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還是個暴脾氣劍心盟,對你印象本就不好

    拔刀下馬,低喝道「殺了」

    說着,第一個沖了上去。燃字閣http://m.wenzigu.com

    半刻中後,順利解決了戰鬥,沒有點本事,有啥好囂張的嘛。

    又是一波收穫,棒極了,抵得過自己幾百年的俸祿了,想想自己從來沒有領過朝官的俸祿,有點傷心。

    繼續前行,看着一旁白髮的孫小小,伸手按在她頭上,她看了過來,李浮塵低聲道「小小,你受苦了」

    小小一手把李浮塵的手拍開,撇過頭去,「沒受苦,在浮丘島有吃有喝挺好的」

    「有哪些師兄弟來了啊」

    「簡兮、藍奚、秦九觀、范正龍、穆凌、李榛、都來了,顧胖子和辛夷沒來還有的人你是不是就不關心了」

    「額」

    李浮塵看向身後的人道「加快速度」

    都是些需要照顧的人啊顧胖子結婚了,倒是跟自己等人有了距離。

    結果沒跑多遠,又有一群人攔在了前方,緊急停住之後,李浮塵都有些惱火了。

    怎麼誰都敢來攔截啊

    倒是簡兮和藍奚此刻和一個身穿五彩羽衣,如孔雀尾羽般,臉很瘦長,眼睛很大,眼角有彩妝,用輕紗遮面的女子走在一起。

    剛好撞上了經歷過一場大戰的離淵等人,幾人要麼受傷,要麼太累了。

    離淵身邊正是一頭死去的紅色三頭大蛇,再往前一點,一朵散發着紅光的花朵,俏立在石頭之上。

    見到簡兮三人,紛紛戒備了起來,唯獨南枝靠在躺着的青銅麒麟身上,完全沒有搭理三人。

    澹臺天賜拄劍起身道「三位,此路不通,請繞路吧」

    羽衣女子上前一步,雙手後負,彎腰道「不通可我明明看到這路可以走啊」

    藍奚上前一手按住她的肩膀道「不是路不通,而是人心不通怕我們搶他們東西呢」

    羽衣女子看着眼前的妖獸和那朵花道「修出三顆頭的妖獸,一朵紅花,誰稀罕啊」

    說完就打算繼續走,澹臺天賜一劍掃了過來。

    簡兮一槍挑飛澹臺天賜的劍,隨後一槍尾擊中他的胸部,直接倒飛而去。

    雷火風見狀,立即拎起大斧砍上,杜東庭也跟着一劍朝另外一人刺去,但是卻被藍奚給攔了下來。

    聖通一飛刀飛出,上面綠氣纏繞,擊中羽衣女子,對方化作數百彩蝶消失不見,隨後在更遠的地方出現。

    南枝慵懶的看了眼持槍的簡兮,抬手一拍青銅麒麟的大腿,起身罵道「老娘最討厭用槍的人了」

    說着抽劍就要上,但是卻被離淵給拉住了。

    不光拉住了南枝,更是對着兩人喊道「雷火風、天賜,住手」

    兩人如此,才停了下來。

    簡兮兩人看着七人,也沒有打的打算,因為對方受傷了,不屑

    離淵看了眼羽衣女子,上前拱手道「天衍山離淵,見過三位姑娘,不知諸位貴姓」

    藍奚看了眼簡兮,拱手回道「東州學院藍奚、簡兮」

    「呀」

    剛報完名字和來歷,南枝一聲大喊,眾人都忘了過去。

    南枝敲了敲腦袋,隨後指着簡兮道「你是簡兮」

    眾人像看白痴一樣看着她,唯獨離淵笑而不語。

    藍奚翻了個白眼,提醒道「我剛才介紹了」

    南枝想要去勾簡兮的肩膀,卻被一槍攔了下來。

    南枝一手拍開後,勾上了簡兮的肩膀,眨了眨眼道「認識張三嗎」

    簡兮冷冷的回道「不認識」

    南枝一手拍着自己腦袋,恍然大悟道「忘了,那個時候她還沒出生呢張三她爹李四認識吧」

    簡兮和藍奚一愣,南枝以為她們不認識,跺腳罵道「該死的李四,當初還吹牛說自

類似:重生之娛樂王朝 權寵之仵作醫妃 紈絝仙醫 綜主fate之混沌魔法 腹黑棄妃樂逍遙 
大家在看

神話之最強召喚

北冥魚不飛

斗羅之赤色武神

人道路人

武神主宰

暗魔師

丹皇武帝

實驗小白鼠

簽到就有萬千天賦

巴骨龍

斗羅之從抽獎開始

咒與語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3s 1.9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