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浮塵拉着方圓在一邊坐下,一群人在山上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該玩玩,該吃吃,十分和諧。書神屋 m.shushenwu.com

    過了許久,李浮塵瞅見張三一個人坐在山坡邊上,看着下面的皇城久久不動。

    於是離開方圓,搬了把凳子,拿了一個桔子走上去。

    張三看見來人,有些悶悶不樂的喊了聲「爹」

    果然張三有點不開心,於是將桔子剝開,分給了她一半,順便問道「怎麼了悶悶不樂的樣子」

    張三吃了一塊桔子,酸的整個臉都變形了,李浮塵見狀也吃了一塊,兩父女臉都劇烈抽搐了起來。

    於是將張三手上的也給搶了過來,笑道「別吃了,等會給多餘吃吧她不怕酸」

    張三這才帶着哭腔道「爹,你們是不是都不喜歡我,只喜歡蕭有魚啊」

    李浮塵一愣,怎麼還跟蕭有魚計較啊將桔子放到一邊,笑道「你現在都是大人了呢她這麼笨,你怎麼跟她計較啊」

    張三有些憂傷的說道「但是蕭有魚是無常境了啊她還會看店,還會保護娘」

    李浮塵「但是你小時候也會看店啊,看得可比她好多了嘞,還會算錢,多機靈啊,老乞丐還獎勵你了呢」

    李天看着跨坐在凳子上,雙手壓在前方,直勾勾的看着李浮塵兩人背影的蕭有魚,手在她頭上揉了揉,笑道「大魚,誰得罪你了」

    蕭有魚目不轉睛的繼續盯着,咬牙道「那裡,老闆在說我的壞話」

    黎天三人看了過去,仔細一聽還真是,碧水娘娘攝起一堆雪,在空中揉成一個雪球,直接朝着李浮塵飛去。

    正在安撫張三的李浮塵哪裡關注過這些啊,再說這山上怕是比皇宮都安全。

    結果就被雪球砸中了後腦勺,直接向山坡下倒去。

    在空中翻了個跟斗,一腳踏在山坡上,然後向後倒飛而去,這才穩住身形。

    飛到山上立即質問道「誰偷襲我」

    但是眾人沒有一個說話的,李浮塵倒是注意到了蕭有魚,看着她快噴火的眼神,不用,她已經聽見了,心中虛得很啊

    倒是蕭煙這麼大的事竟然沒管,原本以為會開導一下兩個人的呢。

    看着蕭有魚的直勾勾的眼神,李浮塵也不好再問了,只好重新背着他們坐過去,可不能再說蕭有魚壞話了。

    張三掰扯着手指頭,還是悶悶不樂的說道「要不我改個名字吧」

    李浮塵忘了過去,一臉疑惑的說道「改什麼李三還是蕭三這不是比我這個爹都大了嗎」

    張三對着李浮塵翻了個白眼,「不要這個三了,你們小三小三的叫,就跟在罵我一樣,爹之前不是叫李浮塵嗎我也改一個好聽一點的名字好不好」

    李浮塵想了想,絞盡腦汁也沒想出來,在張三的期待中,李浮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李五吧剛好比爹的李四小了一輩」

    「哼,不跟你說了,我去問娘」

    說着,張三就腳一跺,氣惱惱的向蕭煙走去了。

    身後偷聽的人直接笑翻了一大片,南枝更是笑得合不攏嘴,指着李浮塵道「李四,你還真是個文化深淵啊屎殼郎推糞球,只知道喊一二三四五嗎」

    乾脆不搭理他們了,倒是蕭有魚還這麼死死的盯着,讓他後背發毛。

    做回好人還得罪了兩個人,還是去找方圓聊聊往事吧。

    兩人聊到了東寧城,可惜滄瀾州的蠻子占領之前,他和方丈大師就走了,後來兩人在小天妖州就分道揚鑣了。

    他之前去找過趙長安,可惜的事他一去趙長安出現的地方,他就不見了,然後聽說李浮塵出現在了皇城,就過來碰碰運氣,結果還真就碰上了。

    聽說張三被趙長安收為了徒弟,不禁感慨這些年跟着方丈大師瞎晃悠了。

    當初方圓還惦記着他爹的話,要娶媳婦的,沒想到李浮塵倒是先娶上了,後來才知道和尚不能

類似:五神天尊 權寵之仵作醫妃 春物的戀愛物語 千臉 長生諸天 
大家在看

簽到從捕快開始

升斗煙民

開局簽到如來神掌

回到原初

開局十連後我橫掃諸神

砍材人

會武功的迪迦奧特曼

一縷紅塵煙

斗羅之萬千模板

歐皇的朋友

放開那隻妖寵

楓霜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74s 1.992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