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浮塵一愣,迎合的笑道「啊好像是這樣,都是別人送的」

    至於什麼騎龍,什麼腿長沒聽見,完全沒聽見,心中卻把小小這丫頭罵了個遍,要不是和孫淼淼分開了,還真的懷疑這丫頭就是個奸細。看小說網 m.kanxiaoshuo.net

    孫淼淼看着李浮塵裝傻,也就沒再問了,認識這麼久李浮塵的心思她一清二楚,繼續說道「好像我送你的東西是一樣也沒看到啊」

    被這麼一說,笑容立即就僵硬了下來,確實,孫淼淼也送了不少東西,但是這個時候是真的一件都沒有,束髮帶和玉冠都在戰鬥的時候被弄壞了,然後幾件衣服被放在了學院的屋裡,壓在箱子低下,當初的披風現在也不是穿的季節,這麼一說的話,對方說的倒也有道理。

    現在的孫淼淼和以前還真是有些不一樣了,要是在西院的時候,這樣也還說得通,於是小聲問道「怎麼感覺你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啊」

    孫淼淼淡淡的笑了一下道「以前是在學院,我身為三峰大師姐,你一峰都鎮不住,我要震住三峰不得有個嚴肅的形象嗎」

    「也對」李浮塵點了點頭,現在自己這個大師兄就是個名稱,大多數人還是聚集在周南聖他們身邊。

    孫淼淼繼續笑着說道「你不是也跟以前不太一樣了嘛,以前跟塊木頭似的,現在跟誰都能說上兩句」

    說的也對,在東寧城的李浮塵和在東州學院的李浮塵再到如今的李浮塵確實有些差別,但是這些變化自己都是知道的,變化最大的就是殺人這件事,當初的李浮塵願意給任何人一個機會,無論是去東州學院路上遇到的強盜賊寇,還是浮玉城得罪自己的幫派流氓,李浮塵都不會下死手,也告誡自己不要下死手。

    但是自從鐵血關一戰之後,殺人就成了常事,能下死手就不留後路,遵循着不是你死就是我往的道理,而且在戰鬥中是最有效的提升修為的方式,如今這個局勢,也容不得手軟,從以前一個酒樓小廝,連朱胖子都不敢得罪,變成在浮丘島能命令武道峰弟子的李浮塵,確實不一樣了。

    但是李浮塵關心的不是這個問題,重要的是孫淼淼願意跟自己說話了,於是小聲的詢問道「我們還有機會嗎」

    說完內心狂跳不止,渾身顫抖了起來,又害怕拒絕,又想知道答案,既然忘不了,還是去爭取一下吧。

    孫淼淼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說道「你太弒殺了,我怕你哪天墮落魔道,你知道的,那樣的人基本就沒什麼人性了,我不想這樣浪費一輩子」

    聽完的李浮塵反倒心安了一下,只是心安之後就是失落。

    過了一會,孫淼淼接着說道「聽聞功法能改變一個人的性格,你以前的事我也是知道一些的,那人給你這麼好的功法你就沒懷疑過嗎包括他的身份,學院這麼多功法,如果你想要,東方副院長也會替你找來,不弱換過一個,雖然修行的慢了一些,但是起碼很穩妥啊」

    李浮塵搖了搖頭,老乞丐確實很神秘,但是遇見他起碼不後悔,要不是他給了自己這麼多東西,數不得現在還在酒樓當個廚房幫工,報仇什麼的遙遙無期,更別談認識孫淼淼了,便是認識孫淼淼這一件事,就是無悔。

    至於魔道類功法應該不太可能了,最懷疑的就是對自己確實好的過分了一些,不過再仔細一想,也就只有當初去浮雲山采了些藥材和給了自己把刀和幾本書啊,至於突破小洞天所需要的東西,都是天寶大人剩下不要的啊

    至於之後他有什麼目的,那就是以後的事了,人要吃池塘裡面的魚,魚是沒有反抗的餘地的。

    思考了一下後,輕輕說道「其實老乞丐和東方未明認識的,什麼關係我也不知道,東方未明也沒說什麼。包括玖蘭也是他送過來的,原本是一幅畫,當初有人要拿她跟我換這把刀,我沒同意,但最後老乞丐也把畫拿了過來,包括你那三塊玉符,也是隨畫一起過來的」

    看了一眼孫淼淼,慘笑着說道「其實很多事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就如同今

類似:最強天丹師 重生之娛樂王朝 重生之美食廚神 穿越的主神 
大家在看

仙草供應商

寂寞我獨走

斗羅之從抽獎開始

咒與語

太古狂魔

漢隸

我的孝心變質了

打死不鴿

最強升級系統

大海好多水

打卡從魔宗開始

沉睡的抹香鯨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s 1.989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