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還是自家娘子重要,李浮塵很乾脆的拋下了黎天。燃字閣http://m.wenzigu.com

    立即回道「有沒有覺得黎天和女皇有些相似我剛剛問她有沒有進來觀禮,就聊了兩句,現在不跟她聊了啊」

    說完就給黎天傳信道「你說這陛下不讓帶家屬,就有點愁了,我娘子找我了呢,先不說了啊」

    主坐上的女皇把傳信符一揉,然後就給丟出去了,還是喬千歲一手將它攝回來,銷毀掉。

    眾人看過去,陛下臉色不太好看,房楚材開口問道「陛下,怎麼了」

    女皇冰冷的說着,「沒事」

    眾人這才又轉過頭去,繼續看台上的表演。

    過了一會,女皇看向房楚材道「丞相,朝雨年齡也不小了,我給她找個人家怎樣」

    眾人一愣,最吃驚還是還是房楚材,什麼叫年齡不小了,明明還沒你大好吧,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但是卻拱手道「莫不是聯姻不知道陛下心中人選是誰」

    女皇猶豫了一會,揮了揮手道「額算了吧我就隨口一說剛才一舞,揚了國威,讓她上來一起坐吧」

    而李浮塵這邊卻是忙不過來了,不光有蕭煙的信,還有張三、小綠、玖蘭、碧水娘娘、游溯、洪野三人,每個人說的話題還不一樣,忙得連欣賞表演的機會都沒了。

    第三場舞曲完事後,表演並沒有再繼續了。

    而是喬千歲上前一步道「我九州人族武運昌盛,向來注重喜歡同台切磋,有那位才俊願意上場助興」

    過了好一會,除了後面的百姓議論紛紛,其餘人都很淡定。

    最後八王中有一人飛到了台上,向女皇陛下的方向拱手大聲喊道「見過陛下,臣南庚府慶王座下,無常境巔峰李岱,聽聞白金龍甲戰力不可量,特請白金龍甲賜教」

    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沉默了一下後,開始議論紛紛,李浮塵還沒意識到什麼的時候,蕭煙的傳信符就到了。

    「慶王準備造反了,所以派人來打探號稱皇朝最強修士集體的白金龍甲的輕重,這是在挑戰女皇的權威」

    李浮塵把傳信符收進小洞天后,也跟着震驚了,這麼狂妄的嗎不怕被直接滅了嗎

    安南王第一個起身抱拳行禮道「陛下,小小南庚府修士,如何有資格挑戰陛下近衛白金龍甲本王座下李敬,可斬他」

    「陛下,老臣」

    「陛下,我願迎戰」

    這有人一帶頭,不少人紛紛站起表示忠誠,就連身後看戲的百姓都紛紛站了起來,李浮塵還看到一個起身還要人扶的古稀老頭也站起來舉手大喊。

    就連李浮塵身邊的老頭塗先覺也跟着站起身喊着,喊完後還不忘提醒道「李大人,快站起來,不然你就是逆黨了」

    臥槽,還有這說法的嗎

    看着嘈雜的場面,此時女皇起身了,伸手向前一壓,眾人聲音也慢慢小了下來。

    剛好李浮塵得到塗先覺的指示,被人群擋住了,根本看不清女皇的動作,也跟着起身大喊道「陛下,臣」

    結果忠心表得太晚,叫喊聲又大,一時之間掩蓋所有小下去的聲音,眾人也慢慢的坐了下去。

    看着周圍人注視了自己一眼,李浮塵也不說話了,這個時候被發現了不好。

    正想偷偷摸摸,人不知鬼不覺的坐下去的時候,女皇看了過來,喝道「那位從九品,你想說什麼」

    本來李浮塵是沒有資格坐在這的,拖了能參加早朝的福,不認識也正常,一身青衣在一群紅紫貴人中,也是格外顯眼的,差不多就是萬花叢中一點綠的感覺了,被關照也很理所當然。

    見李浮塵不動,塗先覺直接在李浮塵身上拍了一下,低聲喊道「陛下又叫你呢」

    眾人眼光集中了過來,其餘原本站起來請命的人也坐了下去,唯獨他一個人站着。

    張三拉着蕭煙的衣服,緊張的說道「娘,爹他」

類似:長生諸天 鑽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我為你說話 闖王再生之我會功夫 
大家在看

從一條河開始的無限進化

女孩穿短裙

大神你人設崩了

一路煩花

簽到就有萬千天賦

巴骨龍

仙草供應商

寂寞我獨走

開局簽到十萬年

浮白三秋

開局一元秒殺滿級拔刀術

林中小木屋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19s 1.989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