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七個人依次站在懸崖上看着下面的房屋,六人見朱堂主回來後轉過身來看着這兩人,六人打扮跟朱堂主差不多,池長老感受着眼前轉過身的六個人,氣勢上倒和朱堂主差不多,應該本事也相差不遠,

    「老朱,你們就派這些人,按理說是可以勝過那個人,但是人家一心要跑,這恐怕攔不住吧。愛字閣 www.aizige.com」

    「現在呢」

    朱堂主聽池長老說這話,只是嘴角笑了笑,顯然沒有答話的意思,倒是那被池長老忽略的人倒是轉過身說道。

    只見那人轉過身來,身上衣服和其他幾人沒什麼區別,只不過不過最前邊的盤扣是用精美的金色物件代替的,從說話的氣勢和衣服上地位高低池長老一眼就看出了地位明顯高於其他人。

    「不知閣下是何人。」

    池長老連忙拱手彎腰道。

    身邊的朱堂主和其他人看池長老剛剛輕視他們,又見現在低頭的樣子覺得有些可笑,也沒有人主動出來說明來人的身份。

    池長老倒也不慌,畢竟用到自己的不會少,也不至於就為此事為難自己,只見那人從腰帶里掏出一枚青銅令牌,扔出插到池長老面前的地上。

    池長老看到令牌上百鬼猙獰向中間聚集,然後中間有一個鐘的形狀,鐘上紋着一個猙獰的鬼頭。

    池長老本來心態像微風吹過的湖水一樣,只有一點點漣漪,但是看到令牌的瞬間就像是一塊隕石降落在了湖中間,不光可能以後水花都看不見,更要命的是能把整個湖都給炸了,池長老嚇得冷汗直流。

    「見見過護護法。」

    「現在覺得是否有把握了」

    只見池長老口中的護法右手伸出來,隔空一抓,那令牌就從池長老眼前飛到了護法的手中,護法看着池長老顫抖的身子哈哈哈大笑道。

    「不必緊張,只要確認那人是張雲河,你非但無過,反而有大賞。」

    池長老連回了三個是,護法轉身對着懸崖,看了一眼下面的城隍廟,縱身一躍跳了下去,其他人緊緊的跟在身後。

    此時的城隍廟後院,兩人還在練着拳,小青已經會屋睡覺去了。

    「練的差不多了,該學的都已經學會了,記得以後每天練幾遍,雖然你有點笨,但多練練也能彌補一下的。」

    老乞丐說完,正打算去睡覺的浮塵被老乞丐攔下來了,浮塵看着老乞丐認真的表情問道。

    「怎麼了」

    老乞丐沒有回答浮塵,眼睛盯着四周的屋頂上打量,打量了兩個來回後,只見大堂最高的屋頂上站着一位黑衣人,身前金色飾品金光閃閃,然後四周的屋頂上也站了人,除了那位長老占據了最高的一面後,其餘人站在了其他三面上,包圍住了整個後院。只見老乞丐表情更加嚴肅了,死死的盯着最高處的護法,浮塵見慣了戰場上的廝殺,倒也滅表現出太多的慌張。

    「閣下可是張雲河」

    那位護法緩緩的說道。

    「不是,我就是這裡的一個老乞丐,你們找錯人了。」

    老乞丐沉重的表情瞬間變得笑嘻嘻起來,讓人感覺是個天大的誤會澄清了一般。

    「認錯人了回去可不好交差啊」

    那護法看着如此輕鬆的老乞丐,猶豫了一會,看向了池長老的方向,池長老連忙點了點頭,護法看着笑嘻嘻的老乞丐說道。

    「那好辦,殺了便是。」

    朱堂主大大咧咧的回答道。

    「青城山正在城內呢,再說了,找錯人了而已,沒必要為難老頭子啊」

    說道這裡,浮塵先是觀察了正對着的護法的樣子,然後又看了一眼朱堂主,聽到這話,心裡也有點發毛,倒是老乞丐仍舊嘻嘻的搓着手,看向那護法,討價還加道。

    「萬物長生功,天下會的人沒幾個吧,我怎麼不記得有個老乞丐會呢」

    護法看嚇不到老乞丐,於是不準備拐

類似:天機之神局 重啟霸道人生 失憶的伯爵 野聖 我遊戲中的老婆 
大家在看

神話之龍族崛起

雁門

斗羅之契約之書

濹染蜂成

從將夜開始穿越諸天

殘林之木

太古狂魔

漢隸

開局一元秒殺滿級拔刀術

林中小木屋

開局十連抽橫推一切

怒火狂風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43s 2.001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