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就輪到浮塵來收拾房間了,把之前帶來的東西一一放進小洞天裡面後,這才坐了下來。書神屋 www.shushenwu.com

    玖蘭給浮塵倒了一杯茶,雙手遞上去,諂笑着上前問道「這次要了多少錢啊」

    浮塵一把奪過玖蘭手中的茶杯,一口飲盡,然後伸出一根手指頭,笑着說道「給你買一件衣服是可以的」

    玖蘭直接奪過浮塵手中的空茶杯,然後倒在桌子上,手上憑空出現一個布包,然後扔到浮塵身上,沒好氣的說道「我稀罕你一件衣服嗎把這個換上,出門就別穿學院的衣服了」

    浮塵拆開手中的布包,裡面赫然就是當初兩人在布莊看到的那一套衣服,一件淺藍色的長衫。

    看着手上的衣服,很久沒穿藍色衣服了呢

    自己心還真是多變。

    但是看到這突然變出來的衣服,浮塵一臉驚訝看着玖蘭,「你有修為什麼境界」

    玖蘭笑着彎腰說道「你猜」

    浮塵臉色立馬就冷了下來,「猜個鬼,以後自己的東西自己拿」

    然後就把之前裝進去的東西一股腦的又倒了出來,可不能慣着她。

    誰知玖蘭直接起身伸了個懶腰,看着浮塵,嘴彎成一個半圓後一字一句的說道「不要了我要買新的」

    說完就出門了,浮塵無奈,只好又收了起來,可不能買新的呢。

    收拾完東西,也並不是直接隨南嘉魚所有人都得先回學院,全院舉行葬禮,祭奠這七年裡戰死的人。

    這一日學院這邊之前議事的地方,停下了三艘寶船,學院所有人都站在此處,皆身穿白衣,其實也才四百多人而已,其中還有一百多人還是後面過來看熱鬧的,這一百多人站在場外。

    其餘兩百多人除了身穿白衣,頭上還繫着一根白帶,站在中間位置,身旁地面上地面上躺着五十來個人,躺在棺材裡,還沒蓋上蓋子,以陣法符紙保持着屍體。

    浮塵、南嘉魚、雲蒼莽、慎偕站在一具棺材四周,而且在靠前的位置上,南嘉魚三人最早來到戰場,而且一直呆在這,戰績斐然,浮塵就算這三年沒有參戰,以鐵血關兩戰和雲棲城一戰,此時站在這也沒人說什麼了。

    東方未明也是同樣打扮,站在前方一聲大喊,「起」

    浮塵四人相視了一眼,一起抬起棺材,第一個走上了寶船。

    時候聽慎偕說,這是學院一位長老,也是雲棲城戰死的所有人中境界最高的。

    這次回去,沒有像以前那樣,沒人都有一間小房子,這才所有人都坐在了甲板上,就連多出來的房子,也沒人去住,沒人去打擾。

    大家隨意找了個地方坐下,便也少有言語,就連玖蘭也身穿白衣坐到了浮塵身邊。

    一路上天空就開始下雪了,回到學院,全院所有人都在五峰之間的廣場上集合,等待着寶船的到來。

    兩座山上其實人也不多,之前畢業後留在弟子山東院修煉的,此時到來的也就三百多人,而且大多都是傷員了。

    東海城也有不少人自主站在街道上,其餘各地,也有不少人注視着學院的方向。

    葬禮也是在那座廣場上舉行,身為東院院長的虛谷真人第一次現身,舉行了這場葬禮,還有許多夫子山的長老也來到了葬禮上。

    葬禮也只是舉行了一天,在這七年,學院總共戰死三百五十七人,其中大部分是住在學院弟子山東面的已經畢業學員,其餘少部分則是學院老師和武道峰學員。

    其餘四峰不是戰鬥人員,所以除了符篆峰和陣法峰有幾人在城樓上守城戰死,寶器峰和丹鼎峰幾人在逃亡之中戰死之外,死的人就很少了。

    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武道峰直面衝鋒,符篆峰陣法峰守城布陣殺敵,丹鼎峰救人,寶器峰提供武器,缺一不可。

    悲憤過後,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分院,然後休整一天,就是南嘉魚約定出發的日子。

類似:網遊之劍逝 天下紅妝 超級母艦 妃常難馴:魔帝要追妻 永恆熔爐 
大家在看

斗羅之動漫簽到

時不時會想起

從一條河開始的無限進化

女孩穿短裙

大神你人設崩了

一路煩花

我的孝心變質了

打死不鴿

穿越西遊之這個妖精有點鹽

雨伶伶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唐家三少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234s 2.0095MB