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塵上前遞過路引,士兵有些不耐煩的翻看着,然後皺着眉看了浮塵一眼「東寧城的怎麼到這來了來做什麼」

    浮塵「去東州學院求學」

    士兵直接把路引扔給浮塵,斥責道「東州學院不去亂神山去什麼東州學院回去」

    浮塵聽到這話倒是有些驚訝,想不到這士兵不且懂得挺多,還挺維護自己國家自己宗門的啊,但是自己非過去不可啊,雖然面對城門口這十二人闖過去不是什麼問題,可是還得乘船啊

    感嘆於這些人如此愛國,也不能於他們為難才是。墨子閣 www.mozige.com

    不過浮塵也想不到什麼辦法了,只好回到了客棧,再尋他法。

    「哎呦,客官您怎麼又回來了啊」

    浮塵回到客棧,小二連忙過來牽過馬繩,連忙對着浮塵說道。

    李浮無奈的說道「不讓出,沒辦法啊」

    小二笑着詢問道「客官您是外地人吧」

    浮塵「東寧城人」

    小二偷笑着說道「那就難怪了,客官您再住一晚,明天我告訴您如何走,您看怎樣」

    浮塵直接扔了兩粒碎銀子過去,起身就往客棧內走去「好」

    出門在外,有些事確實沒辦法,既然小二能解決,就交給他吧,讓他掙點錢也無妨,耽誤一天也不算什麼大事,剛好再去山上看看白天的江景。

    還是開了昨天那間房後,放下行李就出門朝着昨晚的山頭走去。

    這白天跟黑夜,果然風景有些不一樣,坐在崖邊的石頭上,再一看對面的,密林覆蓋住了整個視線,只留下一個小小的渡口和一條不大不小的道路延伸進了樹林,遠處高山藏於雲霧,天空中偶爾幾隻飛鳥盤旋,美不勝收。

    也不知到了東海城會是怎樣,跟東寧城相比如何,自己能不能順利進入東州學院,也不知東寧城的大夥怎樣了,徐張五人去了亂神山學的怎樣,趙長安有沒有找到落腳點,甚至想到張初仁是不是已經到了豐京

    在山上呆了一天才回到客棧,在門口就看到了之前那個鏢隊的貨物,正好奇之下,身後便傳來了一句有些蒼老的聲音「小兄弟怎麼還在這裡啊」

    浮塵回頭看到原來是贈送自己地圖的老者,身旁還跟着一個少女,於是笑着說道「被攔下了,不讓出城」

    老者「小兄弟是否需要幫忙」

    少女搖了一下老者的胳膊低聲說道「陳爺爺」

    浮塵見狀,於是婉拒道「不礙事,小二說明天有辦法讓我出城」

    老者笑着說道「那就好」

    浮塵拱手道「那我就先進去休息了」

    老者「小兄弟先忙」

    看着浮塵走遠,少女埋怨道「陳爺爺,你看我們這兩天就看到了他三次,每次他都是在我們前面,後來又能遇到我們,不可疑才怪了呢」

    老者笑着說道「你呀你平時怎麼沒那麼謹慎,你要是擔心,去問問小二不就行了嗎」

    少女皺着眉說道「要是小二被買通了怎麼辦」

    「要來的也躲不掉啊難道你還能不讓人家走路」

    老者說完就繼續向客棧里走去,留下了少女一個人在原地。

    只能使用更直接的辦法。

    第二天一大早浮塵就已經收拾好包袱,來到客棧一樓大廳吃早飯,也在等待着小二上前告訴自己出城的辦法。

    而浮塵下來的時候買酒看到鏢隊已經裝好馬車,準備出發了,而小二卻遲遲沒有看到。

    過了兩刻鐘,浮塵吃完早飯,小二才掐着時間從後廚出來了,徑直來到浮塵桌子面前站定「客官,可吃好了」

    浮塵「吃好了,快說吧」

    小二笑着搓了搓手道「客官您有所不知,這裡雖然是邊關,但是一直都是太太平平的,所以這裡的士兵平時駐紮在此地基本無事,日子久了,紀律就鬆散了,時常趁着外地人想過關渡江撈些油水,客官

類似:重生嫡女之盛寵風華 女神的貼身男秘 傲世靈主 五神天尊 謝公子撿到寶了 
大家在看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唐家三少

從一條河開始的無限進化

女孩穿短裙

斗羅之萬千模板

歐皇的朋友

穿越西遊之這個妖精有點鹽

雨伶伶

抗戰之鐵血救國

寶王

從將夜開始穿越諸天

殘林之木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1s 1.992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