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許久,一群人來到了一座名為「簡薄棋會」的地方。燃字閣http://m.wenzigu.com

    好傢夥,這可比那「小賢棋館」好了不少檔次呢,出入皆是達官顯貴,無不彰顯着它的地位,李浮塵有些擔心了起來。

    老於和老謝兩人倒是直接闖了進去,扯開嗓子大喊道「陳九子,趕緊出來,老子來踢館了」

    額,不是說不存在踢館的嗎這也好意思

    原本熱鬧的棋館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也沒人下棋了,紛紛望了過來,直接點出陳九子的名字的人,就算不認識兩人,也能看出這群人來勢洶洶啊。

    這時,二樓出現一個身穿黑白棋服的老者走了出來,手中掐着一顆黑色棋子道「於老頭、謝老頭,你們倆輸在我手上一百多場了吧不知道留點棺材本嗎」

    李浮塵看在眼裡,這人竟然還是為無常境。

    老於和老謝兩人向兩邊一移,站在後面的蕭煙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老謝跳起來喊道「陳九子,誰說我們下了蕭小姐下」

    老於也跟着喊道「對呀,陳九子,等會別哭」

    陳九子看向蕭煙,臉色一疑,有些不悅道「無名小輩跟我下棋有靈石嗎」

    老謝這時湊到蕭煙身邊,「蕭小姐,無名的人跟他下棋,收費一千顆靈石起」

    蕭煙直接拿出一堆銀票,笑道「我手上有十萬,身上還有一百多萬的樣子,我就跟你下一盤,輸了給你一百萬顆靈石嗎,贏了你給我一萬顆靈石就行」

    既然是為了出名,光是打敗一個人不夠,還得有一場驚天大賭,讓那些對下棋不感興趣的人,也有個茶餘飯後的話題。

    「我如何相信你有一百萬顆靈石拿出來我這可放不下,但口憑無實啊」

    顯然這種情況超出了陳九子的預料,不光是他,在場的所有人也是如此,包括李浮塵。

    蕭煙當然不可能拿出來,這都是買了那些淘回來的東西掙的,還有就是下山時趙長安給的

    舉起太清峰的令牌,大聲道「拿不到靈石,持令牌去問真君殿即可」

    一群人在下面議論了一會,其實沒有也不虧啊,畢竟手上就已經有十萬了

    陳九子大聲道,「好」

    兩人坐在了大堂的中央位置,一群人搬着椅子在下面看戲,中間還豎立着一塊很大的棋盤,兩人在兩側站立着。

    身為前輩,又是有名的一品高手,自然是得表現出他的風度的,直接把黑子旗盒推到了蕭煙面前。

    蕭煙也不客氣,直接捏子便下,那站立的兩人則是照着他們,把黑白子放到那塊大棋盤上,讓台下的眾人也可以看到。

    李浮塵直接站在了門後,靠着門,看着台上的蕭煙。

    一百萬對於現在的自己不算多,頂多吃一頓,還吃不飽的那種,沒了再掙就好了。

    要是說一顆靈石,可能還有些心疼,真是個沒出息的人啊

    蕭有魚坐在門檻上,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有些悶悶不樂,一點都不好玩,還不如回去看魚呢。

    很快一刻鐘過去了,兩人也慢了下來,蕭煙臉上甚至有了些汗水。

    又過去了半個時辰,兩人越來越慢,有時候一步棋要想半天,蕭有魚看得更無聊了。

    而此時蕭煙的心裡想着的確實,若是以微弱的優勢勝了,那有何本事叫關之卿出來應戰呢。

    腦海中各種棋譜浮現,壓力也大了起來。

    一旁的陳九子,身為無常境,不想流汗自然是不會流汗,但是緩慢的動作卻出賣了他。

    蕭煙最後一子落下,棋盤上的白子大片消失,贏了。

    場面死一般的沉寂,陳九子想站起來,但是卻險些沒站穩,還是身後的人給扶住了。

    蕭煙卻沒管那麼多,眼光在場上掃了一眼,忽略了一些監察院的藍衣和黑衣,最後落在一位紅衣身上。

    身

類似:軍嫂逆襲攻略 魅之瞳 屍體發火 仙紀遙 胡仙姑探案 
大家在看

漫威之怪物獵人大世界

夢中安眠

洪荒之悄悄打卡一萬年

劍指全渠道

開局十連抽橫推一切

怒火狂風

元尊

天蠶土豆

從誅仙穿越諸天

合抱木

我是廢土巨人

瘋狂的橘貓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2s 2.00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