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已經來臨,道衍湖上的荷花也已經含苞待放,雖有不少修士出城降妖,但是有事的還是回來了。燃字閣http://m.wenzigu.com

    這天,塵煙雜貨鋪前,搭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台子,那幅千里江山圖拍賣即將開始。

    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為了藏寶圖而來的人,李浮塵覺得特別好笑。

    而且這次拍賣,如果只有那幅畫,那就太單調了,所以她還準備了九件拍品,作為前戲。

    看着蕭有魚穿着一件月白雲肩,身前雲肩吊着一塊玉,外面是正方體,裡面是一顆精雕細琢的玉球,兩者沒有連接,但是卻掉不出來,隨着腳步滾動着,很好看,玉下面的吊着粉色流蘇,衣服後背上,繡着一隻大鯨魚。

    緩緩拖着一個托盤走開,台上的蕭煙一把掀開托盤上的紅布,裡面露出了一本佛經。

    蕭煙拿在手中,向眾人介紹道:「佛門般若心經,出自禪心府遺蹟,為佛門弟子日常背誦經文,此經有大功德加身,日夜誦讀,去病消災起拍價,一千靈石」

    「真能吹」李浮塵心中默念着,這不就是在九道城淘的嘛

    「一千一」

    「一千二」

    「一千四」

    總共就只有三個人喊價,李浮塵擦了一把汗。

    第二件拍品,蕭有魚拖了一個鈴鐺過來,蕭煙介紹道:「佛門鎮魂鈴,二等靈寶,起拍價八百靈石」

    臥槽,蕭煙不按常理出牌啊,一般潛規則是第一件物品不能差的啊

    「一萬靈石」

    「一萬靈石就想要二等靈寶,八萬」

    「十萬」

    「十五萬」

    「這麼高了」

    「這不算高,他們家的東西只是開價比較低而已」

    「十六萬」

    一旁的人紛紛議論着,很多人的目光不禁看向買佛經的那人,這便宜賺大了啊

    之後的幾件物品但是賣的價格比預期的高了一點,但也沒高多少。

    最後,蕭有魚把台上的那塊面板推開,一幅山水畫赫然出現在眾人眼前。

    雖然紙張有些老化,倒是不少人還是紛紛站了起來,其中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在僕從的攙扶下,走到了台上。

    從右至左,一路仔細看了過去,最後在落款的位置,更是看得慢了許多。

    看過三位皇帝的印章,又看過一些名家的印章,最後落在了一條小蛇上,小蛇旁邊還有四個字「年年有魚」,扭扭曲曲,與整個畫面格格不入。

    老者用手指在上面摸了一下,還有點濕潤,嚇得連忙後退了兩步。

    「傅老侍郎,怎麼了是不是這畫是贗品」台下的人急忙喊道,心都糾了起來。

    唯獨蕭有魚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台下李浮塵身邊,拉着他的衣服,而李浮塵絲毫不客氣的把她推到了前面,正義凜然的說道:「自己惹的禍,自己承擔」

    蕭煙也自然注意到了那條小蛇,笑着搖了搖頭。

    老者也搖了搖頭道:「畫是真跡無疑老夫曾在皇城擔任尚書,見過幾幅畫聖的佳作,這幅絕對能進前三之列可惜」

    「可惜什麼」下面立即就有人問道。

    老尚書指着畫上的小蛇,義憤填膺道:「可惜不知哪個稚童畫蛇添足,名畫有瑕啊」

    突然眼睛又瞅到一處角落上有淡淡的紅跡,湊上一看,一個很淡的不規則紅印,八個字,用手摸了摸,有湊上去嗅了嗅。

    老尚書怒目圓瞪,氣的七竅生煙,剁腳大罵道:「雌雄雙俠,文武第一哪個挨千刀的,竟然用蘿蔔章來玷污這千古名畫」

    蕭有魚有些竊喜的拉着李浮塵的衣袖,示意他往前站一點。

    李浮塵有些心虛的看了眼蕭煙,見對方根本沒注意自己,這才偷偷的踹了蕭有魚屁股一腳,示意她離自己遠點。

    正在老尚書和一些文士惋

類似:楚籬 地球人之神 九鼎大宋 我的無限果然有問題 魅之瞳 
大家在看

始於冰與火之歌

我愛吃烏賊

現實世界的神奇寶貝

第九番薯

開局十連後我橫掃諸神

砍材人

最強升級系統

大海好多水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

桐棠

神級美食家

劍之名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4s 1.993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