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啊去將這裡翻土十尺」

    玄色這麼一說,眾妖獸齊齊分散而去,替蕭有魚去找東西了。一窩蟻  m.yiwoyi.com

    李浮塵看向離淵身旁的人拱手道「幾位好本事,在下東州學院李浮塵,大黎李四,謝過諸位」

    雷火風上前拍着李浮塵肩膀道「李兄本事才叫大呢我們比不上」

    困蒙幾人看了眼離淵,隨後拱手道「李兄,我們也是來找寶物的,若是有好東西,不會讓」

    眾人眉毛一皺,李浮塵退後一步,笑道「此物,我志在必得,諸位要不先較量一番是你還是你」

    說着,指向杜東庭和雷火風。

    雷火風有些糾結,倒是杜東庭喝了口酒,站出來道「我來吧酒鬼杜東庭」

    玄色站出來冷聲道「李兄,我來」

    李浮塵搖了搖頭,隨後拔出一把刀。

    見此,杜東庭一手拎着酒葫,手一抖,劍出鞘,一抬手握住,便向李浮塵擊了下來。

    抬劍當初後,一腳踢出,杜東庭握着葫蘆,一拳打了過來。

    被一拳打中之後,在地上揉了一下後,一刀砍了上去。

    杜東庭擋住,李浮塵向上化去,刀劍之上,濺起了一道道火花。

    系好葫蘆,一拳轟來,李浮塵一肘對上,頓時便拉開了距離,杜東庭甩了甩手,隨後收起劍道「打不過」

    又解下酒葫,喝了口酒。

    看着杜東庭有些放水的意思,困蒙想再說點什麼,也沒辦法了。

    倒是南枝和張三聊得火熱,看到兩人打完後,跑到李浮塵面前,勾住他的肩膀道「可以啊一年多不見,竟然這麼厲害了,說真的,幫我教訓個人吧」

    有人得罪她了嗎不過轉念一想,得罪她的人多了去了。

    但是很好奇是誰,能讓自己出手,問道「教訓誰」

    「北辰子,張北辰你可能沒聽過,但是一定會遇見的,怎麼這個忙幫不幫」

    李浮塵一拍額頭,這不就是自己嗎看着南枝,人不大,心眼挺小啊不就是打了你一頓嗎至於這麼報復自己

    找了兩個多時辰,但是玄色手下眾妖族只是找來一些很普通的東西,最好的也只是一棵靈芝,但是這顯然不是蕭有魚需要的東西。

    看了眼離淵他們,拱手道「離淵,有沒有察覺到不對勁」

    離淵看了眼四周,「確實是有些不對勁,一路走來很難,不會沒有東西」

    說完後看了眼困蒙,他思考了一下,無奈的說道「那條河可能有問題,這裡雖然看似是一個峽谷,但是卻自成空間」

    聽到這話,李浮塵向前躍去,在樹尖連續跳了十多下,來到河邊,一躍而上。

    對着對岸河邊的懸崖就是一刀砍了過去,瞬間一塊塊石頭就掉落在了河中。

    玄色看着自己人大喊道「移平此地」

    「好」

    一道道大喊聲響徹峽谷,隨後眾妖開始伐樹、掘土,往自己小洞天內搬。

    困蒙嘴角抽搐了一下,「真有想法」

    杜東庭喝了口酒道「但這確實是最直接的辦法」

    聖通開口道「我覺得他應該不是你對手」

    離淵搖了搖頭,道「雖然杜兄保留了實力,但是李四,也從來沒有拿出過真本事,這才是以為善於隱藏自己的人啊」

    南枝開口罵道「隱藏個屁,他就是喜歡那種你們差一點就打贏我的感覺見到蕭煙,老實得跟個小狗似的」

    此時李浮塵已經截流了,看着漸漸乾枯的河床,小鬼直接一把火烤了個乾淨

    一直到第二天,此地已經寸草不生,甚至兩岸的青山已經被拔掉一大塊了。

    最後一鋤頭下去,石頭破碎,一道紫光泛濫而出,一些石塊滾下,露出了一個大洞。

    裡面全是紫光閃爍的靈石原石

    見此,眾人大喜,然而南枝

類似:權寵之仵作醫妃 開掛人生之修真界的假仙 最強天丹師 五神天尊 引夢驚魂 
大家在看

開局簽到一隻妖帝老婆

嘿馬家祿祿

太古狂魔

漢隸

大神你人設崩了

一路煩花

開局一千門功法大成

望穿大漠

賢者與少女

Roy1048

抗戰之鐵血救國

寶王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1s 1.992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