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初仁看着上來的一道道精緻的菜直流口水,而浮塵則是直接開吃了起來,看到浮塵這樣,原本吃飯有模有樣的張初仁也不客氣了起來,一時間風捲殘雲般吃了個乾乾淨淨。文師閣 www.wenshige.com

    「浮塵,咱們時間還是挺多的,要不在這南陵城玩幾天如何」

    張初仁摸着圓鼓鼓的肚子說道。

    浮塵「不了,我路還遠,在這休息一天,後天一早我就出發」

    張初仁雖然有些不舍,但還是沒有再說什麼,因為他知道浮塵其實這一路都是很趕的,而且未知的路誰也說不準會出現什麼。

    第二天一大早張初仁就把東來經送了過來,然後兩人吃完早飯後就去採購了一些乾糧。

    倒是晚上,張初仁請浮塵喝了頓酒,可能是看浮塵當時在「猛虎寨」喝的挺開心的,再加上書上一些耳濡目染就認定浮塵有着這愛好了吧。

    第二天早上張初仁也收拾好了行囊,跟浮塵同時踏上了往前方的路。

    「這個你拿着,出門在外難免會遇到什麼事,備着點總是好的」客棧門口,浮塵往張初仁手上塞了張銀票,正好是一百兩黃金,因為身上也沒有其他的了,要不就是碎銀子,但碎銀子送人也不好。

    張初仁看清手中巨額銀票時,又推回了浮塵手裡「這太多了,我不能要浮塵,我還沒還得及感謝你呢,怎麼能收你錢呢,使不得使不得」

    浮塵又把銀票強行塞了回去「拿着,你不用管我一定好好好考個功名才行啊」

    說着便牽馬向前,頭也不回的走了,慢慢的消失在了早晨的濃霧中,只留下緊握住銀票,淚流滿面的書生張初仁。

    離開客棧時,又是一個人繼續走接下來的路,浮塵看了一下地圖,如今用了差不多二十天時間,走了三分之一還要多一些的路,心中也沒那麼着急了,急得還是東州學院學費的問題,因為不知道,所以一直擔心自己身上的錢不夠。

    出了城門,浮塵便翻身上馬,朝着安陽府出發,過了安陽府便是東海府了,也就是東州學院所轄的唯一一個府了。

    安陽府境內,浮塵一路走過南錦城、瑟弦城、安陽城都平平淡淡,除了迷路,然後又繞回去,沒有什麼出現任何事情,就因為這迷路,這次旅程足足用了一個月,這個時候就懷念起張初仁了。

    倒是在出了安陽府便在城門口看到了一支鏢隊,不過相對他們來說,自己騎馬可快多了,拍了一下馬尾便甩了對方半里地。

    但是當浮塵來到一個方向有些相似的岔路口時又犯愁了謹慎的等了半天也不見有人來,於是便選了右邊一條,相對來說嗎,這一條更接近要去的地方。

    縱馬狂奔了三十多里後,發現這條路方向越來越偏了,於是放緩了腳步,又走了好久才看到一位在田間農忙的莊稼漢,於是牽馬上前趕緊問道「這位兄弟,請問這條路通往何處啊」

    莊稼漢停下手中鋤地的鋤頭,擦了一下汗朝着浮塵指着的方向看去「這是通往咱安陽的景泰城,客人要往何處去啊」

    浮塵「我要去東海府登州城,兄弟該怎麼走啊我是不是又走錯啊」

    莊稼漢「這位客人,走錯方向了,往回走三十多里,在三岔路口,走另外一條路,再走個百來里就到大周邊界了,穿過邊界就是登州地界了不過這一路太遠,有些兇險啊」

    浮塵「啊」

    聽完浮塵向莊稼漢抱拳表示感謝,就調轉馬頭往回走了。

    這一來一回就浪費了一天時間,回到三岔路口已經天黑了許久,前不着地後不着村的就只好在這個三岔路口的涼亭里暫時歇息下,想等有同一條路上的人,大家湊個伴,這樣就不會迷路了。

    可是天不如人願,一直等到早上也沒看見人,於是只好牽馬繼續向前。

    走了二十里不到,便又看到之前那個鏢隊正在一座客棧前整理馬車,此時才注意到旗幟上寫着「長遠鏢局」的字樣,不過浮塵也不認識。

類似:美漫之哥譚黑暗教父 地球人之神 大龍掛了 久情絕戀 魅之瞳 
大家在看

開局簽到一隻妖帝老婆

嘿馬家祿祿

琉璃斗羅

幻彩小可愛

從誅仙穿越諸天

合抱木

奧特世界傳

夢碎心已涼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

桐棠

武神主宰

暗魔師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5s 1.997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