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浮塵再看向那揮劍的人,沒有搭理,反而繼續啃了一口饅頭。燃字閣 http://m.ranzige.com

    「殺」劉大頭領鬼頭刀一指,身後的人便立即沖了上去。

    雙方一瞬間就打做了一團。

    戰鬥一邊倒,劉大頭領被吳騰鳳三刀看到,臨空而立,沒有一人敢於御空而行。

    周圍的人也被壓制下了,可是萬劍宗的人還是難免有些小傷,幾人退到李浮塵旁邊,半空中的吳騰鳳臉色一疑,一劍揮來。

    劍氣直接取了那幾人的性命,接着也來到了李浮塵身前。

    一道血跡濺起,李浮塵胸口被劃開,向後倒飛而去,連帶着綁李浮塵的那根柱子和屋子一起倒塌了。

    夜晚,雨水打在李浮塵臉上,眼珠子轉動了一下,猛的睜開,但是卻發現起不來。

    低頭一看,身子被一根房梁給壓在了下面。

    乾脆躺地上,張嘴喝了幾口雨水後。

    「哈哈哈哈哈」

    過了好一會,想起之前的經歷,現在的又劫後餘生,李浮塵大笑了起來。

    隨後掙扎了兩刻鐘,才從下面站起身,看着自己身上的血跡和那道口子,李浮塵倒是沒在意,看着這滿地屍體,也沒有理會,而是撿起地上那個水雨水浸泡了,又沾上了泥水的饅頭,咬了一口之後,下山繼續前行了。

    五年後,趙長安在一家客棧呆着,正吃着飯,一位黑衣老者走了過來。

    坐下給趙長安倒了一杯茶,兩人一口喝下後,趙長安給老者滿上,「刑叔,你怎麼來了」

    小二端過來一隻碗,刑叔拿過一雙筷子,「小主啊你不能在東州呆了,殺了這麼多人,三大宗門針對你的計劃也開始了」

    趙長安給刑叔盛了碗飯,搖頭道「無妨,又不是第一次了」

    刑叔給趙長安夾了塊肉,「他們出動了無瑕境,我給你解決了,但後面肯定還會有,甚至是洞天境,根據九州商會情報,並沒有人見到李浮塵的屍體,或許並沒有死呢」

    趙長安猛一抬頭,盯着刑叔道「那去哪了」

    刑叔搖了搖頭「可能在青州,通過東海沿岸當然了,這麼多年了,具體去哪了,也不知道,也有可能被東州學院帶走了」

    「吃完飯就走吧再遊歷五年,找不到就回真君殿」說完,趙長安就猛的扒拉了幾口米飯。

    此時的李浮塵確實是在青州,走了五年,也沒走出多遠,只是自己卻更加瘦弱了,蓬頭垢面的來到了一個被白雪覆蓋的山村小鎮。

    走過一座木橋,上面有人在冰河裡搗衣,恰好一件衣服從上流漂下。

    雖然就在腳下穿過,但是李浮塵卻完全沒有伸手撿起的意思,反而繼續前行。

    「撲通」

    上游一個身穿灰藍衣女子為了抓住那件衣服,腳下一滑而落水了。

    而李浮塵也一臉冷漠,繼續前行。

    過了橋,身後就傳來救命聲,李浮塵向前走了幾步,內心糾結了一下,還是轉過身向河邊走去。

    此時的河水根本不深,那女子也只是閉着眼睛在胡亂的拍打着水面,還喝了幾口河水。

    李浮塵站在岸邊看了一下,這才下河一手拎住了對方的後衣領,給拖到了岸上。

    扔到岸上後,李浮塵轉身就走,結果就被對方叫住了,「謝謝你你是誰」

    聲音很動聽,李浮塵看着趴在地上的女子,眼睛還是閉着的,手在地上不停的摸索着,李浮塵這才生硬的開口道「你瞎了」

    「對呀,我很小的時候就瞎了」說着,女子用手把一綹頭髮挽到耳邊,抬頭對着李浮塵,然後睜開了眼,一雙灰白的瞳孔,但是語氣中卻沒有一點自卑感。

    看着自己的胳膊,再想起自己的小洞天,無論是修士還是凡人,自己也都是一個殘疾呢,但是相比人家可就差遠了。

    上前一手扶住那女子,對方另一隻

類似:食來運轉,農女有空間 飛血必連天 九轉輪迴帝 妃常難馴:魔帝要追妻 末世危城 
大家在看

太古狂魔

漢隸

萬界劍祖

滄海一笑

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

桐棠

開局簽到一隻妖帝老婆

嘿馬家祿祿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大神你人設崩了

一路煩花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7s 1.989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