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試探性的問一下吧說不定她發現自己就是張北辰了呢

    看着南枝那詭異的笑容,就知道自己想多了,估計大家猜到了也不會跟她說,不然豈不是不得安寧了。筆硯閣  m.biyange.com

    勾着李浮塵肩膀道「老哥,北辰子不是在牧九州那嗎幫我弄過來,揍他一頓」

    李浮塵皺眉道「上次不是給了你一根荒古樹枝嗎不是說好算了的嗎」

    「啪」

    南枝一巴掌拍在李浮塵肩膀上,隨後大罵道「屁勒,你送出去那麼多,現在人手一根,根本不值錢了好吧想我縱橫九州,誰打過我竟然被他打了,這仇還是要報的」

    看着李浮塵有些困惑,離淵趕緊說道「咱們雖然混了上去,但是沒有話語權,很多事情還得沖在前面,沒了那個位子,那就自由多了但是也沒機會站在世界頂端了」

    澹臺天賜也開口道「是這個道理,咱們損失也比較大,不少兄弟也都受傷了,但是現在也不好退出了」

    李浮塵拉開南枝的手,看了眼眾人,道「不用管他們,你們去大黎的地盤,跟虬褫軍合作吧往後以小天妖州為戰場,咱們就是幾個人一個隊,捉對廝殺那些人,基本就不需要上戰場了,有事就跟虬褫軍一起行動」

    離淵點了點頭,「可以,以後沒那麼多會議,咱們也會輕鬆很多妖族也不會着急攻破玄武山脈的」

    「你們身後的飛升境是誰」

    眾人看向澹臺天賜,也對,大楚遺民,身後有一個飛升境,也很好解釋。

    第二天,人族悄悄的撤離了橫斷關

    才過了幾天啊天下第一關就破了,這破的是人心啊

    不過也好,以後就自己打自己的,也不必再合作什麼了,看着他們揪心。

    李浮塵坐在大黎的寶船上,靠在閣樓欄杆山,看着下面的風景,心情很是感慨,改變戰場走勢,想做的事現在也沒時間。

    比如,想給蕭煙把仇報了,把陳老爺子的仇報了,但是自己現在走不了,想過叫程棟去把事情辦了,但還是自己動手吧,更何況陳老爺子的仇,也沒那麼好報,周煜一直躲在亂神山。

    蕭煙的事,黎清微都調查清楚了,但是現在回不去啊

    小天妖州不大,更多的地方是森林,人煙稀少,之前生活在這的,大部分就是妖族,不過卻被事先清理了一遍,很多妖族早就投靠了牧九州。

    所以這片戰場,非常的好呢,以整個州為戰場,遇到就殺,盡最大的可能殺敵,消滅有生力量,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萬物有失有得,殺得越多,帝源孕育得越快

    足足飛了一天,來到玄武山脈的玄武湖上,看着這崎嶇的山形,確實是個好地方,玄武湖非常大,各大勢力也在其中修建了房屋,之前就有人在這開始布防。

    妖族站在了橫斷關上,立馬就開始了搭建房屋,一路打過去,並不是最終的目的,而是要爭奪帝君,然後才能一舉滅絕人族

    這一天,離淵二十六人,除了李浮塵和衛棲遲,其餘人都已經在這裡,之所以衛棲遲不在,是因為境界太低了啊

    二十七人,就只有他不是無瑕境了,其餘人都已經是無瑕境了,就連南枝也是,一直沒出過手的呦呦也是,畢竟那麼多資源,離開秘境也已經八年了,衛棲遲則是因為一開始就境界太低了

    倒是沒有虧待這個數萬人中活下來的二十七人之一的身份,若是沒有明帝秘境,這些人或許要晚上數十年,甚至一輩子都不可能。

    確實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實力了

    但到了無瑕境中期的,就只剩下離淵、鹿鳴、趙長安、方圓、李浮塵、澹臺天賜、簡兮、赤那跟銀空了。

    如果想突破到洞天境,那就需要大機緣了。

    地面上,是幾個妖族的屍體,都是無瑕境,其餘境界,不能動手啊這個規則還是不能破壞的,不然自己這邊一個洞天境都沒有,可就難混了。

    李浮

類似:浮滄錄 魅之瞳 無限之統領世界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仙紀遙 
大家在看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李墨白

家主的簽到系統

飛魚轉身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神話之龍族崛起

雁門

斗羅之契約之書

濹染蜂成

開局一元秒殺滿級拔刀術

林中小木屋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47s 1.998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