馬,把韁繩交給了一個隨行的人馬,後面的人也照着來,一行人站在門口沒有停留就直接順着台階往上走去。

    走了到半路就已經有一部分人已經氣喘吁吁,等到了上面,才發現又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上此時擺滿了桌子,再往前就是用木材壘起的站台,中間牆上則是蒼勁有力的寫了兩個字「前院」迎面而來,廣場兩側也是一個個緊密的觀眾席。

    總鏢頭帶着眾人在左側的觀眾席上找了個地方坐好,漸漸的人越來越多了起來。

    過了半了時辰,站台上迎來了三個中年男人,站定了一會後,中間表情嚴肅的中年男人開口道。

    「帝歷九千九百七十三年,東州學院再次招生,按文試、武試總成績共錄取200名,時間為半個時辰。」

    停頓了一會後接着說道「前日,青州天衍山傳訊各地,言帝落二十載,兩甲子內迎新主,這其中深意不用我多說了吧,願諸位運勢長虹」

    聽完這句話,台下面就炸鍋了,雖然之前很多人就已經知道了,但是現在這麼一說還是很令人激動的,各自的人都在一起探討了起來。

    就連鏢局這邊的人也都紛紛看向總鏢頭。

    議論了一刻鐘,學院的人也都在一張張桌位上擺好了

類似:最強天丹師 五神天尊 重生嫡女之盛寵風華 當代戰神 陰陽網店 
大家在看

奧特世界傳

夢碎心已涼

斗羅之從抽獎開始

咒與語

斗羅之動漫簽到

時不時會想起

從將夜開始穿越諸天

殘林之木

仙草供應商

寂寞我獨走

從誅仙穿越諸天

合抱木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6s 1.987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