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煙也是微微一笑,雖然從陳福堂的稱呼順序中,自己更重要一些,但還是要給李浮塵面子的。詞字閣 www.cizige.com

    陳福堂笑道「是好久不見了,李大人如今都已經跟我們是同僚了,可喜可賀啊」

    鄙視啊,赤裸裸的鄙視啊,還同僚自己這個巡捕跟監察院紅衣是天差地別好吧

    不過也沒在多說,心想陳福堂應該是沒有這意思的,不過還是得儘快升上去才是,不然等着羅千況所說的兩年一升,還要考核,得到猴年馬月去了。

    跟隨陳福堂一路走進去,也不用通報,看來卻是是顧之卿安排他出來接自己兩人的,也沒問原因,還是等會問蕭煙就好了,不然顯得自己無知。

    推開門,看着此處高高在上,卻除了幾張桌椅子,其餘什麼都沒有的房間,心想顧之卿固然是個無趣之人。

    陳福堂拱手道「院長,他們來了」

    「見過顧院長」

    李浮塵和蕭煙也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可不敢當得罪這位大人物啊,禮數還是要全的。

    顧之卿點了點頭,輕聲道「福堂也留下,你們也請坐吧」

    話音剛落,就有人給三人端上了一碗熱騰騰的茶,蕭煙和李浮塵坐在一起,蕭煙碰了一下李浮塵。

    當即起身道「顧院長,您之前邀請我去帝宗為大黎效力,我竟然猶豫了,回去的路上心中很是愧疚,思來想去,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身為大黎子民,又是基層官員,理應盡一份力的」

    一次型念完後,抬頭問道「咱們就按之前的約定來,可否」

    顧之卿嘴角一揚道「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吧」

    李浮塵「這」

    顧之卿揮手便打斷了,「你不用說了,現在規矩變了,暗殺四人升一級,陣前叫陣殺兩人升一級隨軍殺四十人升一級」

    「這差別也太大了啊陣前哪會有人連續叫兩次陣嘛殺四十人也難啊,會被對方高手盯上的,這不是為難我嗎」

    「不,身為大黎官員,理應竭盡所能,不求回報」

    看着一本正經的顧之卿,李浮塵心裡苦在,自己現在是最底層的官職,之前還是有點希望高升一波的,現在活生生被腰砍了一半。

    一旁的陳福堂心中也是偷笑,院長怎麼有心情來整人了,咱繡花郎晉升也沒這麼難啊

    過了兩刻鐘,眾人的茶水早就涼了,蕭煙點了點頭,李浮塵也只好認命了,再次起身道「顧院長說得對,身為大黎官員,為大黎辦事,怎能求回報呢,這事我接了」

    顧之卿這才看向陳福堂,吩咐道「三天後自行出發,告訴陳三,帝宗邊境內有解決不掉的天人境,都交給他,記住,身份要保密」

    陳福堂立即起身拱手道「是」

    李浮塵卻被嚇了一跳,這些無常境是那些普通無常境能比的嗎立即抱怨道「顧院長,我才神識境啊遇到知命境還能想想辦法,無常境無能為力啊」

    「那頭虬龍不是跟着你嗎他殺的人也算你軍功」

    看着兩人就要走了,顧之卿看向蕭煙道「李四,讓你娘子擔任監察院副院長,整個大黎敢對你不敬的人沒有幾個」

    李浮塵回頭,皮笑肉不笑道「呵呵」

    說完就走,不帶走任何一絲留戀。

    顧之卿愣了一下,看向陳福堂問道「他這是在嘲諷我嗎」

    回去的路上,兩人同騎一匹馬,李浮塵牽住韁繩道「這顧之卿是怎麼知道我們要去的他絕對是針對我啊這在南方打上幾年都升不上去吧」

    蕭煙搖頭苦笑,也是一臉無奈,「他為什麼針對你還不是因為你嘴惹的禍這次為什麼針對你也是你嘴惹得禍」

    「我沒說什麼啊今天兩次見到他我可都是恭恭敬敬的啊就差當成祖宗供奉了」

    腦袋靠在蕭煙的肩膀上,大年初一啊,就連着掉下來這麼兩個大坑

    牧九州也在搞自己,端木黑雲和顧

類似:鬼醫神農 踏滅星辰 浮滄錄 三界生死錄 
大家在看

家主的簽到系統

飛魚轉身

斗羅之開局極限斗羅

十年飲朝露

從誅仙穿越諸天

合抱木

終極一班之汪城

蒼穹之夏

開局簽到十萬年

浮白三秋

神話之龍族崛起

雁門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8s 1.995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