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擋住了李浮塵致命的一刀,但是那人也被砸到了地上。一筆閣 m.yibige.com

    「謝李兄!」聽着周南聖的話,李浮塵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朝着砸在地上那人沖了下去,一刀甩去,正中心臟。

    見對方一死,都沒有落地,直接將刀攝來,又衝上了圍攻周南聖的另一人。

    一刀將對方從周南聖身邊打開,這個時候的李浮塵也沒什麼好保留了,之前是知道只要堅持住,學院肯定會來人,卻沒想到是這麼一個結局。

    當然,可能東方長戈他們的戰場不在這,畢竟對面出現的最高也只是知命境而已,基本還是遵循同境界相鬥的規則,但是在自己地盤上竟然沒有對方人多。

    放開了的李浮塵戰力上升了不少,更何況只有一人,打得對方連連防守,但是卻也沒辦法結果對方,畢竟高了一個大境界。

    周南聖得了李浮塵的幫助,壓力大減,十招過後,一劍刺穿了對方心臟。

    天漸漸暗去,又越來越亮,李浮塵一刀從側面插進了對方的脖子,而對方也是一劍捅穿了李浮塵的腹部。

    太陽從東海升起,第一縷陽光透過學院兩山照進東海城。

    有一人見李浮塵和地方戰立在空中,兩敗俱傷的模樣,高高躍起就是一刀朝李浮塵砍了下去。

    李浮塵看都不看,拔出插進對方身體的刀,向旁邊一甩,然後一條血線在那人脖子上浮現,突然一道鮮血飆出,那人瞪大了雙眼,向下方追去,想說什麼卻再也說不出口。

    地方一人見陽光照進東海城,然後對着整座戰場喊道「撤!」

    「撤!」

    「撤!」

    撤退的聲音此起彼伏。

    最後離開的一人回頭大喝道「三日之內,滅了你們東州學院!」

    看着敵方撤去,還敢放狠話,不少人紛紛動身去追,卻傳來了南嘉魚的聲音「別追了!」

    此時的南嘉魚身上也沾了不少血跡,拖着一柄滿是鮮血的大劍,顯然是已經解決掉了敵人,最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後直接躺了下去。

    見此一幕,看到消失在天邊的敵人,不少人也紛紛效仿,這打了一夜的戰鬥,實在是太累了。

    有些殘破不堪的東海城,不少地方都冒着青煙,李浮塵看到了坐在台階上的李浮塵,走了過去,在一旁坐了下來。

    此時的李榛也沒什麼大小姐的樣子了,頭髮凌亂,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跡。

    李榛注意到了身旁的人,抬頭看去,然後笑了,「這麼久不見,再見時你就是大師兄了啊!」

    李浮塵從小洞天拿了壺水遞過去,笑道「是呀,這麼久沒見,你去哪了?」

    李榛苦結果水壺,猛灌了一口,在陽光下露出了璀璨的笑容,「修煉啊!不然怎麼趕得上你們的步伐!」

    李浮塵又拿出一壺,自己輕輕喝了口,接着問道「陳老頭呢!好多年未見了,帶我去看看吧?」

    見到兩人時,還是去年,從浮玉城回來,也沒想到還未曾好好逛過這東海城,如今就要畢業了,也許以後也沒機會再逛東海城了,就算是,也可能不再是這個東海城了吧。

    「走!」李榛扔回水壺,起身便走。

    經過晚上的大戰,街上不少人拖家帶口往渡口和城外走,畢竟相對來說,東海城已經成了最不安全的地方。

    也不知如今在滄瀾州占據的東寧城如何了,直到現在也沒能回去看一趟。

    兩人走了許久,便來到了長遠鏢局門口,此時的長遠鏢局也沒了之前的熱鬧,不少人在里里外外的搬東西。

    李榛吩咐了一人帶李浮塵去找陳老頭,然後說自己要去換身衣服便走開了。

    距離上次來長遠鏢局已經是十一年前的事了,所以也沒人認出李浮塵來,但是李浮塵走在這裡,卻滿是回憶,若是沒有離開長遠鏢局,那麼可能就沒孫淼淼的事了吧。

    

類似:萬丈輝煌 逝去的信,逝去的青春 玩命之徒 諸仙之尊 婚後寵:榮寵錦婚 
大家在看

神話之龍族崛起

雁門

漫威之怪物獵人大世界

夢中安眠

賢者與少女

Roy1048

崩壞諸天萬界

呆萌小總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斗羅之開局極限斗羅

十年飲朝露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9s 1.997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