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安沉默道:「東州學院因為黑龍水淹東海城,所以也不知道具體有哪些人戰死了,知道的你也應該都知道了,你出事後,寒山真人就帶着眾人逃往了海外,什麼時候,咱們兄弟再回去一趟,有仇報仇不過他們應該也會來青州了」

    李浮塵:「就是不知道大師兄如何了其實我熟識的人已經死得七七八八了」

    師父、師公、陳老頭已死,雲蒼莽最後也沒見着蹤影,估計是懸了,還有孫淼淼,南嘉魚等人。伏魔府 m.fumofu.com

    本想在扶陽鎮平平淡淡的過完這一生,就讓大家以為自己死掉了就好了,雖知道老乞丐和趙長安過來了,還是放不下大夥啊。

    又恰巧看到了小洞天恢復的希望,有仇自然是要報的,只是以前深知沒希望而已。

    更何況,現在有了蕭煙和張三,能感覺得到張三對於修煉的渴望,不應該讓自己的怯弱毀了她們的。

    只是不知以後該如何面對孫淼淼,明明三令五申,讓自己不要做那麼危險的事,但是最終還是沒聽他的,把自己弄成了這幅模樣,大概她也對自己很失望吧。

    既然和

    可能大家還以為自己死了呢

    看向遠方道:「以後,我就是李四了不再是李浮塵長安,你也是剛認識我」

    一切均是為了以後行動方便,要是很多人知道自己是李浮塵後,先不說來自東州的麻煩,還有小青趙長安的麻煩,光是黑龍牧九州,就夠自己吃一壺了,至於扶陽鎮的事,能猜到就猜到吧,總比人盡皆知的好。

    不過,也沒什麼人在乎自己一個小洞天都碎了的&sp;人吧

    又緊握住蕭煙的手,「這世間紛紛擾擾&sp;,何處安家」

    蕭煙微微一笑對向李浮塵,溫柔的說道:「你便是吾家」

    趙長安聽到兩人的談話,抱着張三就走了,聽不下去。

    寶船足足飛行了兩天有餘,這才來到了真君殿的地盤上,玄壇王朝王城黑虎城

    隨後又乘坐了一艘小型的寶船,飛行了一個時辰,這才來到青州十大勢力之一的真君殿山下。

    真君殿雖為十大勢力之一,但是山下卻是十分荒蕪,跟進了原始森林差不多,寶船將五人在一個山谷平地前,一座三四丈高的石制山門矗立在山下,一個長了些草的樓梯直通上山上。

    要不是山高,一座座高聳入雲的那種,李浮塵還以為走錯地方了呢。

    此時台階上,已經有百來號人等在此地,或坐或站,為首一人身形偏瘦,一聲黑色皮甲和少數黑色金屬甲冑,坐在第一層台階上,身前插着一把刀。

    此人便是南門轅,曾在趙長安任命離宮宮主之時,心有不滿,而後在秘境中,又請求趙長安幫他奪刀,但是被拒絕了。

    一看來這就是來者不善啊,李浮塵本來想調侃一下趙長安,但是一想現在自己叫李四,然後明面上又是靠着女兒張三才能進入真君殿,所以也不合適,更重要的是相信趙長安能夠解決問題。

    趙長安放下肩膀上的張三,看着對面的人,冷聲道:「有事」

    台階上,一人持槍上前道:「趙長安,十年前你就道心有瑕,這十年,你為宗門惹事無數,你沒資格再擔任離宮宮主之位」

    趙長安向前走去,張三想跟上去,卻被李浮塵一手抓住了後衣領,拉回身邊,叮囑道:「看你師父教訓壞人」

    「師父加油」張三立馬就跳着歡呼了起來。

    趙長安一步上前,向對面那人勾了勾手,那人舞了個槍花,便向趙長安襲去,趙長安劍都沒拔,赤手迎了上去。

    對了幾招後,趙長安一手握住槍身,一掌拍在對方肚子上但是還不鬆手,順勢一腳踢了上去,連人帶槍摔到了台階上。

    血都吐出來一大推,隨後生死不知。

    李浮塵看得直搖頭,這一腳的力量真大啊

    倒是站在山門口的那群人嚇了一大跳,不

類似:透視小村醫 九鼎大宋 踏滅星辰 我的修真人生 浮滄錄 
大家在看

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

陳多疑

超神寵獸店

古羲

琉璃斗羅

幻彩小可愛

開局簽到從段譽開始

加貝辣條

從遮天開始的造化

風落何曦

開局簽到十萬年

浮白三秋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55s 1.999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