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到城隍廟,大家還在討論今天的測試和明天對戰的事情。墨子閣 www.mozige.com

    雖然說浮塵名額還沒確定下來,甚至看浮塵相對很多人來說並沒有優勢。

    但是大家還是很開心,可能生活在底層的人們要求並沒有那麼苛刻,畢竟我們都是討飯生活的人,養出來的孩子比多數人家養出來的都有能力,那就值得高興。

    就像並不是所有父母都盼子成龍,只要不輸給同齡人就是一件體面的事。

    浮塵身高在眾多十幾歲的參賽者身上並不顯眼,甚至可以說是中等偏下,因為前兩項考核甚至還有好多十二三歲的人也通過了的。

    浮塵身形也很單薄,看上去就跟骨頭架子似的。

    來到東寧城兩年,反而瘦了些,也不是因為營養的問題,雖然說現在是個小乞丐兒,但是前兩年在酒樓吃的可比一般人家好多了。

    或許是因為心事重,所以雖然吃的不少,但是顯得身形單薄許多。

    一般人的固有概念是個子不高,體形不壯,那還怎麼打

    吃完晚飯,浮塵來到後院繼續練拳,自從明鏡寺回來,每天都沒有停下來過。

    還是練的「來福酒樓」說書先生送的然後老乞丐改動過的拳法,老乞丐說叫叫花子拳。

    浮塵也沒有在意,誰讓自己不認識拳譜封面上的三個字呢。

    老乞丐唯獨今晚沒有來教浮塵,一路回來也沒有說什麼,浮塵只覺得自己讓對方失望了。

    「廢了那麼大勁,還考成這樣,失望也是應該的」

    浮塵邊練拳心裡邊想着,也無比內疚,不知不覺手上的勁力加重了幾分。

    不知不覺練到了凌晨,實在沒力氣再練下去了就躺在地上。

    「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適合修仙啊」

    浮塵心裡想着這三次考核的成績,是不是應該放棄修仙這條道路呢。

    不過想着自己身上的血海深仇,還沒找到那個金衣人,長安也不知所蹤,就越覺得自己面對這一切的時候是那麼的乏力,或許以後還會遇到自己無能為力的事情,到那時呢

    再想着明天的對戰考核和自己這段時間對修仙基礎法術的練習,腦海中浮現出烈火掌的樣子,想着說不準明天能用上呢

    想着便起身,然後紮好馬步,做好各種準備,閉上眼睛心裡想着各種步驟,最後對着眼前的空氣就是一掌。

    睜開眼,發現眼前什麼變化也沒有,搖頭向周圍看了一下,也沒什麼變化,心裡卻是很失望的。

    倒是看到了站在台階上的老乞丐,熄滅的火苗被點燃了起來。

    老乞丐還是彎着身子,手拿着煙杆放在背後,一雙眼睛在今晚格外有神。

    「老乞丐,我是不是讓你的心血白費了」

    浮塵看着老乞丐搶先說道。

    「瞎說,這樣算心血老乞丐我要是花了點心血,小小亂神山算什麼,你想到了」

    老乞丐不屑的說道。

    「那就好」

    浮塵鬆了口氣回答道。

    「你今晚還教我」

    浮塵接着問道。

    「不用教了你繼續練吧」

    老乞丐走近說道。

    浮塵也不知道老乞丐說不用教了是什麼意思,也沒多想就繼續練剛剛的烈火掌。

    突然老乞丐在一旁一煙杆打在浮塵的頭上。

    「真是笨啊這東西練有什麼用做個準備動作都要這麼久,還不等出掌就被人家給打死了」

    老乞丐沒好氣的說道。

    浮塵只好摸着頭傻笑。

    「去睡吧,明天問題不大的」

    老乞丐轉身背着手離去了。

    「老乞丐什麼意思啊」

    浮塵想着老乞丐的話,一時間沒明白什麼意思,當老乞丐走上台階,才急促的問道。

類似:紈絝仙醫 重生嫡女之盛寵風華 在湘北的日子 引夢驚魂 
大家在看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唐家三少

從一條河開始的無限進化

女孩穿短裙

抗戰之鐵血救國

寶王

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

陳多疑

萬道龍皇

牧童聽竹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29s 1.990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