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余老太婆不知是氣憤的走了,還是滿心歡喜的走了,反正李浮塵的目的是達到了。一筆閣 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待到余老太婆走後,張三問道「爹,情投意合什麼意思」

    一手按在張三的腦袋上,笑問道「怎麼,你蕭老師沒教你嗎」

    張三搖了搖頭,對着苦着臉的張三說道「以後余姨不會來了,你也別臭着一張臉」

    先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果不其然,張三的表情歡快了不少,李浮塵這時候又問道「以後蕭老師跟我們一起生活,你高不高興啊」

    張三重重的點了點頭,肯定的答道「嗯高興的」

    看着張三這樣,李浮塵不禁搖頭苦笑,自己還這麼大人了,竟然還算計一個八歲小孩,丟臉啊。

    隨後李浮塵和蕭煙的事就傳了出去,但是卻沒有人來祝福,連帶着麵攤的生意都冷清了不少,幾位經常在這的老頭,也都過來跟李浮塵講過其中的利弊,但李浮塵都沒有聽進去,甚至收保護費的也收的比以前多了。

    蕭煙教完張三功課,坐到李浮塵身邊輕聲問道「後悔嗎」

    「這有什麼後悔的」說着,李浮塵看了過去,一隻手握在了蕭煙手上。

    蕭煙冷冷的說道「可我後悔了」

    「啊不會吧」李浮塵驚得直接跳了起來。

    蕭煙這才笑罵道「你看你,還沒成親呢,就動手動腳,以後還得了」

    「哦你說這事啊」李浮塵這才放心的又坐了下來,老老實實的。

    蕭煙摸到了桌子上的茶壺和碗,給李浮塵和自己倒了杯茶水,輕抿了一口道「你是在想黃道吉日嗎不用找人看了,這個月初九,是最好的日子其餘繁瑣的禮儀也可以免了,如果在想賈瑞的話,也不用想了,他剛好升遷九卿府,這三年之內應該是不會回來,大黎皇朝現在有戰事,說不準以後都不會回來了」

    聽着蕭煙這麼雲淡風輕的說話,原來是把一切都計算好了啊,有些不服氣的一手掐住了她的臉頰。

    「呀,你幹嘛大庭廣眾之下的」說完,一手打在李浮塵手上。

    李浮塵看着她吃扁,起身笑道「好了,既然是初九,那就只有三天了,我去準備東西」

    李浮塵倒也神速,當天就把需要彩禮送到了蕭煙家,然後又親手寫了幾張請柬送到了幾位熟人家。

    第二天麵攤關了,帶着張三開始收拾房間,買了很多紅布,貼得里里外外都是,該買的吃食也都買好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沒租到轎子,迎親的隊伍也沒有,只弄到了一匹馬。

    第三天,給張三換上了一身紅衣裳,自己也穿着一身簡陋的紅衣裳,身前披着一朵大紅花,帶着一頂紅帽子,獨自騎上了馬,慢慢的向蕭煙家走去。

    上次穿紅衣裳還是在浮玉城和孫淼淼,可是如今的自己,以後怕是見不到他們了,就在這扶陽鎮終老,也是一件不錯的選擇。

    一路上,眾人指指點點,可皆被李浮塵給無視掉了。

    在蕭煙家下馬後,那位老婦人前來相迎了,李浮塵恭敬的喊了聲,「路姨」

    路姨也彎腰行了個禮,滿是淚水的回道,「姑爺」

    隨後領着李浮塵進了房間,看着穿着簡陋婚服,雖說叫做鳳冠霞帔,但是塗上既沒有鳳冠,肩上也沒有霞帔,身上一件裝飾品都沒有。

    李浮塵從懷中拿出一個銀手鐲,戴在蕭煙右手上,跪在她面前,低沉的說道「委屈你了」

    蕭霞低頭看着手上雕着一隻鳳凰的手鐲,雙手放在李浮塵手上,輕聲道「不委屈的我們走吧」

    隨後李浮塵一手抱起蕭煙,出了房,坐在了那匹馬上,隨後翻身一躍,也坐了上去,拿着韁繩,向自己走去。

    到了家門口,原本空空蕩蕩的院子,錢老頭、周老頭還有周圍鄰居等二十來人提着些紅紙包裹着的李浮塵站在了院子裡。

    余老太婆也來到,第一時

類似:長生諸天 鑽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我為你說話 謝公子撿到寶了 狂龍基因 
大家在看

大神你人設崩了

一路煩花

太古狂魔

漢隸

開局十連後我橫掃諸神

砍材人

萬界劍祖

滄海一笑

斗羅之從抽獎開始

咒與語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唐家三少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7s 2.009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