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浮塵一手攝起那人的刀,持雙刀在峽谷內留下了一道道虛影。看書否 www.kanshufou.com

    一分鐘後,十幾個人沒有一個跑出去了的,全都打暈在了此地。

    「都沒死,打暈過去了,你放心」

    收起兩把刀,理直氣壯的來到蕭煙身邊,本想爭論一番的。

    但是蕭煙刷先開口道「原來你之前用雙刀,是為了殺人更快啊」

    「嗯」這點李浮塵不否認,初衷本就是如此,面對人山人海的敵人,自己多殺一人,學院就能少死一人。

    「我覺得,男兒浮塵應行九萬里,縱馬高歌世無雙這才應該是我,這樣的我才能配得上你」

    蕭煙沉默了一下,「還有呢」

    李浮塵還真沒想得更多,憋出這一句已經很不容易了,這還不夠說明什麼嗎但還是想了一會,才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先在大黎皇朝混個封王噹噹吧,我的王妃大人」

    蕭煙對着李浮塵笑了笑,「你可知,大黎皇朝兩千多年沒有異性王了」

    「那就算了」既然沒有異性王了,那還不如換一個目標呢

    剛好,三人也都走出了峽谷,而蕭煙卻偏離了大路,策馬奔向另一邊,李浮塵急忙大喊「走錯了」

    蕭煙頭也不回的喊道「沒走錯,古書上記載這有一件寶物,你不是要封王嗎咱積累資本去」

    聽到這話,那就說明蕭煙認可了自己的觀點啊,立即拍着馬屁股跟了上去。

    留下還不怎麼會騎馬的蕭有魚在後面都快哭了

    峽谷中,一群人逐漸清醒過來,警惕了一下四周,見到天都黑了,這才放心了。

    拉住自己的頭領,一群人坐在石頭上,沉默了半天,劫匪頭子道「咱們還是不說出去了,不能就咱吃虧」

    李浮塵三人奔波了十天,這才來到山陰府內,站在一座山脊上,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山脈,之所以說是漆黑的,是因為像是被燒過一般,連綿百里,看不到盡頭。

    李浮塵在一旁,還是有些不解的問道「小煙,不對啊你不是說已經兩千多年都沒有異性王了嗎」

    蕭煙看着地圖,抬眼望向遠處,「以前倒是不可能,現在卻是無所不能,王朝末年,皇帝以及朝堂袞袞諸公也會許以重諾,為官的最高地位,就是封王,只是會不會兌現,就得看形勢了」

    「這樣啊」李浮塵陷入了沉思,卻是如此啊,帝君將出,自己是不是要提前去抱抱大腿呢

    蕭煙收起地圖,「在本初城聽聞百年前這裡一場火,到了現在還是這個樣子」

    「這火有點不一樣啊」李浮塵這才注意到,山脈之中已經沒有草木灰,說明被洗刷了,但是卻又沒有一根草長出來。

    蕭煙點了點頭,「蒼龍遺留的書中記載,有點像幽冥鬼火現世的樣子」

    說完,就起碼下山,向遠處奔去。

    三人起碼向深處走去,李浮塵甚至在一些燒乾的樹幹中,看到了一絲紫色的火焰。

    在一處山坡上,蕭煙停了下來,此時三人周圍除了蕭有魚頭頂上的那片荷葉,就再也看不出什麼綠色了。

    三人在山坡上撲了丈蓆子,就開始了休息。

    蕭煙拉過李浮塵的手,在他手中寫着,「小心有魚頭上的荷葉」

    李浮塵有些驚訝的看了眼蕭煙,蕭煙也只是笑了笑。

    過了半個時辰,還是沒有任何動靜,蕭煙拿出了錦盒中的蓮花。

    不一會,周圍才有了些小動靜,但是李浮塵卻沒有辦法鎖定下來。

    慢慢的一道紫色毛茸茸的光影從荷葉邊上閃過,李浮塵一轉頭,荷葉早就消失不見了。

    蕭有魚嚇得猛的跳起來,在身上找來找去。

    李浮塵也站了起來,拔刀警戒四周。

    「咯咯咯」

    「嘻嘻嘻」

    四周開始響起了各種笑聲,李浮塵忙

類似:兩隻蘿莉的遊戲物語 狂龍基因 幽冥大祭司 成鬼說 悍妻種田記 
大家在看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

桐棠

斗羅之開局極限斗羅

十年飲朝露

斗羅之吾名火影

帥龍肩並肩

穿越西遊之這個妖精有點鹽

雨伶伶

簽到從捕快開始

升斗煙民

奧特世界傳

夢碎心已涼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7s 1.992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