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抓起一顆顆花生就丟過去,罵道「當初酒嘲笑我做的菜,現在又嘲笑我修行不行,現在是不是要說酒水不行啊」

    李浮塵見一顆接一顆,「不會,因為這酒不是你釀的」

    「找死」大嫂直接把一整碟扔了過來,而李浮塵也沒有閃躲。文字谷 www.wenzigu.com

    感覺到有些歉意的掌柜的,把頭扭向另一邊,這就表明了這不關我事。

    趁着李浮塵整理衣服,掌柜的夾了一塊牛肉,左看看右看看,最後說道「要是你真的跟我走了,現在還真不一樣呢」

    李浮塵不假思索的答道「嗯,肯定的,但不一定有現在好哦雖然看我現在事比較落魄」

    拿起身上最後一顆花生放進嘴裡,喝了口酒道「其實我們分開後,我就去了東寧城,兩年後又去了東州學院在那裡我還當上過大師兄呢,有關心我的師兄師姐,也有師父師公,還有幾個很好的朋友」

    說着說着,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想起傷心事乾脆喝酒

    喝完後,大嫂立即又倒上,李浮塵繼續說道「後來學院被滅了嘛,本來你給我的那件衣服我一直留着的,但我被抓後,小洞天裡的東西都沒了,就包括你那件衣服」

    給李浮塵倒了一碗酒,原本冷淡的臉上也有些動容,「受苦了」

    李浮塵最後一口飲盡,起身道「不好意思啊都沒酒錢給你走了」

    看着李浮塵的背影,起身喊着,「以前不是問我名字嗎我告訴你呀」

    李浮塵抬起手,並沒有回頭,「算了,我馬上就會離開皇城了,以後我也不來了」

    大嫂繼續坐在原位上,悶頭喝了口酒,追出去趴在窗口喊道「你娘子怎樣」

    「我娘子天下無雙」

    李浮塵的聲音,傳遍了整條街道。

    李浮塵出門後剛轉了一個彎,就看到蕭煙拉開馬車的窗簾,笑道「咱們暫時不走了,陪我去逛逛」

    李浮塵微微一笑,「好」

    說着就踏上了馬車,看着眼巴巴的蕭有魚,伸手戳了一下她的小腦袋,都敢告狀了,還想着吃烤魚

    馬車一路前行,最後在一座店鋪前停了下來,三人下了馬車,抬手便看到了一塊牌匾上「小賢棋館」四個字。

    蕭煙率先一步走了過去,李浮塵在身後緊緊跟着。

    一群人進去,便看到了大堂中一張張桌子,上面都擺着圍棋,還有高端一些的包間,大堂中間最上面的一張空着。

    剛好蕭煙看見大堂中有一人走了,立即走了過去。

    對方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見到三人,對蕭煙微微一笑道「這位小姐,我這可是一顆靈石一局的」

    蕭煙直接拿出了十顆靈石,擺在了桌面上,隨後老者伸手示意了一下。

    蕭煙直接持黑子落在老者身前左邊的一個黑點上面。

    李浮塵倒是懂一點的,不過也就欺負欺負扶陽鎮的周老頭他們。

    湊到蕭煙耳邊道「小煙,這樣掙錢來得也不快啊贏一塊靈石得多久不值得」

    蕭燕回頭微微一笑道「值得的」

    倒是對面的老者看着李浮塵怒罵道「小子你懂什麼咱們這是以棋會友,誰在乎你那一顆靈石啊」

    「聽到沒自己玩去吧」蕭煙一臉無奈的樣子。

    氣自己呢,怕不是偷跑出來生氣了吧

    都怪蕭有魚,此時看向她,只見她盯着棋盤上的縱橫十九道,很是認真。

    剛好旁邊一人走了,李浮塵一屁股坐了上去,又從蕭煙那拿了一顆靈石。

    對方也是一位年輕人,見李浮塵這粗鄙模樣,還要從夫人那拿錢,就有些鄙夷了。

    但既然坐下了,能贏一顆靈石也是好事,拱手道「請問這位公子什麼段位呢」

    「鬥力」

    棋士分九品,一品為上,九品下下,鬥力是七品,此野戰棋也,與敵相抗

類似:權寵之仵作醫妃 女神的貼身男秘 腹黑棄妃樂逍遙 引夢驚魂 重生嫡女之盛寵風華 
大家在看

法師維迦

一言輕念

無敵召喚之最強人皇

東方霖

萬道龍皇

牧童聽竹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

桐棠

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

陳多疑

開局簽到如來神掌

回到原初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5s 1.992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