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輪比賽的三十八人走到台上,看過第一輪比賽的眾人大多數心中都忐忑不安。讀爸爸 m.dubaba.cc

    雖然台下觀眾熱情不減,但是上台的人卻高興不起來,之前還有些碰運氣成分在的人,看到了第一場比賽後也有些擔心。

    就因為第二場的三十八人中就有一個是顏羽,這可是看上去比周煜還猛的人啊,雖然說個頭大一點也許還能接受,但是看着他手上的那對大錘,有些人拍了拍身上的護甲,估計自己身上穿的這身單薄的護甲也不好使吧

    但好在對方沒有像上場周煜那樣豪華的甲冑,甚至衣服簡單至極,而且還露出了半邊胸肌和膀子,那就說明還是能打動的。

    第二場比賽開始後沒有如同第一場大家各自分散找地方站好,而是二十來個人站在一起,本來零零散散的幾個單獨的人看到這個情況,也往人群里走了過去。

    人群對面就是顏羽。

    「第二場比賽開始」

    裁判一聲令下,台上的人也沒有多大動靜,只剩站在一起的三十七人腳步不停的移動着,大家眼睛左右搖動着,握着武器在身前,十分緊張,誰也不想第一個衝上去。

    「殺」

    還是顏羽見對面不動,自己一聲大吼就拎着兩個大錘子朝着對面跑了過去。

    「衝上去」

    「殺」

    手忙腳亂的一群人並沒有第一場那些人的勇氣,但還是趁着人多向前沖了過去。

    雙方一見面,還不等對方劍揮下來,顏羽的大錘就已經到了這個人胸前,一錘下去,那人就彎着腰,口吐鮮血的向後倒去。

    連帶着後面幾個人也被撞倒在了地上,不過這麼多人打起來,就沒人在乎那麼一兩個人的情況的。

    雙方的打鬥很簡單,大家拿着各種武器往顏羽身上砍、扎。而顏羽則是見到人跟自己距離不遠就掄起大錘砸過去。

    但是畢竟是四面八方來人,有時候也顧不過來,一劍劈在身後然後就轉身向劈自己的人身上砸過去,甚至還把手中的大錘扔出去砸人。

    相比第一場周煜的優美,這一場多了很多原始的野蠻氣息,純粹就是靠着自身天賦在打群架。

    過了十來分鐘,大家都自覺圍着顏羽,沒有再衝上去了,而顏羽身上也是多了很多赤紅的長條。

    「我棄權」

    正在大家緊繃着神經,想着怎麼再次發起進攻的時候,外圍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說道。

    說完也沒管大家,就朝着圓台邊緣走了過去,然後縱身一躍跳到了台下。

    台上剩下的眾人看着自己隊友跳下去還沒搞清楚情況。

    「啊」

    其中一個人後腿了一步,被摔倒在了地上,發出了一聲驚叫。

    台上還站着的人才反應過來,站在台上的也就剩下十來個人而已了,雖然說顏羽已是傷痕累累,但是看着倒地的人的慘樣,也心生懼意了。

    只見台上倒下的人基本上都嘴邊帶着一些血跡,更有些人臉上,地上都是血,也不想上一場,很多人雖然倒下了,但是還能動彈,表面看上去也沒多的事,但這次,人人都吐血了,很多人都躺在地上昏了過去。

    「我棄權。」

    「我也棄權。」

    「我也棄權。」

    剩下的十來位,瞬間就走到只剩下五個男的還站在台上,這五人還抱着一絲希望,畢竟規則是留三個。

    這五人也沒有再站在一起抱團,而是分散着防備着大家。

    「你們五個是自己下去,還是我送你們下去。」

    顏羽抬起頭,帶着粗狂的聲音說道。

    「唉,我還是下去吧」

    其中一人說完就朝着台下走去,剩下的四人猶豫了一會,也跟着走了下去。

    至此,第二場結束,又是一個人晉級。

    第二場比完,台上的的人不像

類似:在湘北的日子 闖王再生之我會功夫 我在好萊塢當大佬 傲世靈主 春物的戀愛物語 
大家在看

大神你人設崩了

一路煩花

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

陳多疑

放開那隻妖寵

楓霜

太古狂魔

漢隸

萬界劍祖

滄海一笑

打卡從魔宗開始

沉睡的抹香鯨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s 1.99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