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感覺到危險,轉身看去的時候為時已晚,一槍刺入心臟,連槍帶人向遠方飛去。大筆趣 m.dabiqu.com

    釘在來了那處倒塌的亭子上面。

    從哪來,歸哪去

    劍向中間收攏,齊刷刷的刺在了李浮塵身上。

    一時間,李浮塵山上青色龍鱗遍布全身,但是上面也都插滿了劍。

    最後這些劍化作光點慢慢消散,而傷口卻依然存在。

    劍心見狀,看了眼死去的吳騰鳳,一劍向半跪在地上的李浮塵刺去。

    「轟隆」

    一聲雷響後,一道黑色的閃電劈下,攔在了他面前,隨後整個區域都已是雷霆天降。

    失去了武器的李浮塵,腳下一蹬,向前衝去,穿過雷海。

    「砰」

    一皺打在了劍心的胸口上,他如同一顆流星,直接飛落到山下去了。

    周圍的人見此,自己這邊死的死,傷的上,頓時作鳥獸散去。

    見沒人後,孫淼淼來到他身邊,一把將他背起,然後向另一邊山下跑去。

    太陰神雷見狀,收起李浮塵的槍和盔甲,又撿起地上的名劍蒼雪,緊隨其後。

    太陰神雷和小鬼坐在山洞口,看着外面越來越大的雨,唉聲嘆氣。

    山洞內,李浮塵身上捆滿了白布,正扭頭看着在一旁岩石後換衣服的孫淼淼。

    雖然只能看到白皙的肩膀。

    過來好一會,孫淼淼將秀髮從外套中拉出,轉身走了出來,看着正躺着李浮塵道「好看嗎」

    嚇得他立即解釋道「我不是故意的,醒來就這樣了,頭扭不動啊」

    孫淼淼「扭不動頭,不知道閉上眼睛嗎」

    確實沒想到這茬

    孫淼淼撥弄了一下柴火,輕聲問道「你跟吳騰鳳真有仇嗎」

    李浮塵笑了一下,卻扯到了傷口,過了一會才回道「萍水相逢出了意外罷了,這算什麼仇啊這不是找個機會弄死他們嘛可惜了,差一點這秘境,十之八九皆是仇人啊」

    孫淼淼回頭看了眼,冷冰冰的說道「嗯傷不嚴重,主要是剛開始那一劍的內傷,養個兩三天就差不多了」

    李浮塵深感道「是啊大意了不然我能把那個劍子弄死」

    孫淼淼頭也不回的說道「你那是大意嗎你就是想表現一下,結果把自己逼入了絕境」

    「額我也沒想到那劍這麼厲害啊」

    「你是仗着自己練體練得好吧但是你若是再想想,就應該用你左手擋下」

    「忘了嘛,正常人都不會用手擋啊會暴露的」

    「若是怕暴露,就應該少說廢話從說話很容易看出一個人的性格熟悉你的人也能猜到是你」

    「是是是下次一定改」

    兩人又沉默了一會,看着她的背影再次說道「對了,我找到了小小,你知道她頭髮怎麼白的嗎」

    「愁的,出海後懂事了很多」

    還以為是自己給的功法問題了,頓時鬆了口氣,想當初多皮的一人啊送她出個海都送了好幾次

    李浮塵再次問道「你不想聽聽我這幾年的經歷嗎」

    孫淼淼撥弄柴火的手頓了一下,很快又反應了過來,「不想」

    「那你給我說說你這些年的經歷唄」

    「修行吃飯睡覺」

    看樣子不想搭理自己啊

    看着洞口處的光很微弱,李浮塵努力往裡面移了一下。

    過了許久,見孫淼淼沒反應,於是問道「淼淼,天黑了,你不休息嗎」

    孫淼淼像看白痴一樣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氣道「距離天黑還有兩個多時辰,外面在下雨」

    李浮塵如遭雷擊,身為修士,竟然忘了時間,聽到外面在下雨竟然也給忽略了

    兩人又陷入了長時間的沉默。

    倒是坐在外面看雨的小鬼

類似:司少霸寵:甜妻太撩人 腹黑棄妃樂逍遙 天玄閣 長生諸天 我為你說話 
大家在看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玄幻:開局獎勵一百連抽

快喝熱水

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

陳多疑

無敵召喚之最強人皇

東方霖

開局一千門功法大成

望穿大漠

開局一元秒殺滿級拔刀術

林中小木屋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s 1.992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