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參真人看到孫淼淼後,又向東方長戈使了個眼色,東方長戈點了一下頭後,龍參真人嘆了口氣就走了。筆硯閣  m.biyange.com

    倒是兩人這麼一交流,不懂的還真是不懂,龍參真人是為自己徒弟嘆息啊。

    一群人上了寶船,孫淼淼在房間裡替李浮塵換好衣服後,又打了盆水,替李浮塵擦了擦臉,把手上的傷口清洗乾淨後,包紮了起來,然後在床邊坐了下來。

    寶船向着東海城而去,對於拋棄天涯城大家到時沒有任何意見,畢竟修士之間的戰鬥,不像凡俗,城牆也沒用,等敵方打來的人多了,境界高了,要奪走依舊很簡單。

    還不如呆在 有大陣護持的東海城內,反正其餘地方已經淪為了戰區,不存在誰守誰攻的情況。

    寶船停在五道廣場,傷勢重的送到丹鼎峰療養,其餘的各回各的地方。

    東方長戈等在船下,見孫淼淼一下船,立即上前道「孫孫淼淼啊,這李浮塵你就帶去你們符篆峰還是武道峰啊」

    發現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叫孫淼淼這才,這才直呼了名字,誰知孫淼淼看了眼,隨後把人放下,推向東方長戈道「那副院長您帶走吧」

    「也行」東方長戈略一思考,就接了過來,隨後,孫淼淼就獨自向符篆峰走了上去。

    見人走後,東方長戈就覺得自己一個大老爺們扶着一個男人不好,向和一群人聚在一旁的周南聖招手道「周南聖,把李浮塵帶回去吧」

    一群人愣了一下,還是走了過來,結果李浮塵後,還不等說話,東方長戈就直接飛走了。

    最後下船的南嘉魚三人,看了眼被扶住的李浮塵,叮囑了周南聖一聲,也下了山,去了弟子山東面。

    漸漸的人也都走光了,周南聖背上李浮塵就要往山上走,幾位學員上前關心道「周師兄,還是我們來吧」

    「沒事」周南聖一口回絕了,然後就一步踏上了台階。

    下午,李浮塵感覺有人拿着一挑毛巾在給自己擦汗,也聞到了淡淡的香味,一把抓住那拿毛巾的手,向裡面一用力,隨後整個人壓了上去。

    「哈哈哈哈」

    大笑着睜開眼,正想看看身下人的時候,敢一看到,腦海中一道閃電閃過,瞳孔一縮,小聲的問道「怎麼是你啊」

    「除了我還會有誰來照顧你嗎」玖蘭在舉起雙手躺在床上一臉戲虐的反問道。

    「認錯人了,不好意思啊」李浮塵嚇得想感覺起身,結果「咔嚓」一聲,反倒一手摸着後腰。

    「啊啊」

    慢慢的開始呻吟了起來。

    玖蘭翻了個白眼道「怎麼,不想從我身上下來了嗎」

    「不是不是,腰閃了」說着,李浮塵扶着腰,抬起腳,就向床下走去。

    「啊」起身後的玖蘭,按住李浮塵的肩,一手猛然向前一推,疼的李浮塵瞬間就叫了起來。

    不過活動了一下身子,發現好了,只是胸口還有些隱隱做疼,不過沒什麼大事還是挺開心的。

    滿面笑容的李浮塵,坐到桌邊,給自己和玖蘭倒了杯茶,並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後,玖蘭愣了一下,有些不安的坐了下去。

    李浮塵喝了口茶,隨即搓着手,試探性的問道「玖蘭啊,你看在我這已經挺久了的,有沒有想過搬出去住啊」

    「我不就住在旁邊的竹樓里嗎」玖蘭那就茶杯道。

    李浮塵見對方誤解了自己的意思,再次問道「我不是說那個,是說更遠一些,你看你這麼多年沒有好好看看這九州,不想出去看看以前呆過的地方就算故人朋友都死了,也得給他們去上個墳不是」

    「砰」玖蘭把快到嘴邊的茶杯,直接砸在了桌子上,冷眼瞪着李浮塵說道「你什麼意思,直接說」

    李浮塵先是嚇了一跳,隨後坐直身子,咳嗽了兩聲道「咳咳,那什麼,我跟孫淼淼又好了,所以為了不讓她引起誤會,你懂的」

    

類似:重生之美食廚神 司少霸寵:甜妻太撩人 天玄閣 引夢驚魂 
大家在看

玄幻:開局獎勵一百連抽

快喝熱水

斗羅之赤色武神

人道路人

斗羅之奇妙之旅

忘了不能忘

丹皇武帝

實驗小白鼠

穿越西遊之這個妖精有點鹽

雨伶伶

萬界劍祖

滄海一笑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3s 1.99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