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呼吸之後,城主從袖子裡拿出一張符紙,符紙隨後燃燒,城主看着眾人也就鬆了一口氣,「此事我們認了」

    說完就招呼着這群受傷的士兵撤離了。燃武閣 www.ranwuge.com

    看着遠去的人,周南笙吐槽道「一個學院出來的,也不打算請我們吃頓飯嗎」

    黃裳笑着說道「周姐姐你就別抱怨了,我們把他的人打成這樣,要不是打不過我們,早就收拾我們了還是南姐姐厲害」

    南嘉魚笑得那是十分的燦爛,隨後一行人在鐵城靠北的地方找了個客棧住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浮塵和慎偕還有元吉三人出去準備了一些乾糧之後,一群人這才出發。

    冬天前往山林里其實並不合適,但是南嘉魚出門從不看天氣。

    迎着大風,走在雪地里還是有些困難的,一群人進山,全靠着慎偕手中從學院拿來的那份地圖。

    一連走了三天,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的妖獸與野獸,不過都被輕鬆解決掉了,慎偕的野外知識也很齊全,一路上不光沒留下痕跡,更是完美的處理掉了那些妖獸的屍體,當然,有一部分被吃了。

    晚上,眾人圍在一起,慎偕布下了一個陣法防住了風,還在周圍布下了陣法防止晚上被襲擊。

    正烤着幾隻野雞的浮塵,看向南嘉魚問道「大師姐,你這是要去抓什麼靈獸啊」

    南嘉魚邊咬着烤雞,隨口說道「學院記載,在這千山森林,有一頭知命境界的妖獸,叫喚青鸞,這個時候它應該下蛋了咱們偷她幾個蛋就行」

    浮塵手中的烤雞差點就掉進了火堆,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知命境大妖獸也敢去惹不過也沒說什麼,自己不敢去惹,南嘉魚倒是沒什麼大問題的。

    其餘眾人也沒有什麼反應,吃完飯,在一旁各搭了一個帳篷,打坐了一會,就睡了過去。

    又走了一天,遇到的妖獸也越來越多了,眾人行走的也慢了不少,七人解決掉一群狼之後,天空中一隻青色大鳥飛過,一身華麗的羽毛,尾羽極長,猶如孔雀一般。

    「就是這個,追」

    說完拔腿就跑,一行人就在山林里穿梭,玖蘭也早早的回到了畫中,說是不想遭這罪。

    約莫追了半天,體力有些不支的時候,南嘉魚直接躍到了樹上,看着大鳥遠去的方向,那又是一座大山。

    修整了一下後,就筆直朝着大鳥的飛去的方向走,路上,南嘉魚有些好奇的問道「小師弟,你要不要找一隻靈獸啊這樣出門也能霸氣不少呢」

    靈獸就是妖獸馴化而成,浮塵想也沒想的搖了搖頭,「不用了,我身邊有一個玖蘭就夠麻煩的了」

    南嘉魚嘆了一口氣,「唉,本來還想替你找一隻的呢」

    想起妖獸,之前在東寧城浮雲山就遇到過一隻,那就是被小青取名小白的青天鷹,也不知道現在怎樣了,如果正常成長的話,現在應該也能在天上飛了。

    至於自己養一隻,先不說要耗費多少天材地寶,光是需要提供的靈石都不是一筆小數目,這對於自己來說,可能還沒等它長大就餓死了

    還是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的好,沒什麼需要顧忌的,現在養着玖蘭這位大爺都已經很費力氣了。

    看着不遠的山,實際上又走了一天還沒到,有些地方灌木叢密布,還靠着慎偕和元吉兩人在前面開路。

    隔一兩個時辰就有一頭妖獸出來搗亂,讓人煩不勝煩。

    不過這一路上浮塵也看到了不少珍稀的藥材,也從殺掉的妖獸身上取下能用的東西,反正小洞天裡空間還足。

    為此還被周南笙調侃為富師父窮徒弟,因為東方長戈確實在整個學院還是位非常有錢的主。

    晚上大家休息其實大部分時間也都在打坐,浮塵也吸收着靈石里的靈氣,就這樣緩慢的又走了一天後,終於看到青鸞的巢穴了。

    那是在一個山洞之中,呆在遠處,吃了三天乾糧,摸

類似:鬼醫神農 透視小村醫 失憶的伯爵 地球人之神 
大家在看

開局簽到十萬年

浮白三秋

無敵召喚之最強人皇

東方霖

洪荒西遊之我是小白龍

永恆森林

斗羅之開局極限斗羅

十年飲朝露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李墨白

放開那隻妖寵

楓霜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9s 1.996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