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己小屋的時候,更多的目光是在那間竹屋內,因為那屋子有着這一排屋子唯一的一個人,也不能說是一個人,是位畫中仙,玖蘭。筆神閣 bishenge.com

    走到門前,神不知鬼不覺的竟然動手推起了房門,結果就看到屋子裡有些許雲霧繚繞,透過雲霧和一道絲質半透明屏風,見到一女子正裸着後背站在裡面。

    看得愣神之際,那女子頭向左側微微一轉,露出了一張絕世側臉,朱唇輕啟「李浮塵,你怎麼每次進來的都這麼巧呢,去孤島待了這麼久,寂寞難耐了」

    「對不起」李浮塵立馬扭過頭,道了個歉,趕緊把門關上,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小屋。

    好在玖蘭有打掃,所以這麼久過去了,還是可以住的,心中多了一絲溫暖。

    先是坐在床邊,突然感覺有些困,就躺下了,最後感覺有些累,不知不覺中,雙眼慢慢的閉上,直接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聞到一陣清香,貪婪的多聞了幾下後,頭就撞到了一團酥軟的東西。

    緩緩睜開眼,便見到玖蘭用手撐着腦袋,躺在一旁,靜靜的看着自己。

    難怪這麼香呢。

    平時見到玖蘭如此,都是直接跑的,這次卻直接翻了個身,對向了另一邊。

    「你怎麼了我在你身邊這麼久,你竟然都沒有發覺,不符合你現在的境界啊」身邊傳來玖蘭的細語。

    李浮塵乾脆睜開眼睛,看着裡面的牆,有氣無力的說道「累」

    玖蘭依舊在耳邊說道「你又沒戰鬥,修士哪有那麼容易累,看來這次出海,經歷蠻多的嘛」

    說完就在一旁側着躺下了,一隻手搭在李浮塵身上,這次也沒躲,就這樣讓她搭着。

    沉默了許久,李浮塵接着說道「玖蘭,如果學院破了,你就自由了,沒必要跟着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去哪就去哪吧」

    玖蘭一愣,隨後把手放下來,語氣比李浮塵還頹廢,道「早就跟你說過,我的命和你的命連在一起,再說了,東州學院哪有那麼弱」

    李浮塵又沉默了一會,這才緩緩說道「我是說如果,天寶大人也會理解的,要不你現在走也行反正我經常出去也不會帶上你,過兩天我又要出去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能不能回來」

    兩人誰也看不到誰的表情,玖蘭在李浮塵後面抱住他,兩人距離又縮小了一些,李浮塵甚至能感受到她呼吸的聲音。

    「小小年紀想這麼多做什麼那個老乞丐不是你半個師父嘛,他能看着你出事就算東州學院破了,學院也會安排你們這些後輩逃走的,你擔心個什麼勁嘛」玖蘭安慰道,隨後也抱的緊了一下。

    李浮塵輕輕答道「其實我沒那麼重要的,就是當初住在一起的一份情誼,我這人天賦也不行,出身也不行,你是不知道,當初亂神山考試,靠着老乞丐給我作弊,都差點被淘汰了,明明有那麼好的功法,但是卻還是不夠強,而且六年沒有見到他了,我明確告訴你,東州學院的退路跟我沒關係的」

    停頓了一下後補充道「也不小了,虛歲二十七了」

    玖蘭根本就沒管前面的話,直接調侃道「是呀,二十七了,卻還是個童男」

    李浮塵乾脆不回話,跟玖蘭說話總是說不了幾句,但玖蘭見對方不回話,在李浮塵耳邊吹了口氣後,輕輕說道「要不我幫幫你啊」

    「這可如何使得」李浮塵口頭上雖然拒絕,但是身子卻轉了過去,兩人四目相對,手剛摸到玖蘭腰間的時候。

    玖蘭嘴角一笑,隨後化作一道紅色流沙,飄到了牆上的畫中,李浮塵的手在空中停住了,整個房間卻傳來玖蘭的聲音「要想我命由己,就趕緊去修煉吧」

    起身看了眼牆上的玖蘭,那畫中鄙視的小眼神活靈活現,苦笑着搖了搖頭後,拿起桌上的刀,起身出門去了。

    在門口直接御空而起,原本學院有規定學員不得御空超過多少的,不過此時的李浮塵卻不管這些了

類似:三界生死錄 浮滄錄 大龍掛了 重啟霸道人生 
大家在看

開局一元秒殺滿級拔刀術

林中小木屋

洪荒西遊之我是小白龍

永恆森林

從遮天開始的造化

風落何曦

太古狂魔

漢隸

神話之龍族崛起

雁門

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

陳多疑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8s 1.993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