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通面無表情,玩毒賊厲害,煉丹和救人都只是順帶的,最主要感覺他跟自己這群人都不親近,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疏遠。美國小說網 https://m.gogogous.com/

    杜東庭的劍法之精,無人可出其右。

    困蒙的風水堪輿以及旁門左道,就連離淵為何會被趕下山,南枝又是如何下得了山的,都是個迷啊

    想到這,一手搭在她肩膀上道「南枝,你能告訴我你這麼點本事,是如何下得了山的嗎聽說洛溪只有兩人下山啊不會你們整個洛溪都只有兩人吧」

    南枝一抖肩膀,甩開李浮塵,沒好氣的說道「你誰啊我跟你熟嗎」

    得了,還在生氣,看了眼歸藏,然後看向離淵道「離淵,說說你是怎麼被趕下山的唄」

    離淵看了眼眾人,大家都是一臉好奇的眼神。

    感慨道「也不是什麼秘密,記得當初你問我那句預言是不是真的,為了此事,祖師堂三位祖師暴斃,其中有一位就是我師父」

    「天衍山收徒注重一個緣字,在此基礎上,再在一旁考察五年,設置難題,觀察品行。然後五年遊歷,消除業障,脫離世俗,奠定福德基礎,再之後才是入門因材施教可惜我天資愚鈍,入門後就一直在山上修行,一去五十年,師父也沒再下過山,自然是沒了徒弟來源,直至帝歷九千九百七十三年秋,與諸位師伯推演大勢,過深而羽化」

    最後看向歸藏道「天衍山五位祖師,除了袁師伯,唯一神剩下的就是歸藏的師父落白真人了天衍山此五百年本由我這一脈執掌,大家觀念不一樣,自然就不能留在山上了」

    區區觀念不一樣,裡面涵蓋了多少故事,畢竟不光是沒有山主的資格,連家都不能回了。

    拍着離淵肩膀道「難怪當初混得那麼慘,跟他有仇嗎我幫你弄死他」

    離淵搖了搖頭,道「不怪他們,因為預言曾說我會早夭,又如何能執掌天衍山呢,他身上有天衍山寶物,弄不死的」

    挺慘的啊算命的果然不能算自己,信不信都是一個問題。

    江城在另一邊搭上離淵的肩膀,笑道「別這麼沒自信嘛,哪有弄不死的人啊李四不是說幫你打上天衍山嗎」

    感覺有些不善的眼睛看着自己,回過頭一眼,果然是歸藏。

    自那次圍攻自己,然後被牧九州反殺,本就是敵人了,有什麼可怕的,立即豎了個小拇指。

    斜眼一眼,元霞派的人來了,然後無視了自己,倒是簡兮直接上前,持槍指着元霞派的人,果然有人上了。

    結果被一槍刺死,倒是鹿鳴那邊將他們三人給;累着了,知道打不過,也只好退下了。

    元霞派、亂神山的人有些多啊

    倒是看着聽雨真人打了聲招呼,當初攻打學院,與她在東海城內遇見,愛了她一劍,好在餘震岩及時趕到了,替自己攔了下來,但是比餘震岩低一一個小境界,餘震岩打不過她,當時就已經是無常境初期了,壓制的真狠啊。

    聽雨真人攔下身邊的人,揮手道「李浮塵,好久不見啊沒想到你已經這麼強了」

    李浮塵拱手道「想必閣下就是聽雨真人吧印象深刻啊當初說要不惜一切代價弄死我,現在要不要試試啊」

    孫淼淼、趙長安幾人紛紛忘了過去,想看看這人是誰,也想記住她,然後弄死

    聽雨真人微微一笑道「沒必要了,當初沒能殺死你,現在更不可能了,如今大敵是大天妖州妖族,我不想與你發生衝突了」

    很灑脫,不像是說謊,李浮塵也沒跟她計較了,沒必要說廢話,該殺就殺

    倒是一個頗為英俊的男子開口質問道「李四,你勾結黑龍王殘殺人族,不給個解釋,別想走出去」

    李浮塵斜視了眼對方,冷聲道「哪來的傻子有你說話的份嗎」

    身後的人立即一臉驕傲的介紹道「李四,睜開你的狗眼,這是我們天鷹堡少堡主英俊良,英公子是你能得罪的嗎

類似:遠烽戰王 大寶艦 透視醫聖 萬古昊皇 小神手記 
大家在看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洪荒西遊之我是小白龍

永恆森林

武神主宰

暗魔師

簽到就有萬千天賦

巴骨龍

斗羅之動漫簽到

時不時會想起

斗羅之開局極限斗羅

十年飲朝露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8s 1.997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