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架山河固德金在雲層之間飛來飛去,下面根本就看不到什麼,但是這場爭鬥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筆硯閣 www.biyange.net

    最後葛架山從天上摔了下來,已經看不出個人樣了。

    到了最後一場,雲棲城這邊是元霞派的張天錄,滄瀾州的是一個叫阿拉坦的人。來那個人報完名號之後也消失不見了。

    最後一場讓雲棲城城樓上的眾人有些不安了起來,前面九場雖然一個境界各贏了一場,但是滄瀾州已經贏了五場了,最後一場就顯得更加重要了起來,也預示着究竟是平局,還是輸了。

    不少境界高的人已經盯着天上的雲層,境界低一些的,如浮塵這邊就只能等待結果了。

    看着城樓上站得整整齊齊的士兵,沒有找到李大刀將軍的身影,反而找到了在一旁觀戰的頗有些眼熟的老將軍,就是當初統領鐵血城的那位將軍,三年不見,又滄桑了不少。

    沒有管其他人,浮塵獨自走上去,對着那人行了一個里後問道「張將軍,不知李大刀將軍何在啊」

    老將軍回頭,看了眼浮塵,親切的喊道「原來是李浮塵,李公子啊」

    浮塵再次開口問道「不知張將軍可有見過李大刀將軍」

    老將軍眼皮一下子垂了下來,開口說道「死了,死在來了東寧城」

    兩人都沒有在看對方,也都沒有再說話,至此,浮塵在戰場上認識的人也都消失在了這場戰爭之中。

    一個多時辰後,張天錄和阿拉坦也已經結束了,張天錄用劍把對方釘死在了戰場之上。

    此刻的張天錄站在整個戰場之中,萬千目光匯聚於一身,雲棲城這邊城牆上不少人都在高呼,唯獨城樓上的人保持了沉默。

    雖然是勝了,但也丟了半個東州。

    此時對面木架上那個最前方身披狼皮的黑衣祭司上前踏了一步,再一步越入雲層之中,隨後一個金光巨掌和一道劍氣在天上相碰,震散了天空一半的白雲,抬頭望去像置身於一座塔中,白雲彎曲緊緊着環繞,一層又一層。

    浮塵只在空中看到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向一旁的東方長戈問道「另一人是誰啊」

    「亂神山的太上長老,很高的那種不過跟我們沒關係了」

    從帝歷九千九百七十三年,天衍山傳信天下開始,到如今歷經七年的東州和滄瀾州的戰爭,以東州失去雲棲城以北半個州的慘敗而結束。

    東州這邊贏下五場勝利的五人分別是。

    亂神山脫凡境風不在。

    東州學院小洞天境李浮塵,御空境雲蒼莽。

    雲霞派神識境雨青山,知命境張天錄。

    雙方消耗過大,已經沒有了再戰的能力,也得防範着其它州的入侵,同時滄瀾州的眾人也慢慢的搬遷到了東州,至於原因,東州這邊知道的就少之又少了。

    一群人下了城樓之後,東州學院這邊就着手離開雲棲城的事了,之後的領土分配又是一大難題,但這些就不是一般人能管得了的。

    賭鬥結束後的第三天,這三天內,城內的所有人都忙着自己的事,也沒有絲毫慶祝戰爭結束的事情發生。

    浮塵來到東方長戈的房間裡,正向東方長戈辭行,準備跟着南嘉魚和她的閨蜜團,前往東州府鐵城內的千山森林,尋找靈獸,也是執行遲到的畢業考核。

    慎偕也應南嘉魚的邀請,一起前往,雲蒼莽則表示要自己一個人走,至於去哪就沒透露。

    周南聖和當初在西院一般,極具領導力,身邊圍繞着一堆人,除了同一屆的人以外,還有小洞天境的謝臨淵、尹長宰、柳世宗、陳夏樹、魏陽、洪野、鍾雲漢、范正龍、秦九觀等武道峰出類拔萃的十幾個人。

    其中還有御空境陳溫實、將于田幾人,還有不少寶器峰、丹鼎峰、陣法峰的人。

    托浮塵的福,杜玄陽雖然已經畢業,但是符篆峰和武道峰的關係還是極差,自然也就沒人跟在周

類似:九竅神尊 你的微笑 快穿之虐渣手記 嫡女紈絝:世子多保重! 無限武俠江湖行 
大家在看

最強升級系統

大海好多水

諸天技能交換聊天群

杜鋒

神話之龍族崛起

雁門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李墨白

玄幻:開局獎勵一百連抽

快喝熱水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s 1.998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