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浮塵看了眼四周的人,都一副我沒有辦法的樣子,唯獨南枝抬着頭,眨着眼,算了,她不靠譜。伏魔府 m.fumofu.com

    拔出刀,就準備打一場的時候,發現身邊有人盯着自己,轉頭一下,差點被嚇死了,南枝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自己身邊來了。

    無奈,只能嘆了口氣道「你有什麼辦法嗎」

    「有的有的」

    南枝瘋狂的點着頭,周圍的人更是一副不信的表情。

    小白更是直白的喊道「算了吧她不出手,我們還能堅持一會,一出手,寶船不墜毀,都是好事了」

    南枝瞪了它一眼,隨後來到最前方,手指慢吞吞的在空中寫着什麼東西。

    符籙陣法

    反倒是對方見狀,加快了追擊的速度。

    「咔嚓」

    南枝好不容易刻畫出來的一個陣法,轟然破碎。

    但是勝在心態好,又重新開始刻畫。

    又碎了一次,足足到第五次,一個綠色的陣法出現在空中,黑衣人進入,直接迷茫了,也不再朝前追了。

    南枝沒有誇讚自己,而是一蹦一跳的去了風老頭那裡,拿出一張符紙貼在上面,雙手慢慢的掐訣。

    然後又錯了,思考了一下,又重新開始掐訣。

    這時寶船外圍相視鍍上了一層水,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見此情景,一群人也是目瞪口呆,沒想到這總會出餿主意的丫頭片子,竟然還真有點本事呢。

    看着身後沒了黑衣人,眾人也算是鬆了口氣。

    事後總結出,應該不是滄瀾州的人,沒有必要,極有可能是東州的人,也有可能是那些隱藏勢力,比如說斬妖盟。

    不過也不重要了,畢竟除了南枝,其他人都沒有多大影響。

    眾人沒有選擇穿越東州,而是直接往東,繞到東海,然後再進入大黎皇朝。

    不然這一路上經過的大勢力,先是亂神山、元霞派、星辰司,都是敵人,那這一趟就很難走了。

    費事一個月,這才闖過已經造反的永興府,到達了北定府的山林之中,與軍隊匯合了。

    見到李浮塵等人的到來,一時間,整座山林都沸騰了起來。

    一群將領先是一齊來見過蕭煙,然後眾人圍在一起開了個會,聽取蕭煙的建議,從北定府出發,占領星辰司靠西的西平府,至於東面的,九耀府已經被北征大軍拿下了,晨光靠近叛軍的用興府,不合適。

    第三天,李浮塵的六艘寶船直接出現在了西平城,聽周五介紹說,西平府無戰事,所以只有一位洞天境、兩位無瑕境,是可以去打的。

    其中小鬼化作滔天巨焰覆蓋了五分之一的城池,李浮塵站中間,手持「猛虎」,周南聖持十大凶劍之一的不朽,無咎持張三的萬劍天雷,游溯更是化出原形。

    五人聽從風思景的指揮,一一打在了西平府的城外陣法上。

    一時間,整座城頓時地動山搖了起來,城中百姓和將士們更是惶恐不安。

    看着動靜也來越大,城頭上的洞天境咬牙切齒,這時身旁的人回道「城主,上面說,增援三個時辰才能到」

    城主頓時一拳砸在了城頭上,直接把城牆垛給拍裂了。

    看着城外密密麻麻的軍隊和妖獸,尤其是前面那些高境界修士和攻城的五人,城樓上的人腿不禁顫抖了起來。

    這是又有人上前道「城主,這是大黎討帝校尉李四的軍隊,傳聞他待人極為嚴苛,大部分士兵都是死在他自己手中,要是拼起命來,我們下面的人怕是抵擋不住啊」

    看着陣法上的光芒逐漸消散,城主咬牙道「先撤,待搬來援兵,我們再回來」

    說着,城主帶着身邊大部分人,直接撤了下去,還留着不少人在城頭上做着樣子,畢竟寶船有限,也坐不了那麼多人。

    離淵看向程棟道「程將軍,煩請您帶三千人去北

類似:權寵之仵作醫妃 腹黑棄妃樂逍遙 被丟到了地下城該怎麼辦 長生諸天 紈絝仙醫 
大家在看

開局一千門功法大成

望穿大漠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抗戰之鐵血救國

寶王

斗羅之奇妙之旅

忘了不能忘

奧特世界傳

夢碎心已涼

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

陳多疑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8s 1.995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