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浮塵話一出,立即有人起身質問道「李四,你身為大黎校尉,女皇陛下將此次行動交給了兩位少年王和監察院的兩位大人,你敢不聽」

    李浮塵微微一笑,攤手道「我可沒接到這個旨意啊你們做你們的,我做我的都是殺敵,一樣的」

    「李四,如今各大勢力集結,我大黎蕩平叛賊已經有所損失,你要在這個時候分離出去嗎你這是叛逃,當斬」

    「對,逃兵就應該斬首示眾」

    「還請兩位王爺,兩位大人下旨斬殺李四」

    聽到這話,大多數人都站了起來,黎安南大吼道「做什麼你們還要造反嗎不知道他是我帶過來的嗎」

    「安南郡主,李四本就不是我大黎人,您何必護着他」

    一群人竟然就這樣吵了起來,張三伸手握住她背上大劍的劍柄,李浮塵搖了搖頭。道友閣  m.daoyouge.com

    「肅靜」

    最後,還是黎楚嘯一聲大喊,這才安靜了下來。

    隨後看向李浮塵道「既然李大人要走,那便走吧是不是大黎人不重要,只要是在做有利於大黎的事就行」

    李浮塵這才拱手離去。

    這黎楚嘯當初就在本初府道衍湖邊,訓示滿城的人,不知驅逐妖獸而在這享樂,連府主都被罵的太瞧不起頭。

    李浮塵也沒跟他們計較的意思,就像鎮東大將軍司空無畏一般,都只是覺得自己不是大黎的人,卻在大黎當官,還把私仇給夾帶了過來,以為他別有所圖一樣。

    跟他們計較做什麼,又不是真的會殺了自己,就像朝堂上一樣,天天吵個不停,就是沒有行動起來的

    都怪自己名聲不好啊當初帶兵,還有在朝堂上可得罪了不少人呢還天天喊着要女皇懲罰自己。

    帶着自己的人沒走出多遠,黎楚嘯四人加上黎安南,就已經等在了前方。

    李浮塵逃離隊伍,朝着他麼走了過去。

    黎安南率先開口道「李四,不好意思啊我沒想到是這麼一個結果」

    余硯望開玩笑道「不怪你,他名聲不好,自然是受到大家抵制了」

    隨後拱手道「奉院長之命,李大人若有所求,一定竭力相助」

    李浮塵也只是微微一笑,本來就不想跟着你們好吧別看人多,但是在牧九州的人面前,都是渣渣,牧九州才是最好的投靠對象,跟着你們還需要出力,跟着她就不一樣了,只要在後面撿寶物就行。

    顧之卿竟然會吩咐監察院的人幫自己,這就有點反常了啊

    也許就是客氣一下,但還是笑道「沒事到時候有事需要幫忙,儘管找我」

    黎楚嘯一臉冷漠的說道「我為大黎守國門,這句話我很喜歡,我希望你對我大黎沒有其它企圖,是真正的把自己當初大黎人,不然我第一個對付的就是你」

    李浮塵一愣,有這麼直接的嗎但也認真回道「我娘子和女兒都是大黎人,我自然對大黎只有愛,沒有其它意思」

    一隻沒開口的范明指着前方道「李大人,前方帝宮時間未到,不能擅闖,不過帝宮不知被誰破壞了。邊駐紮的勢力很多,不如你跟在我們隊伍旁邊一起前進吧」

    李浮塵看着那道血色光柱,比之前大了不小,范明這話值得深思啊時候未到進不去,但是卻被破壞了,那就是說有人進去了啊但時間未到,又有誰能擅闖呢

    李浮塵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困蒙和白飄,明山仙人的秘境就是被白飄給打開的,但是帝宮血色光柱產生的時候,他們應該還沒趕到啊

    而且他們做事一般都很謹慎,不會破壞得這麼明顯吧

    分開後,將李太一單獨叫了出來,是時候讓他做點事了

    又往前行了二三十里後,小白落在李浮塵肩膀上,道「小黑,有人乘飛禽類的妖獸來了,還有人在森林中,很多人」

    李浮塵抬手攔下眾人,此時已經能看到遠處飛來的一些黑點了如雷雨前一

類似:美漫之哥譚黑暗教父 三界生死錄 我的腦子裡裝了個天庭 大叔要抱抱 
大家在看

簽到從捕快開始

升斗煙民

開局簽到從段譽開始

加貝辣條

開局簽到十萬年

浮白三秋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李墨白

直播悠閒修仙生活

暴走的青椒

琉璃斗羅

幻彩小可愛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52s 2.000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