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浮塵順着官道越走越遠,慢慢的,連東寧城的城牆也看不到了,浮塵看着有些陰霾的天空,於是騎上那匹紅色的不算俊的馬,縱馬向前奔去。筆硯閣  www.biyange.com

    官道上並沒有什麼人,也許是因為天氣緣故,也許因為城門剛開,大家都不着急,此時官道上就呈現出了一個少年縱馬在官道狂奔的場景。

    一路狂奔了幾個時辰,終於到了該吃飯的時候才在一個山坡上的小店裡停了下來。

    「客官,您裡面請」

    在門口停下,就有一個小二上前牽住了浮塵的馬,對着浮塵客氣的說的。

    浮塵下馬,看着對方把自己馬牽到馬廄,餵了乾草,然後把馬上的麻袋卸下搬了過來,然後又客氣的說道「客官,您裡面請」

    浮塵背着包袱才往裡面走去,沒辦法,出門雖然帶乾糧了,但是沒帶水呀。

    小店裡現在沒有什麼人,浮塵就找了張靠窗的座位坐下,這樣也方便看着自己的馬,小二把包裹放在浮塵旁邊的凳子上,給浮塵倒了杯茶水,然後就在旁邊彎腰站定了。

    這麼多年的酒樓經驗,浮塵知道對方要說什麼,於是搶先說道「上一道家常菜就夠了」

    「好嘞,家常菜一道」小二對着廚房的方向重複了一遍浮塵的話,還不等浮塵反應過來就走了,還想問一下水袋怎麼弄呢,沒辦法,小地方跟「來福酒樓」不能比啊。

    只有自己去櫃檯問掌柜的了,想着就放下肩膀上的包袱,向着櫃檯走去,不過腰間的刀沒解下,沒那個必要。

    「掌柜的,我想在您這買連兩個水壺,順便裝上些茶水。」浮塵走到櫃檯對着掌柜的說道,兩個差不多了,自己在途中喝完補上茶水,沒茶水山泉水什麼的也是可以的。

    「好的客人,等會給你送過去」掌柜的也客氣的說道。

    也不用擔心價格,應是跟城裡差不多的,畢竟離東寧城也不遠,民風還是很淳樸的,再說了自己腰間的刀也不是白配的,相比去東寧城的自己還是多了幾分信心的。

    過了一會,小兒就端着盤萵筍炒臘肉和一碗飯上來了。

    浮塵嘗着自己眼前這碗菜,心中有些感慨,不過也難怪,自己這兩年不是自己做就是在來福酒樓吃,就沒怎麼下過館子,自己廚藝傳自徐老頭,還是很有一手的。

    不過還是很認真的把這盤菜吃了個精光,然後還向小兒要了一碗飯,自從跟着老乞丐練拳以來,飯量也是增加了呢,吃完這一頓,估計有段時間得吃乾糧了。

    又過了一會,小兒拿上來兩個裝滿茶水的葫蘆放在了浮塵的桌子上,此時浮塵也已經吃完,於是就叫住了小兒。

    「小二結賬多少錢」

    小兒回頭看着桌上的東西,伸出了五個手指頭「一兩銀子。」

    浮塵向胸前衣服里掏去,裡面東西還挺多的,有方圓小和尚裝金子的袋子、有小綠的錢袋、還有自己的錢袋,摸了半天摸到自己的,拿出後從裡面那倒一粒碎銀子過去,然後在小二的歡送下,出了小店。

    消費的感覺就是好啊,而且自己身上有徐張、張長凌二人送過來的一百兩黃金、江小軼給的二百兩黃金、還有方圓小和尚的一袋金子,這就是一筆不少的錢財了,至少在東寧城可以生活一輩子了吧。

    想起這事,又想到老乞丐說東州學院是需要交學費的,而自己又忘了問是多少,也不知道如今的夠不夠,再想起身上的錢,還有徐張、張長凌送到宅子不知道老乞丐怎麼處理了。

    唉,一出遠門就想起忘了東西。

    小二把麻袋重新裝到馬上,牽到了浮塵面前,浮塵又扔下一粒銀子,就騎馬向另一個方向趕去了。

    第一天趕路,雖然有些不舍東寧城的大夥,但是時間還是很趕的,就只能抓緊時間趕路了,一上馬就朝着官道狂奔,背後掀起了一陣風沙。

    等晚上天黑了,才發現這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也不好趁着夜

類似:玄虛記 我的腦子裡裝了個天庭 仙紀遙 明星老公:總裁嬌妻太難追 荒天霸主 
大家在看

放開那隻妖寵

楓霜

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

陳多疑

洪荒之悄悄打卡一萬年

劍指全渠道

無上殺神

邪心未泯

我是廢土巨人

瘋狂的橘貓

開局簽到從段譽開始

加貝辣條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3s 1.998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