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夏感覺到幾人身上危險的氣息,向後退了半步,又看到趙長安的樣子,堅定了信念,抬劍指向周圍圍上來的人。愛字閣 m.aizige.com

    一人向七夏襲來,兩人交手幾招,又有一人襲向趙長安,七夏劍鋒一轉,替趙長安擋下了這一劍。

    而劍都快到了趙長安脖子上,還是絲毫不動。

    又有一人向七夏襲來,七夏豎劍在身前,劍尖刺在劍身上,七夏直接向後倒飛而去,。

    為首那人正要一劍直取趙長安姓名之時,一把大刀從天而降,擋在了趙長安身前。

    那人向後一退,然後看向遠方的來人,帝宗東闕帶領帝宗的人,還有青城山的人,九州商會的人走了過來。

    東闕飛到大刀的上,腳尖立在其上,看着那黑衣人道「怎麼欺負人是吧」

    隨後身後的其餘人也站了過來。

    七夏擦乾嘴角的血跡,艱難的走到了趙長安身邊,抱着跪在地上的趙長安,眼淚直流。

    黑衣人看着對方那麼多人,咬牙道「撤」

    而東闕等人也沒再去追了。

    九州商會那個胖子看着跪在地上,仰面流淚的趙長安,有些不解的問道「七夏姑娘,他這是怎麼了」

    連翹上前查看了一下,震驚的也是倒退了幾步,一幅不敢相信的樣子,「道心有瑕」

    東闕從大刀上跳了下來,有些疑惑的問道「七夏姐姐,趙長安他到底怎麼了」

    七夏抬起有些紅腫的眼道「師兄他最好的朋友死了,死在了東州學院」

    「呦他趙長安還有朋友呢我以為他是只會修煉呢」東闕調侃道,但是隨後看到大家的表情,就低下頭,沒再說話了。

    倒是那個胖子摸着下巴道「半個多月前東州學院被滅的事吧」

    「小綠師叔」聽到這裡,小綠下意思的向後退了一下,被連翹給扶住了,嘴中念叨着「東州學院被滅了」

    胖子走進七夏身邊,安慰道「也別太傷心了,東州學院雖然被滅了,但還是有一部分人逃走了,也不一定死了,七夏姑娘你把那人名字告訴我,我讓商會查查」

    七夏搖了搖頭,但還是說道「李浮塵,那人叫李浮塵武道峰學員」

    「李公子」小綠嘴上無力的念叨了一句,隨後身體向下倒去,好在連翹給扶住了,但是眼淚還是止不住的向下流去。

    胖子和東闕看了三人一眼,都感覺有些莫名其妙,怎麼搞得好像一個東州的人你們身在青州,又隔那麼遠,都認識一樣。

    胖子還是搖了搖頭,有些感慨的說道「這人情報里有說,因為東海那黑龍現身就和他有關,說是被斬一臂,廢了本源,又打碎了小洞天,不出意外,應該是死在了東州學院」

    小綠聽到這裡,更是哭成了一個淚人。

    連東闕都皺眉感慨道,下手真狠啊。

    胖子搖了搖頭,心中暗罵道,這李浮塵狗屎運真好,但嘴上嘆息道「唉更狠的是,是一位洞天境出手擒下的啊」

    「轟隆」

    天空中,電閃雷鳴。

    真君殿,趙長安躺在床上,七夏一身素衣在一旁細心照顧着。

    隨後一位老者出門,看向屋外兩人,來到那消瘦的白髮老者身邊道「太上長老,離宮宮主並其它無大礙只是這道心有瑕,實在是無藥可醫啊只能靠他自己了」

    白髮老者輕聲道「好了,你先回去吧」

    說完,那人便拱手告退了。

    白髮老者轉頭看向屋中,一旁的刑不滿立即彎腰低頭道「此事是我的責任,當初並沒有考慮到這個如今小主道心有瑕,怕與仙人境無緣了請主人責罰」

    白髮老者搖了搖頭,感嘆道「罷了罷了註定有這麼一劫,又豈是人力可為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趙長安在七夏的攙扶下從屋內出來,看着兩人道「師父,我打算去一趟東州」

    白髮老者「去做

類似:珠玉同歸 我的修真人生 踏滅星辰 明星老公:總裁嬌妻太難追 魅之瞳 
大家在看

斗羅之契約之書

濹染蜂成

漫威之怪物獵人大世界

夢中安眠

洪荒之悄悄打卡一萬年

劍指全渠道

神級美食家

劍之名

天啟預報

風月

殺神證道

線上有魚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421s 2.589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