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風大衣腰佩雙刀的浮塵和同樣裝扮的玖蘭,在武道峰上山的廣場上,和周南笙、黃裳、元吉集合之後,就一起朝着山下走去,在那座半山腰的廣場上,見到了南嘉魚和慎偕。筆神閣 www.bishenge.com

    一行七人,就朝着山下出發,沒有沿着當初武試的那座台階,而是在另一個方向,途中,南嘉魚和慎偕還指着自己的小屋給浮塵介紹,說以後有空過來玩,還在旁邊給他離了一座。

    一路狂奔,來到渡口之後,上了一艘單獨安排的船,就沿着水路朝鐵城出發了。

    船上,浮塵端上了最後一道菜,這是一艘私人的船,所以床上除了夥計,也就這七人而已。

    南嘉魚舉杯,對着浮塵說道「小師弟啊你怎麼又把這個大嬸帶在身邊啊你這樣豈不是錯失了大師姐給你介紹的兩位美女嗎」

    玖蘭也只是咬了咬牙,並沒有浮塵想象中的懟南嘉魚一頓。

    南嘉魚饒有興致的看了旁邊的周南笙和黃裳一眼,周南笙笑着說道「像李師弟這般的天才,我倒是不介意,可惜李師弟看不上啊」

    對於周南笙的性子,浮塵也見怪不怪了,和她弟弟周南聖截然相反。

    黃裳正準備說話,旁邊的元吉放下筷子,冷冰冰的盯着浮塵,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說道「你要是敢打我姐主意,我一定弄死你」

    黃裳一巴掌拍在元吉的腦袋上,「怎麼跟師弟說話呢好歹現在也是武道峰大師兄,不能學學雲師兄嗎」

    元吉這才又端起碗吃飯,時不時的看一眼着浮塵。

    周南笙掩面笑着說道「我還是大師姐呢也沒見人家李師弟叫一聲大師姐,人家都只顧着南姐姐去了」

    看着着莫名其妙尷尬的氛圍,浮塵乾脆不說話,我不說話,你們扯到我我也不認。

    南嘉魚倒是頗為自豪的說道「那是,我跟小師弟可是過命的交情人家只認我也是理所當然了」

    浮塵雖然不說話,但還是得仔細聽着啊,尤其是南嘉魚的話,之前在鐵血城可是吃過虧的呢。

    所以南嘉魚一說話,浮塵就點頭,看着桌子上的菜,都有些懷疑南嘉魚叫自己出來,是不是就是來給她炒菜的。

    慎偕見狀,笑着說道「是呀,想當初在鐵血城,大師姐可是差點一手掌差點要了師弟的姓名啊」

    南嘉魚臉色一變,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對着慎偕就吼道「會不會說話,什麼叫我一巴掌要了小師弟命雲蒼莽不也一口酒就讓小師弟躺了好幾天嗎」

    浮塵臉色一變,黑歷史啊這是黑歷史啊

    但是周南笙和黃裳等人就非常感興趣了,一時之間,飯桌上就熱鬧了起來。

    其實浮塵和周南笙、黃裳、元吉三人並不是很熟,但是耐不住有一位好師姐啊

    稍晚一些,回到房間,浮塵好奇的問玖蘭,「今天大師姐叫你大嬸你怎麼不反駁她啊」

    正在收拾床鋪的玖蘭頭也不回的說道「因為我打不過她啊」

    浮塵翻了個白眼,「和你你覺得你打得過我是吧」

    玖蘭轉過頭,雙手抱拳在身前握着,囂張的看着婦產說道「要不試試」

    浮塵直接起身,拔出手中的刀對着玖蘭更為囂張的輕聲喊道「來,試試」

    玖蘭也毫不膽怯的一步一步向浮塵靠近,最後靠在牆上,玖蘭還在往前靠,浮塵只好求饒道「算了算了我認輸」

    玖蘭把臉貼在浮塵臉上,隨後抬起頭,居高臨下的看着浮塵說道「慫貨難怪人家不要你」

    說完轉身就繼續去整理床鋪,浮塵看着背影,搖了搖頭就走了出去。

    船順着清水河,然後再進入支流鐵秀河,總共航行了七天,一行人就了盡頭,這並不是鐵城,而是鐵城下的一處渡口,因為鐵城是建立在山上的城市。

    那一座山脈就是千山森林,方圓百里全部高於周圍的石崖,像一個城牆一般,不過卻比城牆高

類似:仙紀遙 大龍掛了 久情絕戀 透視醫聖 我的無限果然有問題 
大家在看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唐家三少

賢者與少女

Roy1048

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

雀道天涼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條

開局簽到從段譽開始

加貝辣條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淡淡的思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4s 1.998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